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愿意和罗永浩交个朋友么?-烽巢网

1,

那一年夏天,“锤子”搬离了被誉为中国硅谷的中关村,罗永浩在撤的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里发出了一则微博。

“在新中关大厦装车的时候,突然电闪雷鸣,暴雨如注,我站在十二楼的窗边说,好了好了,我都知道了。”

一句话足以辨别这是他涓滴成河的孤寂与惆怅,我想每一个创业者都会把这种心酸当作共鸣,当作是一种心在滴血的征兆。

2017这年,和老罗一样我很认真的交了许多朋友

虽然没有柴静、韩寒、冯唐、唐岩、王小山、左小祖咒、陈晓卿、黄章晋、老六、路金波、贾樟柯...这些名流

但是朋友么,不都一样呵。
2,

这一年有人进入我的梦想,在斟酌了几番后,发现没有前景所以轻松的抱以了搁浅的姿态,悄无声息。

有人好心劝我不要再作坚持,甚至跟我罗列出了前后失败的逻辑。可没有办法,和老罗的锤子一样,我不能少了“死忠”的梦想。

对我来说梦想是沉淀淀的,没有卑微到尺寸之分,S,M,L,XL都是可以的。

在这个写满2年多的公众号里,我提到了很多梦想,为我自己说过,也为企业说过。

在我发现生活逐步被摧残成一种仪式,一种象征,与一片风烟狼藉时。我还是认为梦想不能够畏缩,即使失败我想也是定义人生正确的勇敢的方式,是值得的。

看人老罗,在梦想的时代里,被抛弃了好几回。但是他还不是很拉风的活着!

我一直理解梦想是没有早晚之分,如果不够努力,即使有梦也是和废柴持平的。

或许衣兜里现在仅存的是一丝理想,在被众人嘲笑,在被物质攀升与渴望的同时,内心有些浮动与挣扎是难免的。

3,

脆弱理想下的主义者,愈发需要“金钱”的支撑。想要掰动一个理想主义者的神经,就只有将“成绩”一直保持下去。

11月7日,夜幕垂帘的芙蓉城除了充满火锅底料的浓郁,还多了一丝科技新秀的敏锐。

武侯大魔方演艺中心,开始面露霓虹色的端倪。那一晚她提前知道了自己的第一次将会献给这一位来自“锤子科技”公司的老男人。

周场阵阵发出“哞哞”叫声的黄牛,验证了“活儿”很全的老罗,他是真的有够卖座。

在我看来,此时此刻的老罗和以往最大的不同是少了许多的喋喋不休,他已经开始褪去了“相声式”的时代光辉。

他知道场下的人群目光变得越来越犀利,记得之前他说过苹果是习文的,三星是习理科,而锤子的定义他没能说出,我想了想锤子应该是搞美术的。

所以,你看他每次谨慎的修改着发布会的PPT,修改着这个时代对产品设计的严苛与技术极致创新的融合。

当“漂亮的不像实力派”的坚果Pro 2亮相大屏幕时,老罗在掌声如潮下激动不语。他把坚果Pro 2称作“almost全面屏”,相比那些吹毛求疵为全面屏的手机企业则要谦虚许多。

参数上,坚果Pro 2采用5.99英寸18:9显示屏,搭载高通骁龙660处理器,1600万像素前置镜头,同时配备1200万像素广角+500万像素景深后置双摄,支持全网通及18W快充。坚果Pro 2起售价(4G内存+32G闪存)定价为1799元,配置最高的版本售价(6G内存+256G闪存)定价为3299元。

网友认定锤子手机好用其实这就够了,管什么老罗不老罗的!

4,

有媒体行文中曾这样描述老罗,如果晚生20年,罗老师青年才俊意气风发时,或许再造个韩寒本不是问题;然而生于那个年代白山黑水间,终究有了如今这条人生轨迹。

的确,有社交恐惧的老罗为梦想转变了意识,后来他发现对脾气的朋友其实还挺多哩。在对媒体的采访中,这个中年发福的胖子用“起死回生”形容着2017年的锤子科技。

手机不赚钱,就是交个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