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大吉大利,晚上吃鸡”成为2017年第三季度朋友圈里最热门的话题之一时,已经没有人怀疑,这款3月上市的《绝地求生:大逃杀》(以下简称《绝地求生》)游戏已经成为当之无愧的世界级爆款

9月5日,这款游戏销量突破千万,而2个月前,它还在为500万销量弹冠相庆;9月中旬,该游戏玩家实时在线人数突破130万,刚刚击败《Dota2》成为Steam史上实时在线人数最高的游戏,10月初的实时在线人数数据却已然飙升到160万,销量也飞上了1300万的新高峰……

而谈及它的成功,却颇为奇葩,该游戏创意总监布伦丹·格林在早前的一次访谈中毫不讳言的宣称,《绝地求生》的火爆主要归功于直播行业,同时也包括了他去年推出的一款名为《H1Z1:杀戮之王》的同类型游戏。

游戏直播如何把《绝地求生》刷成世界级爆款?-烽巢网

“我很大一部分成功都归功于Twitch的主播Lirik,他持续玩我的游戏差不多三年了。可能中途有几个月他会停玩我的游戏,但他总是会回来再继续玩。”布伦丹·格林的这番话里,似乎强调的依然是一个强大的网红主播的推荐之力。但实质上,《绝地求生》真正的成功,在于直播让每一个人都有了尝试一把《大逃杀》电影的可能。

或许,更多的人会更容易用另一部电影来理解《绝地求生》的模式,即《饥饿游戏》。技术并非在游戏和电影里的最强生存之道,比如《绝地求生》中,就有一个专门的词汇“伏地魔”,用来形容趴在一切可以容身地点的玩家,只是和过去曾极度风靡的《反恐精英》不同,“伏地魔”们大多不是为了狙击其他玩家而隐藏,而是躲在那里,大玩静坐战,不到迫不得已,绝不出手和“熊出没”。

这其实就是一种很平民的玩法,而且每一个玩家都可能采取各种不同的策略,而任务也不再是单纯的杀伤对手,更多的是如何保存自己,毕竟对于这款游戏来说,能否最终“吃鸡”(获胜时会出现“大吉大利,今晚吃鸡”字样),关键就在于在游戏中活下去,而不是杀敌数量多少。

这是怎么样的场景?不妨在脑海中投射这样的画面,在诸多大片中,我们往往会看到主角端着机枪扫射的英雄画面,但如果没有主角光环呢?这样的英雄往往第一个倒下,而且被乱枪打成筛子,就如同《英雄本色》里主角光环失灵的小马哥那样。反之,《绝地求生》这个翻译的最大特征,就在于“求生”二字,简言之,在游戏中备受瞩目的不再是过去那种兰博型战士,而是一个又一个保命专家。

这其实是游戏玩法的一种颠覆,而在直播视觉上,这种颠覆表现的极其直观——每一个主播进入游戏中直播,其实都是第一人称视角来展示自己如何在“千军万马”(单次游戏最多容纳100名玩家)中如何求生的实况,而这个实况不再受限于技术,且在偶发性事件中出现更多的求生可能。这某种程度上让每一场直播都变成一个带有战地现场新闻一样的特效电影。

场场不重复的饥饿游戏,让每一个人都可以简单享受“观影”,而低技术含量的低门槛则让每一个观众都有了跃跃欲试的游戏冲动,于是乎,一个由直播捧红的世界级爆款成为了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