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走失两只独角兽,一只叫王者荣耀-烽巢网

 

1、焦灼

成都走丢两只“独角兽”,一只叫《王者荣耀》,一只叫“货车帮”。

《王者荣耀》,腾讯眼下最生猛的“印钞机”;“货车帮”,货运界的“滴滴”。

前者是产值百亿的明星项目,后者是估值超十亿美元的明星企业,两者都是爆发式成长的“独角兽”企业。

“花开在成都,果却结在深圳。”因为留不住《王者荣耀》产出的巨额税收,成都高新区的官员很无奈。

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腾讯2017年财报数据显示,二季度收入566亿,这里面238.6亿是《王者荣耀》们贡献的。

果子虽然大得让人流口水,可《王者荣耀》明明隶属于深圳的腾讯,怎么能说是成都种下的花呢?

实际上,作为互联网巨头手里的“印钞机”,相当数量的游戏工作室都设立在成都。成都素有中国游戏产业“开发者之城”的美称。除了《王者荣耀》,《银河帝国》《王者帝国》《斯巴达战争》《三剑豪》《帝国塔防3》《花千骨》《忍者萌剑传》《战地风暴》等月流水过千万的手机游戏产品也都是从成都走出来的。

《王者荣耀》是由“天美L1工作室”制作的,而这个工作室就在成都高新区天府三街198号的腾讯大厦里。《王者荣耀》,说是成都土生土长,也没错。

尽管成都拥有游戏产业的沃土,但由于中国税收体制,企业所得税是归属于总部的,成都还是丢了《王者荣耀》这只最赚钱的独角兽。

如果把《王者荣耀》的功劳都归到成都,多少有点生搬硬拽,但另外一只独角兽的出走,真正触动了成都的神经。

货车帮,这是一家地地道道成都团队打造的企业,但“开花在成都,最后跑到贵阳去了。”

为了搞清楚独角兽们为什么出走,成都甚至成立了专门的新经济发展委,来研究这个问题。

对于独角兽,不止成都一家在乎。眼下的招商引资局面,好比一场“独角兽围猎行动”。独角兽数量,是新一轮地方之间的实力较量。

独角兽围猎,已经不是北上广深这些传统第一梯队城市的战争。如今,随着城市综合实力的提升,像成都、武汉、重庆、青岛、天津这样的第二梯队猎手开始觉醒。

而独角兽的稀缺,让战况愈加激烈。

2、饥渴

眼下,滴滴、美团、今日头条、摩拜单车这样的企业,成为各地竞逐的“独角兽”。

 

2017年3月1日,科技部火炬中心联合长城企业战略研究所在北京发布了《2016年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及独角兽企业榜单,分布在18个行业的131家企业入选榜单。

北京、上海、杭州、深圳是第一梯队的猎手,他们分别捕获了65家、26家、12家、12家独角兽企业。第二梯队里,天津有3家,武汉和广州分别有2家,重庆、贵阳、南京、青岛、宁德、珠海、苏州、香港各一家。

 

因为“丢失”的那两只独角兽,成都连榜都没上去。而距成都1350里外的武汉,竟从别人手里抢回一只独角兽。

 

2016年,注册地在广州的独角兽“斗鱼TV”耗资1800万,将企业签回武汉,斗鱼的“户口”从广州变成了武汉。

和《王者荣耀》情况类似,斗鱼团队一开始就在武汉光谷创业。斗鱼联合创始人张文明本身也是武汉人,只是创业之初听从投资人建议,为了更方便融资才把公司注册在广州。

为了留住斗鱼这只本土孵化的独角兽,武汉没少花心思。

在武汉当地媒体的一则报道里,武汉市委常委、东湖高新区党工委书记胡立山,平均每两周就要跑一次斗鱼,问企业有没有困难,这期间却一次都没要求斗鱼改户口。

“这个细节让我很感动”,张文明说这让他下定决心,几经周转把斗鱼“户口”从广州改回到武汉。

武汉打出这把温情牌来争夺独角兽,绝不是面子工程,也无关地方自尊心,独角兽企业对于急于跟上第一梯队的城市来说,意味着明天。

3、厚望

“在经济新常态和转型升级下,独角兽企业将成为经济重要的增长点,各级政府应该重视‘独角兽’在经济中的作用。”北京长城企业战略研究所所长王德禄说。

很多时候,独角兽企业的到来,对于城市产业往往能起到“改善水土”的作用。

尽管《王者荣耀》结出的税收“大果子”不在成都,但品牌影响力,必将使成都的游戏产业链条更加强大。

在鼎盛时期,成都高新区曾拥有超过1000家游戏公司。就在去年,成都高新区游戏产业还首次突破了百亿大关。

第二梯队里的“猎手”武汉,曾一度背上“互联网沙漠”的名声,尽管武汉人里出了不少像雷军这样的互联网大佬,但武汉外包公司多,外包公司一多,再想转型就难了。在2015年前,中国互联网企业百强榜单里,湖北一家都没有。

武汉人谈到本地的互联网产业,曾无望的说到,“既然本来就不在海边,就不用期待巨浪滔天。”

如今,因为斗鱼TV、卷皮网等一批互联网新秀的驻守,武汉的“水土”似乎正在改良。

这几年,一批知名创业企业正在这里萌芽,恋爱笔记,驾考宝典,航班管家,这些用户量超大的公司接二连三选址武汉。

可以说,武汉成功留住斗鱼TV这只独角兽,对于培育直播产业是立竿见影的。

今年5月,斗鱼嘉年华在武汉江滩公园举行。30度的高温天里,10万游客聚在武汉只为一睹斗鱼红人“陈一发儿”、“冯莫提”的真容。这么一场线下活动,斗鱼卖出了30万张门票,不亚于任何大牌明星的演唱会。

而留下斗鱼,不止留住了一只独角兽,更为武汉发展文娱产业播下了种,扎下了根。总投资30亿元,以直播产业为特色的“斗鱼小镇”也要在武汉当地投建了。

意识到独角兽的重要性后,城市猎手之间的竞争更加猛烈。

4、围猎

这是一场还算公平的战争。每个猎手手中的武器大同小异,无非围绕人和钱。

人和钱的解决方案,基本都可以通过优惠政策这一招来实现。税收减免、专项补贴、专项基金,这些可以帮企业省钱,也可以给企业钱;而宽松的户籍政策和购房政策,则是招揽人才留住人才的基本手段。

效果最直接的,还要属税收优惠政策,这也是地方招商引资最擅长使用的武器。

本来不占天时地利人和的新疆城市霍尔果斯,最近狠狠地使了这一招,吸引了一大票影视文娱企业前去注册公司。

再早之前,针对外资企业的“二免三减半”,针对重点扶持企业的“三免三减半”,都让地方招商引资成效显著。

不过,对于眼下的这场“独角兽围猎行动”而言,优惠政策这剂药方不够强劲。独角兽企业在意的,除了钱,还要人,尤其是人才。

今年年初,招聘网站拉勾网发布了一组人才流动数据,就互联网行业就业人员来看,只有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杭州是人才流入远大于人才流出的城市。

而这些城市,恰恰是那些独角兽数量最多的城市。

明白过来这点之后,第二梯队的猎手们不再使用蛮力,也开始一场人才方面的抢夺战。

“抢人”大战,在二线城市轮番上演。力度最猛的要数成都、武汉、长沙,江苏、浙江两个省份也加入战局。送房子、给户口、发现金,一条条绿色通道就像传输履带一样,希望将人才从一线城市疏导到二线城市。

“抢人”的热度集中在今年7月飙涨。

随着大学生毕业季的到来,成都发布人才政策,引发了朋友圈的热议,这份《人才优先发展战略行动计划》宣布,要“不唯地域、不求所有、不拘一格”引人才,而且实施“先落户后就业”。

除了靠“学历落户”,还可以通过“技能落户”。尤其,“45岁及以下、本科学历及以上可选任一区域落户”。拥有“蓉城人才绿卡”的人才,可以享受从住房、落户、配偶就业、子女入园入学、医疗、社保、出入境和停居留便利、创业扶持等等方面的服务保障。

重庆也不甘示弱,对于调入迁入的高层次人才,可享受一次性安家资助,其中最高达200万元。在科研项目扶持、人才培养使用以及住房、税收、购车、子女入学、户籍等多方面也给予优惠保障。

为了吸引因为高房价从一线城市溢出的人才,第二梯队的猎手们还祭出购房优惠政策大招。

杭州余杭,无论人才有没有房,都可享受一次人才购房优惠,而且购房补贴最高可达100万。武汉,争取让大学生以低于市场价20%的价格买到房子。青岛,应届本科毕业生及以上可直接落户,落户后不限购。济南,连续缴纳社保满半年以上就可买房……

人才招揽政策正在发挥效应。来自艾普大数据的一则统计显示,北上广深的人才正在往重庆、杭州、成都、厦门、苏州、南宁、南京、长沙、武汉、西安这些城市流入。

在争夺独角兽的行动中,成都虽然丢了《王者荣耀》,但现在有更多在深圳工作的成都人正申请调回成都分公司。

同样因为独角兽的留守和人才政策的招揽,武汉这块牧场的水土正在改良。今年以来,科大讯飞、小米、小红书、摩拜都选择在武汉设立企业第二总部或分部。

5、掣肘

虽说人人手里都有武器,但第二梯队不同水准的猎手,在这场“独角兽围猎行动”中爆出各式各样的问题。

体制问题是这里面最难克服的。

一位沿海高新区的官员就吐苦水,他所在的高新区体制是“一班人马,两套牌子”。他来北京开个会,都要克服很多困难。

“家里非常忙,不是我自己忙。大家最近在忙环保督察、安全生产、部队转业复退军人上访……这些事情太多了。”

另一位高新区的官员感同身受,“我是分管企业发展的,但实际上在这方面的精力很少。”

他所在的高新区,要响应创建全国文明城市,环保督查、安全生产一样不少,“出一点事都是影响一个区域的发展和形象的,甚至影响到个人前途、个人命运。”

体制上的苦,还在于财权、人权左右不了。前述这位沿海高新区官员讲,他所在高新区体制是一区四园,隶属于不同的行政区域。“财权、人权都在各自所在的区域,我们对他们左右不了、统筹不了。”

问题不止发生在统筹上面,园区之间甚至还有同质化竞争。高新区、开发区、功能区,不管原本功能怎样,“大家都在做自主创新,都在产业升级、动能转换。大家的眼都瞪得很圆,没有什么区别。谁的财力足,谁的力量大,谁争得劲就大,发展得就快。”

争过来拿去发展也就算了,但后面的问题更大。

武汉设立光谷之初,志在引领世界硅的发展。当时,美国兰德咨询公司的总裁罗文就跟前去交流的中国官员表达了他的两个担忧:第一,怕你们一换领导就坚持不住;第二,怕你们失败一次就坚持不下去了。

更普遍的问题是,得防着地方把路子走偏了,“不要把经济开发区做成了房地产开发区。”原科技部火炬中心官员张景安在一场业内交流会上,告诫各地高新区负责人。

至此,这场“独角兽围猎行动”因为猎手们,实力,技能,眼界不同,正在拉开差距。

不过,不幸的猎手或许各有各的不幸,但猎手去往成功的路径都是相通的。

6、放水

中国的独角兽之冠在北京,北京的最强猎手是中关村。

2017年,中国的独角兽数字还在增长。截至今年8月,又有知乎(北京)、优客工场(北京)、摩拜单车(北京)、蔚来汽车(上海)、ofo单车(北京)、今日头条(北京)、猿题库(北京)、青云(北京)这8家企业入围独角兽名单。

在这场独角兽的围捕行动中,中关村是打头阵的前锋。它或许拥有别人不能企及的先天优势,有诸多先试先行的机会。但中关村也恰恰做为前锋,给后面的猎手积攒了捕猎的经验。

跨界打劫,不如放水养鱼。

中关村管委会原副主任赵慕兰,分享了他们捕猎的独特技巧:

“今天的独角兽实际上来源于政府的政策在创业和瞪羚方面足够放水,水要足够大,渠道要足够宽,才有了今天的独角兽。”

“政府扶持创业的环境要营造得要足够宽,宽容度要足够大,才能出现更多的瞪羚。瞪羚里面会有独角兽,如果前面不足够宽,想要抓出独角兽很难。”

“政府在创新创业阶段是最有所为的,而企业真正到了瞪羚阶段,特别是发展到了独角兽阶段,政府的可为是有限的,因为市场力量已经在推动了,很多资本都会关注。但是在前期,恰恰是资本觉得风险最大的时候,正是政府有所为的时候。”

独角兽出现的地方,对于处于经济结构调整,经济换挡的各个地方来说,是一道曙光。

然而,独角兽也恰恰是逐水草而居的,只有宽容的政策才能容纳丰厚的生态,只有不断更新的观念才能散发诱捕独角兽的光芒。

而我们都知道,一名好的猎手,除了武器和技能,更需要的是耐心。

作者: 李晓丽

来源:园区界(微信ID: yuanquji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