计划裁员50%,优酷怎么了?-烽巢网

这个周末,大家被阿里的年会刷了屏,万人大合唱、马云逍遥子撩妹、逃跑计划,周华健亮相,一片欢乐祥和。但有一些人,并没有参加年会的资格,虽然名义上他们还是阿里的员工。还有一些人,在阿里年会之前,被裁了员。

“被通知裁员的时候没什么意外,因为今年已经走了很多人了。只是有些心酸吧,想想当年收购土豆的时候看着他们被裁还有些幸灾乐祸,现在发生在自己身上了。”陈振(化名)是今年被裁的优酷员工,也是市场部VKOO时代的老员工。

“前年年底,优酷刚被收购的时候,一些老人已经考虑出路了。”根据其它优酷离职员工的描述,经历过优酷土豆合并的老员工对于被收购方的前景有着深刻的认识,公司易主,架构人员调整再所难免。“被收购后,两个明显的感觉,第一有钱了,开始大手笔采购独家版权,第二是走的人越来越多了,2016年实际上已经有不少裁人了,只是打着末位淘汰的名号,但实际上走的人比收购前要多得多。”2017年,裁员开始公开化,“年中的时候传出消息来,200人左右的市场部,就要裁掉50%。”但另一方面,HR还在不停从腾讯、爱奇艺、乐视高价挖人。

“实际上老优酷的人的确很难适应。”根据陈振的描述,人员更迭频繁,对于公司业务的影响巨大,新公司文化随着高管空降和汇报线调整而没有缓冲的被替换。“我们经常开玩笑说,自己是阿里的孙公司,爷公司(阿里巴巴集团)没自己人,爹公司(阿里文娱)也没自己人。”2017年春节之后,优酷在北京的办公地,三环的环球贸易中心的会议厅开了年会,“没有表演抽奖什么的,就是领导讲话,喊口号,”陈振说,“这和其它公司的,还有优酷以前热热闹闹的年会大相径庭。”不过由于9月有阿里集团的大年会,这场有些仓促的年会在当时还可以被理解。“直到上个月的邮件,说不是所有人都能参加集团年会,而要通过抽签决定。理由是杭州的黄龙体育场坐不下所有人。”陈振回忆说,不知道整个集团其它业务部是不是也一样,但两年来被收购后低人一等的心情分外强烈。“我们是亏损最严重的事业群,也没有压倒对手,腰杆硬不起来。”根据阿里2017年财报,以优酷土豆为核心的娱乐业务第一季度亏损25.86亿元,第二季度亏损17.48亿元。

在被收购后,优酷土豆的架构几经调整,人员流失从高管开始。2015年7月,优酷土豆负责自制内容的副总裁卢梵溪宣布辞职创业,同月10月,优酷土豆副总裁李黎离职,加盟乐视网。随着优酷开始追究卢梵溪在职期间“利用职务之便进行违法犯罪行为”,卢的老上司魏明也被卷入,2016年5月,优酷土豆宣布魏明赴美考察VR投资,半年后回归。但在优酷土豆集团架构中,魏明下属仅剩一名助理,并且在半年后并未有任何新的信息,2017年7月5日,香港上市公司数字王国发布公告,前优酷土豆联席总裁魏明出任该公司执行董事、董事会副主席。这也宣布了作为古永锵左膀右臂、优酷创始团队核心人物的魏明,正式离开优酷。

古永锵已经在2016年10月卸任优酷土豆董事长兼CEO,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成立成立后,俞永福担任新集团董事长兼CEO,作为娱乐业务核心的视频并未在架构中体现其重要性。优酷创世级元老,上市实际操盘手、原优酷土豆集团CFO刘德乐,转为担任合一创投董事长,古永锵也在2017年进入合一创投,都已经完全与优酷土豆的实际业务剥离。

收购后,和母公司重合的业务也面临整合和调整。首当其冲的合一影业, CEO朱辉龙已于2016年离职,2006年加入优酷的朱辉龙,同样是创立元老。

“高管更迭后,中层的批量离职在2016年已经开始,今年终于波及到底层。”陈振已经在一家内容创业公司入职数月,但谈到优酷的时候,这位5年的优酷老人还是习惯用“我们”指代。“我现在还是自费的优酷会员,算一个小小的支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