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联合阿里恶心网易云,但如意算盘可能打错了-蜂巢网

在线音乐行业正在经历一段特别有意思的时期。

如果不是一位朋友提醒,我都没意识到这是一场商战——看惯了电视剧里的商战,下意识以为商战一定是手里握着千万甚至上亿规模的资金,在股市里见招拆招。

电视剧里的见招拆招大多是编剧不切实际的YY,没能力也不敢涉及具体的战略。现实,更加精彩。

在线音乐有四个主要的玩家,集结了QQ音乐、酷狗、酷我的腾讯音乐一家独大,有版权优势,但不太懂用户,口碑也不咋地;网易云靠着口碑和对音乐的深度运营,后来者居上,三年收获了3亿用户,用户的商业价值比腾讯音乐大,对腾讯的威胁也与日俱增。

虾米、百度音乐因为各自的问题与老大、老二差距越来越大,还好虾米手握滚石、华研、相信、寰亚的大量优质版权资源,今年百度音乐母公司太合音乐收购了亚神音乐、兵马司唱片,拥有太合麦田、海蝶音乐、大石版权、合音量、京文唱片等几家唱片公司的独家版权,大有靠独家版权打个翻身仗的势头。

老大和老二是这场商战的主角,或者说,这场战争是由老大发起的,而且是握着绝对主动权,老二只能见招拆招。

腾讯第一招:以版权对网易云产品发展进行限制,网易云不从。腾讯掀起版权战。

腾讯要求网易云下架部分转授权到期的音乐作品,策略性起诉网易云侵权,制造出网易云没有版权、不尊重版权甚至是盗版的舆论导向。没有版权是给用户看的,不尊重版权是给唱片公司看的。一方面想制造网易云音乐没有歌听的假象(其实根本没有这么严重),另一方面是想借机向唱片公司证明自己更适合代理独家版权(腾讯有足够的维权能力)。

网易云拆招:一家平台购买独家版权太多不利于音乐作品的传播。

遭到侵权起诉之后,网易云也策略性起诉了腾讯音乐旗下酷我,但没有掀起太多波澜。他们回击的重点是一家平台购买独家版权太多不利于音乐作品的传播,甚至上升为版权垄断的高度。其实,关于版权垄断国内并没有明确的法律法规,目前网易云能做的只有推动版权购买、转授细化的规定出台。

虽然版权转授细则短时间内无法出台,但今天国家版权局公布消息称,其约谈了四家音乐平台,要求各家不得哄抬价格、恶意竞价,避免采购独家版权。腾讯虽然在独家版权上占有绝对优势,但此后独占不分销恐怕不行了。网易云拆招第一步取得胜利。

腾讯第二招:推动版权转授,拉上阿里,既摆出版权开放的姿态,又恶心了网易云。

在腾讯与阿里相互转授的官方新闻稿中有这么一句话: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已与网易云音乐、太合音乐集团、唱吧、映客、快手以及Apple Music、Spotify、KKBOX等十余家平台达成音乐版权转授权合作。

把网易云音乐放在第一位,腾讯要表达的意思大概就我们转授给你了,而且还转授给了更多青苔,我们对版权是开放的,让网易对其“垄断”的指责不攻自破。

一边一版权给网易云施压,一边又表达出版权开放合作的姿态,腾讯音乐演了一出漂亮的双簧。

更绝的是,腾讯拉上了阿里合作。受阿里大文娱调整影响,阿里音乐在近两年内几乎没有作为,掉队的趋势明显,阿里腾讯相互转授版权之后,意味着要不过户在二者之中只用留一个app就行,这对用户基数占绝对优势的腾讯是好事,但对虾米未必。

腾讯和阿里互相转授的逻辑:老大联合一个对自己构不成威胁的小三恶心老二。腾讯音乐内心的os是这样的:我们并没有垄断呀,和阿里合作的好着呢,但就是不好好和你网易合作。

网易云拆招:版权上没法掌握主动权,我就在如何占领用户听觉上抢先机。

腾讯之所以高调打版权战,是因为人家在版权上确实有底气,网易云只能逆来顺受。如果没有版权怎么办?网易云最近对外传递的信号是要占据用户的听觉,没有音乐可以搞音频内容嘛。网易云最近上线了付费音频节目《采铜·好书精读》,如果照这个路子发展下去可以改名网易云FM了。

我对网易云的付费音频持保留意见,深耕热爱音乐用户的方式很多,但音频读书内容和这些用户不一定搭。而且以我个人的经历,热爱读书的人所读的哲学、历史等深奥的书籍并不适合听,更适合精读,慢慢钻研——可别做成又一个罗辑思维。

腾讯的杀手锏:与唱片公司进行资本捆绑,长期在版权上占有主动权。

9月1日,彭博社报道称,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寻求在首次公开招股(IPO)前完成新一轮融资,估值为100亿美元。腾讯音乐计划向战略合作伙伴出售大约3%的股份,包括三大唱片公司。

腾讯的如意算盘是,如果能和三大唱片公司进行资本上的绑定,等于长期在独家版权上占有主动权了。

今年的情况是,各家平台都意识到了版权的重要性,在环球音乐的版权上,腾讯和网易云争得比较厉害,网易云甚至给出了高出腾讯的报价,腾讯最终凭借平台实力、维权能力等综合能力胜出,但不代表此轮唱片公司版权授权到期之后,还能拿到——如果资本上绑定就不一样了。

如果这事能成,网易云就只能看别人的脸色行事。

转机:腾讯音乐的如意算盘可能打错了。

一句话总结腾讯的玩法,其从几大唱片公司购买独家版权,在自行制定规则分销给其他平台。这样的玩法确实不是独占,很难定义成垄断。但问题是,作为音乐平台,腾讯是否有权决定版权如何分销——其实际上承担了一部分版权管理者的角色。

从国家版权局的表态来看,腾讯不能再这么玩下去了。今天,国家版权局在官方新闻稿里称,各互联网音乐服务商要建立完善内部版权管理制度,及时、有效处理权利人的通知、投诉,维护音乐作者和消费者权益,不得以任何形式从事音乐版权集体管理活动。要积极探索建立良好的符合市场规律和国际惯例的网络音乐版权授权和运营模式,共同推动网络音乐繁荣健康有序发展。

就是说,腾讯、阿里、网易云、百度要回到同一版权赛道上竞争,大家要竞争的是产品、运营音乐的能力,而不是谁肯花钱买到更多的版权。据说,国家版权局还要约谈唱片公司。

如果大家回到同一版权赛道,偷着乐的就是网易云音乐了。

可以说,在线音乐的这场战争中,掌握主动权的腾讯出招狠并且准,直击网易云的痛处。网易云只能防御,当被腾讯逼急了很可能使出让对方估值缩水的绝招,现在看来,应该不必了。

天上掉馅饼的事很快将发生在网易云音乐头上,当然他们为此也付出了努力。

当然,产品上网易云只是暂时有优势,如果音乐版权更加开放,说不定有更多玩家加入,创造出更好的音乐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