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娱 | yiqiduyu

文 | 赵二把刀

前言:“有人哭,有人笑,有人输,有人老,到结局还不是一样”……吕方《朋友别哭》的歌词很扎心。

2018年,对于很多曾经在直播平台呼风唤雨的大主播而言, 从年初的卢姥爷到喊麦之王以及发姐,以及一度深陷会计门的冯提莫,让大主播们深陷危机;但,作为直播行业最优质的资产,平台对于大主播的“保护”也是空前的,虎牙和斗鱼为此也是赤膊相见,直接互怼。

这个2018年,大主播们的烦心事真不少。

呆妹进京记之和户外直播的边际

在《绝地求生》整体降温的大势之下,“呆妹小霸王”几乎就是这个领域最有流量的娱乐女主播了,她的直播间关注人数超过600万,她打游戏的视频在网络里也广受欢迎。

这个9月,呆妹从西安搬到了北京,成了一名“北漂”,和很多主播成名之后的进阶之路一样,北京和上海是这些大主播成名后的全新舞台。

来到北京之后,呆妹就感受到这个城市的“冲击”,在首次户外直播中遇到了一个醉汉。据了解,当呆妹儿和另外一个主播董二千在饭店吃饭的时候,一个醉汉直接上来挑衅滋事,把呆妹儿手机给抽了,要求她把直播摄像头关了,要吃饭就好好吃,别搞其他的幺蛾子。

这个小冲突,没有进一步的升级,但是也给了呆妹这个游戏主播一个提醒,户外直播还是有风险的,其实不止呆妹,包括冯提莫等大主播也偶尔会在户外主播和唱歌,但这个对于很多路人而言,也是一种挑战。

在公众场合里,直播和拍短视频已经不算新鲜,但作为这个场景中的路人,有没有权利拒绝?这个或许没有定论,但主播们还是要避免和路人发生冲突,降低风险,而且,就在之前,网约车直播也成为各大平台的毒瘤,被全面封杀。

据读娱君了解,以网约车身份直播的主播并不在少数,这也是户外直播中比较受欢迎的一个类别,但确实,这对于很多乘客而言,是侵犯其个人隐私和肖像权的,之前也屡屡爆出各种负面消息,一直到近期,虎牙等平台禁止顺风车、快车、专车、拼车等各种形式的网约车司机以网友见面等形式进行直播(包括但不限于乘客不知情的情况下直播、主播自制剧本等行为)。

这也是一种进步,直播的边际和个人权利的博弈,这对于很多主播也是好事,知道哪些是禁区,是不可碰触的。

主播千万资金被冻结和拿起法律武器的平台

8 月初,关于《绝地求生》主播“SY是个萌妹”违约跳槽一案,终于有了最新进展。SY名下的1392万资产将会冻结,注意这里不是赔款1392万,只是暂时冻结,具体赔款多少还要等进一步判决。

之前, SY 是个萌妹和韦神一起从斗鱼平台跳槽到虎牙,原因一方面是劳资纠纷,两者都说斗鱼拖欠工资,另外一方面也是当时“all in 吃鸡”的虎牙对于这些转型吃鸡的职业玩家的吸引力确实挺大的。

事实上,虎牙果然以“all in 吃鸡”在《绝地求生》热乘风而起,成功赴美IPO,而韦神和sy是个萌妹也在虎牙是最有影响力的大主播。但是,跳槽之后,斗鱼方面也是向法院提起了诉讼,分别要求韦神赔偿3000万元、sy赔偿1392万元——从目前的进展来看,斗鱼基本上胜诉,而虎牙牌面也不输。

但从SY被冻结的资金来看,这些高流量的游戏直播的吸金能力还是很强大的,至于很多人担心的“韦神”会不会赔斗鱼很多违约金,读娱君个人认为不用特别担心,一方面,4AM已经参加了斗鱼的黄金联赛,另外一方面,腾讯方面也有可能会出面和解,所以韦神和SY是个萌妹的直播都没有受到影响。

在过去两年,直播行业高速发展的同时,也是轰轰烈烈的主播跳槽和平台挖墙脚大战,这场大战的影响还将持续,很多换平台的大主播也都是官司在身,各大平台早已经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护自身的权益。

严重者,不仅直播生涯告一段落,还有可能被刑事拘留。比如蛇哥,频繁跳槽,被斗鱼和虎牙都起诉了,起诉金额超过6000万,虽然最终还是回归直播,但人气已经大不如前;更有从触手跳槽到虎牙的主播“入江闪闪”,因违约跳槽被经纪公司告上法庭,要求“入江闪闪”履行违约承诺,支付违约金2272019元及承担执行费25120元。后者有履行能力但拒不履行,目前已经被拘留15日。

其实,进入2018年后,集中爆发的平台起诉主播事件,并不完全是没有法律意识,更多的还是因为之前对于直播能否赚钱以及商业化的程度预估不足,所以很多主播在合同条款上也并不会特别在意,但想必经过这一系列的案例,之后的主播们如果对自己的发展、成名有信心,就应该认真对待“合同”这件事。

当然,很多主播换平台也是因为平台的发展空间太小,比如“旭旭宝宝”带着一大波DNF主播从龙珠到了斗鱼,以及坚定的要从B站离开的纳豆。

之前,有消息称,B站起诉4名违约主播“纳豆”“迟迟”“绯落璎”“CC酱”的一审判决结果已经出炉。而这四名主播都被判罚停止为第三方平台(斗鱼直播)及任何第三方提供直播服务或类似直播活动,另还须赔偿违约金等,其中,纳豆是斗鱼目前很有人气的“大主播”,其实她离开B站的原因很简单,就是B站虽然很有气氛,但无论是用户基础还是商业化程度,都比斗鱼要差很多,纳豆想要往上走,必然要选择大平台。

被黑公关盯上的“第一人气主播”

发姐被全网清除后,很多大主播都开始自我审查,对于之前的微博、直播内容都是有所过滤,但这也使得一些不法分子意识到这或许是一个生意。

8 月底,第一人气主播“旭旭宝宝”发了一条微博,曝光了一个网友对其进行“敲诈”的聊天记录,应该说“旭旭宝宝”处理的很对,以公开、透明的方式处理,也使得这些不法分子的图谋真正的被遏制。

而在之前,斗鱼粉丝节的人气王、知名户外主播,“钱小佳”在鱼吧上安慰暴躁水友的同时还爆出了大秘密:最近确实某台100万买我黑料….当然,这也牵扯到另外一个事儿,就是直播平台的恶性竞争,以黑为手段,尤其是斗鱼和虎牙甚至在微博上公开互怼——这里就不过多说平台之间的恶意竞争了,毕竟本文是以大主播展开的。

除了这些之外,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大主播的代打风波、从王者换到堡垒之后人气下滑等等,也成为很多大主播的困扰,这里就不一一赘述。

这是大主播“明星化”的必然结果

事实上,大主播的新闻和热点被放大,也是直播主流化和主播明星化的必然结果。

曾经在水下的时候,主播的出格举动更多,但都进入不了大众的视野,而随着直播应用的主流化,主播尤其是大主播,无论从流量、粉丝号召力还是商业化能力都可以比肩明星的时候,外界对于大主播的种种行为自然是用“放大镜”来看到的。

而且,相关主管部门对于直播平台的主播队伍的监管也都有近一步的明示,在多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加强网络直播服务管理工作的通知》中就提到,各地各有关部门进一步加强网络直播服务许可、备案管理,强化网络直播服务基础管理,建立健全长效监管机制,大力开展存量违规网络直播服务清理工作。

其中,对于主播部分明确的提出, “加强网络主播管理,建立主播黑名单制度,健全完善直播内容监看、审查制度和违法有害内容处置措施。” ——这,就是把主播和明星一样的来对待了,之前,北京很多演艺单位就联合发布声明,为净化北京地区的演艺界,涉及”黄赌毒”的艺人明星都会成为北京演艺活动的“黑名单”。

所以,总结来看,大主播的烦心事其实来自于几点:

1、 内容和人气: 直播内容要绿色、健康和积极向上,与此同时,又要保持人气乃至提升人气,这对于主播而言,也需要提高自身的才艺和素养,以及更多的通过团队的力量,加强对于内容策划和才艺的培养;

2、契约精神: 跳槽不可怕,为了自身发展的跳槽也不应该承担太多的“道德指责”,但尽量争取和平解约,如果不能,也需要承担违约的责任;

3、在尺度方面要严守底线,一刻不放松: 作为大主播,已经有类似公众人物的定位,那么在社交媒体和直播中,就必须要谨言慎行,以公众人物的准则要求自身,才能够在未来走的更远和更好。

更多文章:

《我就是演员》,没了戏精就能回归演技?

“病变”的抖音,路在何方?

中国首档打歌综艺《中国音乐公告牌》上线,一次艺人、观众、音乐行业的共赢

用专业撬动大众市场,《即刻电音》或将引领中国电音文化新潮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