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号称“望远镜+显微镜+夜视镜”的华为P30 Pro,正因为一张月亮的照片深陷舆论的漩涡之中。

而围绕这个事件,本文认为有以下几个问题值得大家思考:

1、华为在手机行业中的确属于佼佼者,但这并不意味着华为没有任何缺点,当有人对华为提出质疑,是不是应该理性去看待,而不是一味去抨击质疑者?

2、华为为什么会选择p月?这部看似完美的手机,是不是一款概念机?它的品质能否与高端的价格形成正比?

3、华为在国人心中的地位越来越高,甚至有许多人将华为与“爱国”画上等号,这种做法会不会适得其反?

都是月亮惹的祸?因质疑华为“P月”被公司开除的微博大V

4月11日,华为在上海东方体育中心发布了年度旗舰新机P30 pro。这部手机最大的卖点就是华为P30 Pro的拍照实力,影像评测机构DxOMark的数据显示,P30 Pro以112的总分刷新了手机摄影新高度,其中拍照119分,视频摄像97分。而DxOMark 总分112分使得这部手机被誉为“地表最强拍照手机”。

估计是拍照实力太让人引以为傲,华为的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在发布会开始之前,就迫不及待在自己的微博上晒出了一张用华为P30 Pro拍摄的月亮。照片中,月亮的轮廓和细节分外清晰,以致于让许多网友惊叹P30 Pro拍月亮居然能达到专业相机的效果。

为了验证华为p30 pro是否真的如同华为宣传的效果一样,P30 Pro上市后,很多人拿到手机的第一时间就是试拍月亮,王跃琨也是其中之一。

4月13晚上,评测媒体爱否科技主笔王跃琨,在微博上质疑华为P30 Pro拍摄到的月亮照片是通过P图的方式P上去的,因为照片中的月亮展现了许多不该有的细节。此言论一出,网络开始炸锅。

我们先来看王跃琨为什么会质疑华为P30 Pro的月亮照片是P的。他先用P30 Pro的手动模式拍摄了一张月亮照片,然后再用自动模式拍摄了一张,结果发现自动模式下的月亮比手动模式下拍摄出来的月亮拥有更多的细节。于是,他认为华为P30 Pro拍摄出来的月亮像是P上去的。

当晚,王跃坤又进行另外的实验。他用华为P30 Pro拍摄了一张月亮的照片,中间形似内裤,(实际上月亮中被P上了他自己植入的内裤图案),有趣的是,他发现了华为P30 Pro自动将月亮中的”内裤”处理成了环形山的形状。

接着他又用华为P30 Pro拍摄了一张抹掉纹理,且带有爱否logo的月亮照片,但拍完后发现,爱否的logo变成了月亮纹理。因此,他得出了华为P30 Pro会自动将月亮的照片进行P图结论。他质疑道:“AI也好,P图也罢,把原来图片上的没有的东西加进去,不是造假是什么?”

该言论和质疑声一出,许多科技媒体人和网友纷纷开始指责王跃琨。众人称没有发现所谓“P图”问题。微博大V奥卡姆剃刀认为,华为P30 Pro拍摄到的月亮是模模糊糊的,而有1000种形态经过模糊拍照后会达成现在这种状态,在这1000种形态中,有一种形态的先验概率远远高于其他9999种,那么我们就有理由将这个模糊的环形山状态还原成那个高概率的清晰形态。他表示,这不是作假也不是PS,这就是概率分析算法,这就是压缩感知技术。

然而随着事件的发酵,王跃琨陷入水深火热的境地当中,爱否科技也因此被波及。为了平息来自各界的怒火,爱否科技在4月16日晚上发布了一篇长文微博,创始人彭林表示,华为P30 Pro的“拍月亮模式”只是算法在原图的基础上进行了一定的优化处理,并没有像王跃琨说的到 “P月”的程度。最终,彭林宣布因为王跃琨测试不严谨,意图扇动网友情绪被开除。


反转的“P月”事件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王跃琨离职后“P月”事件却发生了变化。质疑者的离开并没有给华为“P月”的风波画上句点,相反,因为更多角色的加入,使得剧情出现了惊人的“反转”。

知乎上点赞最高的答主@小城,经过对华为P30 Pro进行了三个晚上的详细测评后,证实了华为P30 Pro确实有“P月”功能。

他认为,王跃琨的话在一定程度上是对的,因为华为P30 Pro确实存在“无中生有”的P图情况,也确实以标准月亮图像或数据作为模板,把目标P成标准月亮的样子。例如,华为P30 Pro不仅能够将非常模糊的月亮照片“复原”,还可以把彻底抠除的细节加上、把翻转调换的细节复原、把额外添加的杂项消除,最终形成标准版的月亮。

该答主还将测评的过程详细剖出。将冥王星、月侧、出师表、火星、巴拿马奖章等形似月亮的物体图片与真实拍摄到的月亮图片进行实验,在对不同物体拍照测验后,发现华为P30 Pro里面的AI算法中有一个触发机制,即外形很像月亮的图片,在操作得当的情况下也可以骗过AI触发“P月”。例如冥王星、月侧、出师表等物体图片。

在他的推测中,华为P30 Pro触发”P月”的判断过程有两点:
1、在取景里觉得像月亮,就会触发月亮场景模式(表现为屏幕出现月亮图标)。

2、拍摄之后,在内存里再仔细分析照片,哪里符合月亮就修哪里。

另外,答主还把两张触发了“P月”的照片叠在一起,发现存在不止一个图层。这说明,华为的AI算法肯定不是简单的一张月亮图片覆盖上去,至少有分层、分组、分区域地去修补细节。与此同时,华为P30 Pro的修图能力,应该只能修补月亮正面的图案。因此推断出华为是利用了月亮的图案不会变的特点,内置了月亮正面的图像数据,专门用于修补月面。

事实上,答主非常认可华为P30 Pro的拍照实力,他认为华为P30 Pro的长焦优势远胜现在市面上的其他手机,的确称得上“地表最强的拍照手机”。只是华为用拍摄月亮宣传自己长焦的优势,客观上对消费者有一定的误导作用,毕竟除了拍摄月亮以外,华为p30 pro在其他场景表现相对来说并没有特别出彩。

那么华为为什么会选择“p月”?

所有人都知道,大多数厂商在新机发布时都会选择一个亮点作为营销点,例如OPPO手机的充电五分钟,通话两小时。此次华为P30 Pro主打拍照,50倍的变焦能力使得P30 Pro区别于市面上的其他手机,华为自然不会错过这个宣传点。拍月亮不仅能够将P30 Pro的夜景+长焦的功能交代到位,还能让消费者过目不忘,一举两得的事情何乐而不为?

同时,华为的友商雷军又正好在小米9的发布会上发起“拍月亮竞赛”,华为的意图可想而知。加上这段时间刚好赶上人类历史上第一张黑洞照片的出现,华为自然想要通过拍月亮抓住这个热点事件的尾巴。

至于“P月”问题,只能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尽管P30 Pro的宣传是拥有50倍变焦能力,但当产品从概念推向市场时,实际性能显然无法达到拍月的要求,50倍变焦意味着成像图片将被拉伸至10倍,放大的图片势必会影响到一些细节问题,怎么办?

硬件不行,软件算法来凑。华为抓住月亮不变的特点,内置月亮正面的图像数据,并用算法识别用户拍摄的月亮,通过算法对照片进行修补。毕竟专业人士也不可能用手机拍月亮,而对于大部分的消费者来说,拍摄月亮后也不会特意观察细节,只要拍出来的照片能够达到用户想要的效果,发朋友圈时照片看起来很高大上就可以满足他们或猎奇或炫耀的心理。

当然,绝大多数人也不可能因为拍月亮就买一部手机,我们最终还是要回归现实,从理性科学的角度上去分析华为P30 Pro。

华为P30 Pro真的无敌?

不可否认,华为P30 Pro的出现将手机拍照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随着手机行业的发展,为了迎合消费者的需求,创造新的卖点,手机摄像头不断更迭,手机行业拍照的硬件基本已经触及天花板。在此背景下,通过对算法进行开发使得华为突破了手机拍照在硬件上的限制,促进了手机行业的拍照从“有中变优”走向“无中生有”。

但我们都知道,算法有一个致命的缺陷,即无法智能计算出每一个消费者的喜好,并做到因人的需求而优化。

这也就是说,采用算法的手机在拍照时会自行优化,用户无法根据自己的需求去选择滤镜、调整色彩、自主掌握美颜的浓淡程度等等。就像华为P30 Pro的AI模式一样,即便关闭该模式,手机也会自动触发“月亮模式”。

另外,华为P30 Pro还有两个拍照短板,即色彩与伪像的问题。

华为P30 Pro可谓是见光死。尽管夜景拍摄实力强悍,但在对色彩敏感度较高的日间,用P30 Pro拍出来的色彩显然不尽如人意。给P30 Pro打出112分的高分的评测网站DXOMARK也有提到,在所有光线水平下,P30 Pro拍出来的图像色彩饱和度都略低;在高光和室内,P30 Pro拍出来的图像也会出现不自然的色偏。

这与P30 Pro使用的传感器有关。P30 Pro抛弃了传统的RGGB CMOS传感器,率先采用了RYYB CMOS传感器,从而一举将进光量提升了40%。显然,这种做法有一定的“副作用”,即日间成像下白平衡会出现“翻车”的现象。

毕竟RYYB滤光阵列在大幅提升弱光表现的同时,相应的会带来更多的类似光学色散的红色伪像与像素间串扰,增大了手机在色彩校对上的难度。例如,RYYB算法优化的工作量将会是RGGB的10倍以上。实际上,索尼、富士等厂商早就想过采用了RYYB CMOS 传感器,但要牺牲色彩换取进光量的提升对于他们来说得不偿失,所以最终还是放弃了RYYB CMOS传感器,回到RGGB。

这次P30 Pro的主摄像头的设计是RYBY色彩滤镜,一方面能够增加进光量,提升夜拍能力。另一方面又会引入过多的黄色光导致色彩飘移,尤其对绿色的影响极大。P30 Pro的超广与长焦使用的仍然是传统的RGGB滤镜,两相比较,P30 Pro主摄像头在日间下的出图可能连超广和长焦都不如。

当然,夜拍能力的提高以及超长焦模组的引入,在一定程度上的确扩展了手机拍照的可能性与可玩性。然而,大部分的手机仍以日拍为主,如果夜拍的提升以及细节的强化需要以日拍作为牺牲,这种做法显然有点本末倒置。

而除了上述问题,P30 Pro的缺点还包括没有3.5mm耳机接口,不支持4K 60fps录制视频,没有立体扬声器,而支持的NM存储卡目前仍属于小众阶段。


被捧上神坛的华为

问题的关键在于,即使P30 Pro真的存在不足,人们对P30 Pro依然抱持盲目的赞赏。甚至,如果谁对华为P30 Pro提出质疑,就会受到很多人的口诛笔伐。尤其是在手机价格公布后,舆论对华为更是一片赞歌。

4月11日上海的发布会上,华为宣布P30 Pro在国内的起售价为5488元,而P30 Pro(8GB+512GB)在欧洲的售价为1249欧元(约人民币9467元),国内低国外高的定价使得许多人为之癫狂。

《华为突然宣布:3988元!苹果傻眼,全世界都沸腾了!》的文章被大肆转发。文中夸张写道: “当P30 Pro标出5488元售价,在国外卖高价,而在国内卖低价时,我忍不住流下了泪水。这一刻,真是中国制造扬眉吐气的一刻,是中国人永远无法忘怀的一刻!” 于是,华为与“爱国”似乎越捆越紧。

不得不说,国内低国外高的定价真的和爱国沾不上边。三星、小米、OPPO等智能手机品牌在定价方面亦遵循这一商业法则。举个例子,2019年举行的巴塞罗那MWC展会上,小米9的6GB+128GB版本售价499欧元(约人民币3779元),相同版本在国内的售价为2999元。对此,雷军说道“欧洲的税和运营成本比国内的要高。”

华为是一家非常优秀的企业,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无论是在研发上的投入还是艰苦奋斗的精神,都很令人钦佩。有时候的某些举动也让人非常感动,但这都不是将其与“爱国”捆绑在一起的理由。

华为也好,OPPO、小米也罢,这些企业的很多行为都只是商业活动间的正常之举,与爱国真的画不上等号。然而,目前的舆论环境下,华为已经被许多人捧上神坛,批评质疑在一定程度上都能成为舆论轰炸的中心,例如质疑华为P30 Pro的王跃琨。那么,作为一家全球化的企业,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真的是一件好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