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刘军的作业,如果完不成自己就下台,但他相信刘军不会让他下台的,一定会完成任务。”7月20日,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在谈及二次回归的刘军所立下的军令状时如是笑谈。

十字路口的联想,还在上演“天波府杨家将”的老戏码吗?-烽巢网

文/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

新著有《微博运营完全自学手册》

今年5月,刘军第二次回归,担任联想集团执行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并负责联想全球PC业务,而军令状也颇为简单:三年之内在京东平台销售 800 亿。

看似笑谈,却有一股子浓浓的宫斗剧味道,而在联想这些年的起落之中,这种内部管理中的火药味,似乎成为了这个老牌IT企业的一个“症状”。

高层的高频波动,一直都颇有戏剧味道,而且也让联想在战略目标和战术动作上,颇为不连贯。

最为人们所熟知的,是2009年2月,老帅柳传志的“复出“,而担任了5年董事局主席的杨元庆,变成了CEO,即二把手。

彼时,管理层的变动带来了联想在大亏之后的逆袭,功过此刻已不足道。而在2011年,杨元庆再次接班,回归董事局主席宝座时,这一回,联想才算真正进入了杨家将时代。

十字路口的联想,还在上演“天波府杨家将”的老戏码吗?-烽巢网

​但联想也在同时,继承了一个传统企业的老毛病——威权化管理。在危难之时,这种管理风格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而在进入后柳传志时代,则更多的变成了一种权谋。

以二次回归的刘军为例,这位柳传志的爱将,在上次离职时,俨然是二号人物,可2015年6月1日去职之时,却连他都不知道会有如此变动,上午还在微博上笑谈要过个儿童节,随即杨元庆下发了一封人事变动邮件,宣布刘军离开原来的岗位,其职务由陈旭东接替。

进与退,只是“宫中传出二指宽的条子”。后柳传志时代,联想进入集体领导制这一努力营造的外部舆论形象瞬间崩碎。有趣的事,23个月后,刘军回归,昔日接替刘军的陈旭东立即去职,奔赴三胞集团。

宫斗模式依然在持续,军令状与下台的戏言或是证明。而杨家将的管理风格之中,有一点必须记住,戏曲小说中的杨家将,无论多么团结、忠勇,但无论是焦不离孟的孟良、焦赞,还是挂先锋印的烧火丫头杨排风,都始终不是核心杨家圈层的人物,只能是天波杨府的马前卒罢了。

十字路口的联想,还在上演“天波府杨家将”的老戏码吗?-烽巢网

威权之下,许多的管理变成了宫心计,亦成了一种“企业潜规则”。前联想的管理人士曾对媒体称:“将主要责任推到下属头上,万一遇到问题,按照联想的惯例,进退都有保障。”

这样的明哲保身策略,出现在一个以技术研发著称的IT企业身上时,颇有一股中国式官场的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风味。而上述管理人士举例了一位有诿过行为的高官,恰恰是刘军。

但除了稳坐中军帐的杨元庆外,其他的高管们,都在这种近乎官场的职场规则中,进退维谷。联想向来以斯巴达方阵般的团队精神著称,这也可以说是联想的企业特征之一,更是柳传志颇为推崇的联想管理模式。它强调员工之间的良好沟通与通力协作。而在这个方阵中,每一个高官都是指挥官,按照“政治正确”的方向行进,自己也同时被方阵的行进所“绑架”,成了难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棋子。

在危机中,威权式的管理,有时候能在正中靶心时发挥最大的集团化冲击之力;但如果打偏了呢?威权式管理也就失去了矫正的机会,这一波危机,联想押注AI,希望它的选择不仅仅是“杨元庆项目”和“政治正确”吧。(刊载于《互联网经济》2017年8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