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一定要在《王者荣耀》与《刺客信条:大革命》上找到一个共同的成功点,我的答案或许是——它们都在近期推出了纪录片,一个叫《百态王者》,一个叫《投身<刺客信条>》(国内比较文艺的翻译为《此生无悔做刺客》)。

有意思的是,两个游戏的官方纪录片,都走的是记录玩家的百态生活的路数,或者说是社群故事纪录片。不过,《百态王者》颇为类似昔日以“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为招牌的央视品牌栏目《东方时空》的风格。只是这一次,聚焦面更加垂直,直接以在舆论上很容易被“污名化”的玩家,进行切入。

《王者荣耀》和《刺客信条》有何共同点?竟然是这个……-烽巢网

比起还需要去污的王者纪录片,刺客纪录片就显得更加放肆一些。9月由游戏制作方育碧推出的这个纪录片里一共记录了5组人物,有热爱游戏、而成为游戏开发者的育碧产品经理,有身患绝症、在玩家社群里找到温暖的粉丝,有将这款游戏引入课堂的密西西比大学历史学助理教授,有拉起一队专门Cosplay刺客信条角色团队的玩家……

最有意思的是纪录片里还内镶了一个小影片花絮,出自拍摄《刺客信条》真人跑酷影片的玩家之手,“我是《刺客信条》的忠实粉丝,而我想说:我想要做这款游戏的真人版本!”这位玩家的一个简单想法,结果让这个能在真实的巴黎找到几乎一模一样场景还原的游戏,具备了一切拍摄可能。而跑酷的影片,也由此变成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不管是对其他玩家,还是根本没有玩过这个游戏的人来说。

《王者荣耀》和《刺客信条》有何共同点?竟然是这个……-烽巢网

这其实就跳出了游戏宣传的色彩,变成了一种文化氛围。“在我们完成了第一个影片之后,我朋友在某次开车的路上看到了件有趣的事:两个八岁、十岁的小孩,因模仿在YouTube上看到的影片而攀爬‘停止’指示牌。此后的拍摄中,我们使用了Facebook、推特等社交平台,让玩家知道我们在哪里拍摄,并告诉玩家怎样参与。”这个粉丝的描述里,除了自豪以外,我们还能看到更多的东西,即纪录片这种形式,在游戏与社交网络的组合下,可以变成一种影响生活的方式,甚至是可以参与的。

《王者荣耀》和《刺客信条》有何共同点?竟然是这个……-烽巢网

这样用跑酷的方式,对游戏的现实解构,在这个纪录片里就出现了2次。前面提到的做Cosplay的团队,也跳出了传统cos只是摆造型或在舞台上再现故事的老套路,选择走到街头表演特技,“对于跑酷,我们既喜爱又讨厌。因为扮演者要做很多夸张的特技动作,所以这对服装有着很高的要求。”这个名叫Luca Occhi的Cosplay社团成员,其实是在夸耀他们这个团队找到了向其他游戏玩家炫技的路径。

《王者荣耀》和《刺客信条》有何共同点?竟然是这个……-烽巢网

类似《王者荣耀》和《刺客信条》,拍摄了纪录片的游戏还有很多,《星际争霸》、《极品飞车》、《大话西游》、《尼尔:机械纪元》等知名的游戏,往往都把纪录片变成了标配,有官方的,也有粉丝自发的,而这或许成为了衡量一个游戏是否成功,并能继续成功的一个条件。

此时的纪录片,目标不再是纪念或怀念,而是让美好更广为人知并火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