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阿里游戏!-烽巢网

2003年底,陈天桥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应马云之约参加第四届西湖论剑。这两家同在长三角的互联网公司无论过去现在都没有产生太多交集,陈天桥弃了首富移居新加坡,做起了投资人,马云在首富的位置上兜兜转转,眼看着阿里成为亚洲第一的互联网公司。

以《传奇》起家的前首富,从不忌讳游戏为他带来的成功。而阿里只要在游戏领域稍有动作,马云当年“饿死不做游戏”的言论就会被翻出来痛斥一番。

首富和首富之间,还是不一样的。

a的坎坷之路

阿里大本营所在的杭州,处于经济发达的长三角。这里除了诞生一家电商巨头以外,还有两个游戏巨头盛大和网易。盛大成名多年,虽然今天早已落魄,但在游戏历史上划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而网易今天顶着“腾讯最强对手”的帽子在游戏领域风生水起。

而在游戏市场,人们今天更愿意谈论阿里的原因,在于一个“饿死不做游戏”的公司从2007年开始就涉足游戏领域,2009年推旺旺游戏中心、2012年推淘宝游戏,但都没有掀起太大风浪。

2014年,阿里再次挺进游戏市场。依托来往寄希望于社交游戏,但后续不仅遭到《突突三国》开发商PatiGames解约,还发生了《疯狂来往》用户隐私泄漏事件,最终导致阿里游戏进程再次止步。

但阿里并未放弃对游戏的执念。

2014年8月,阿里1.2亿美元投资美国移动游戏开发商Kabam ;2015年3月,阿里将收购而来的UC九游与阿里游戏整合,次年1月,UC九游将正式更名为“阿里游戏”;2017年3月,阿里宣布全面进军游戏发行领域;同年9月,阿里巴巴收购广州简悦,并成立游戏事业群。

阿里大文娱董事长兼CEO俞永福在员工内部信中表示,游戏事业群将沿袭阿里大文娱的班委会领导制,由班委会共同制定游戏事业群的战略,推进业务策略的落地执行。樊路远(木华黎)、詹钟晖(叮当)、史仓健(苍剑),常扬(刘墉)和黎直前(宇乾)进入游戏事业群班委会。

在第一年融合期内,俞永福将兼任游戏事业群“班长”, 樊路远(木华黎)出任游戏事业群秘书长。

为何执念游戏?

从阿里旺旺、淘宝游戏到来往、支付宝再到阿里大文娱,游戏在各个阶段都扮演着不同角色。旺旺时代,阿里寄望于游戏能够带来收入,释放流量价值。来往时候,阿里希望效仿微信通过捆绑游戏的方式增加社交粘性。到了阿里大文娱时代,游戏就成了泛娱乐产业的必要一环。

腾讯不仅发明了泛娱乐一词,还将游戏与其他娱乐产业挂上了钩,围绕游戏IP进行改编的电影、网文、周边、动漫早在2015年就开始运作。阿里虽然没有腾讯那么强的游戏底蕴,但在大文娱矩阵中阿里已经具备了除游戏以外的所有基础,影业、文学、音乐等等,并且都已经进入实际运作阶段,所以这个时候阿里再次投入游戏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补上泛娱乐缺失的这一环。

补上这一环,阿里大文娱可以做的事情就很多了。

过去阿里游戏更多的工作是分发和联运,收购简悦后拥有了自研、运营的能力。对于阿里游戏业务本身来说,自研、运营、联运及分发几乎覆盖了游戏产业链的所有环节,这已经是一个完整的游戏公司,再加上阿里的流量优势,阿里游戏实现自产自销不成问题。

对于大文娱来说,阿里游戏的成长将会拓展其他业务的IP运作范畴。譬如阿里影业的IP即可实现影游联动,阿里文学的IP也可以进行游戏改编。更重要的是,游戏作为泛娱乐最佳变现渠道,将会带来直观的营收和利润。

《阴阳师》和《王者荣耀》的月流水都曾超过30亿元,这样的数据恐怕是阿里大文娱最迫切得到的。因为在营收上,阿里大文娱目前还不能为集团贡献太多,甚至可以说是拖累财报。

据阿里巴巴发布的2017年Q1财报以及2016年的全年财报,阿里大文娱2016年Q4营收达40.63亿元,运营亏损达31.96亿元。其中阿里影业2016年收入达到9.05亿元,同比增长243%;净亏损为9.59亿元,而2015年的净利润是4.66亿元。

“杀死”阿里游戏

从过去几年不间断的动作来看,阿里游戏一直在稳步推进中。对于腾讯、网易来说,尽管它的体量还不够大,但一个泛娱乐综合体的雏形已经显现。至少在两个方面,阿里游戏有业界独一无二的资本:

流量:阿里大文娱拥有巨大的流量覆盖,优土、微博、淘宝、天猫都是海量流量平台,这些都会为阿里游戏提供支撑;

产业链资源:阿里大文娱拥有完善的全产业链资源,涉及文学、影业、发行、票务等几乎所有环节,阿里游戏未来势必会与这些内部资源整合、打通。

对于腾讯来说,阿里补上了游戏这一环之后,意味着战争将更频繁。阿里将会在泛娱乐的各个层面与腾讯展开争夺,甚至当爆款出现后阿里还能借游戏曲线进攻社交。

对于网易来说,危险意味或许更浓。一来简悦出自网易,相当于阿里从网易挖人,二来网易在游戏IP运营方面还需要更多时间。

相较于腾讯、网易等一线厂商,可能受阿里游戏影响更多的是二线以及三线公司。在阿里大文娱将资源整合好为游戏所用以后,阿里游戏开拓疆土的能力将大幅提升。这意味着不仅可以自产自销,阿里游戏还会在发行、联运方面试图获得更多话语权。

今天所有的文娱产业似乎都在走当年盛大的路子,从乐视、小米的智能电视到腾讯、阿里的文娱。盛大最辉煌的时候曾拥有文学、在线、游戏、视频、影业等一众业务,还有当年的盛大盒子。生不逢时的盛大做不起来的娱乐帝国梦,留给了今天的腾讯和阿里。

那次西湖论剑之后,陈天桥带领盛大上市,马云踌躇满志的上线淘宝。十四年光景,“网络迪士尼”梦断,阿里大文娱前途几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