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越南,逐渐进入了世界的视线。

2019年前4月,越南外贸进出口总额1546亿美元,已经达到广东的一半水平。越南的手机出口总额已占到全球份额的1/10,全球每10台手机就有一台是“越南制造”。

1990年,越南人均GDP只有96美元。2017年越南人均GDP达到2300多美元。1990年,人均GDP方面,马来西亚是越南25倍,菲律宾是越南的8倍。2015年,这个差距大幅度缩小,马来西亚只有越南的4.6倍,菲律宾只剩越南的1.4倍。

2018中国GDP增速为6.6%,印度为7.4%,而越南高达7.08%。越南的GDP增速超过了中国,成为亚洲增速第二快的国家。最近20年,越南经济增速都维持在5%以上,成为经济增长最快的、最稳定的新兴国家之一。

今年2月19日,越南总理阮春福视察越南计划投资部时,提出了越南2045年的国家愿景,即在独立100周年之际,越南发展成为高收入发达国家。

阮春福将越南的总体愿景分为两个战略步骤:第一步,到2030年,实现人均收入18000美元,使越南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第二步,争取到2045年国家独立100周年之际,将越南建设成一个富强、繁荣、稳定的发达国家。

越南总理阮春福提出这一目标时,正值“金特会”之际,越南抓住了机会向世界展示了他们改革开放与快速发展的前景。

不管从国家情感还是国家战略的角度,越南若崛起,甚至跃升为发达国家,中国或许不太好接受。但是,这个曾经一直饱受战乱之苦的东南亚国家,如今获得了难得的发展机遇,其经济增长就像井喷一样,一发不可收拾。从中,我们似乎看到了自己80年代的影子。

在全球化大回潮的时代,越南持续对外开放,积极融入国际秩序,他们正在利用中美关系的特殊时期,获取全球产业大转移的外溢红利,制造业及外向型经济快速增长。

2018年,越南GDP总量为242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为1.6万亿元,与山西省的体量相当;距离广西的2.03万亿元,还差4000多亿元;只相当于广东省的五分之一。

如今,越南人均GDP不过是中国的四分之一,但若以当前的增速,再过10多年,越南的人均GDP将达到现在中国的水平。

预计,越南超越亚洲四小虎(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和印尼)已无太大悬念。那么,它到底有多大的想象空间?能否成为下一个广东?能否如越南领导人所愿在其国家独立百年之际,成为令人侧目的发达国家?

开放革新:一个渴望融入国际秩序的国家

越南,这个国家,我们对它既熟悉又陌生。

历史上越南北部长期以来是中国的领土。968年,在中国五代十国混乱时期,越南脱离了中国独立建国。不过,后来越南依然是中国的藩属国,采用中国的官僚制度,使用汉字以及汉人习俗。

晚清时期,清政府四面受敌、无暇顾及,与法国签订条约,放弃了对越南的宗主权,从此越南沦为法国的殖民地。

二战期间,越南被日本占领。1945年,日本无条件投降,胡志明发动八月革命,宣布越南独立。但是同年,法国再次入侵越南,不愿放弃对越殖民统治。此后,越南与法国展开了长达9年的战争。

1954年,“奠边府战役”后,战争终于结束了,越南南方由法国统治,后成立南越政府。

1965年,越南卷入冷战最前沿的代理人战争。美国支持南越,与苏联支持的北越展开了旷日持久的战争。

战争持续了将近十年,1975年5月,美国彻底放弃了在越利益,南越得以解放。次年,越南正式全国统一,定国名为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

越南,长期饱受战乱之苦,在大国之间周旋却屡屡掉进火坑。到了80年代,越南总算获得比较独立自主的发展机会。

在中国提出改革开放8年之后,即1986年12月,越六大召开,正式提出革新开放的国策,主张发展市场经济和对外开放政策。

但是,最初十年,越南的革新开放之路,并没有中国这么顺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后期以及整个九十年代,越南高层就发展路线斗争激烈,改革推进缓慢且反复,国内通货膨胀率一直居高不下,经济增长缓慢。

整个90年代,被越南称为“保卫社会主义的十年”,经济发展受意识形态及政治博弈牵绊。

不过这十年,越南依然在市场化改革方面做了一些尝试。

越南打破了计划经济的产销指令,促使国有企业转变成为自负盈亏的市场主体;取消了价格管制,采取商品市场定价;允许私营银行、股份制银行与国有银行共同发展;将农业土地让渡给农民,促进土地私有化。

2001年4月越九大召开,农德孟取代黎可漂当选为中央总书记。这是一个关键转折点。

农德孟放弃了以前的错误政策,采取政治与经济协同改革、同步推进的政策,加大了政治革新,加强了民主监督,将国家的重心拨回到经济发展上。所以,越南的发展相对滞后,其真正革新开放以及经济增长,是从农德孟时期开始的。而这一年,中国正式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

农德孟执政这十年,越南的经济战略是发展外向型经济。越南确定了三大外交目标:积极融入国际秩序、发展大国关系和发展周边关系。

成功而实用的外交政策,是越南经济快速发展的关键。外向型经济是很多小国发展的重要策略,本质上是借着全球化浪潮,获得国际贸易、产业转移的全球化红利。泰国、墨西哥、菲律宾、中国台湾、香港都曾经获益匪浅,如今越南也不例外。

在冷战时期,越南与东盟国家长期对立。苏联倒台之后,越南调转了外交政策,积极融入东盟,并于1995年成功加入东盟。这为其发展周边关系破除了障碍。

此后,越南与美国实现关系正常化,其国际处境可谓历史空前的开阔与友好。1998 年加入 APEC,成为越南融入国际社会的重要转折点。

进入21世纪之后,越南积极融入全球自由贸易市场,先后与其他国家之间签署了16个自由贸易协定,尤其是与欧盟、日本、韩国等发达国家之间均签署了FTA。一系列自由贸易协定的签署,表明越南对外开放的决心,同时也倒逼越南加快内部改革。

2006年,越南出台了《投资法》,宣布对国内与外商投资实施统一管理,取消了此前《外国投资法》的诸多限制,进一步开放了市场。

这一年,越南成功加入WTO。加入WTO后,越南的对外经济获得绝佳的发展机会。越南提出“扩大对外关系,积极主动融入国际经济”战略,鼓励发展私有经济。2007年,越南非国有经济的增速开始超过国有部门,市场活力开始释放,私有企业及外商投资逐渐成为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

在21世纪头十年,越南经济增长保持了6%左右的增速。这个增速,在亚洲国家长期位列前三甲,继中国、印度之后。2001年越南人均GDP只有388美元,但2008年已达到1024美元,不到十年便摆脱了低收入国家的帽子。

越南推行政治与经济改革并进的路线。同一时期,越南的政治革新取得了不错的成果。

2007年,越南第12届国会首次采用实质性的差额选举和自荐候选人制度。越南选民从875名候选人中选出493名国会代表,淘汰率高达43.7%,以越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张晋创为代表的一大批高官落选。同时有多达30名没有获得官方提名的参选者利用自荐候选人制度获得候选人资格,并最终有1人当选国会代表。

这项改革很大程度上稳定了国内政治,改变了越南的政治生态。2011年阮富仲当选越共中央总书记后,越南上下都将精力聚集于经济发展以及对外开放。

2015年,为了进一步融入国际秩序,适应TPP等国际贸易及投资规则,越南对投资法进行了较大范围的补充修改,出台了新的《投资法》。新的投资法对外商投资给予更大的优惠。

2019年,《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CPTPP)在越南正式生效,越南对外贸易又获得了更为广阔的发展机遇。

2011年1月越共召开十一大,在《2011年~2020年社会经济发展计划》中明确提出,到2020年要实现人均国内生产总值3000美元,基本上实现工业化和现代化。

十一大之后,受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越南经济增速有所放缓,但整体增速还能维持在5%以上,也是亚洲增长最强劲的国家之一。

近些年中国经济增速换档降速,越南依然保持强势增长。从2012年到2018年逐年提高,越南GDP增速从5.03%增长到7.08%,大有停不下来的趋势。

过去越南在大国夹缝中屡当炮灰,吃了不少亏,而冷战之后,越南的外交成功而实用。到目前为止,越南已与中国、美国、印度、俄罗斯等180多个国家建交。越南的外交层次、格局极为明确,与周边尤其是东盟确立稳定关系,然后与美、中、日交好,并在大国博弈间获得绝佳利益。

2013 年7月美越双方确定升级为全面伙伴关系,对美贸易大幅度扩张。2018年,利用中美特殊关系,越南获得贸易替代、产业转移的红利。2019年,越南正式加入CPTPP,在太平洋贸易贸易圈,尤其是与日本贸易关系方面逐渐打开局面。

到目前来看,越南国内政治与经济改革并进的线路,取得了不错的成果。

从最近十几年的发展来看,越南表现出极强的求生欲和发展欲。这个国家从上到下颇像80年代的中国,心无旁骛,努力赚钱,一心只想发展经济。越南,这个国家曾经有过野心,但如今我们看到的是,他们更想融入全球化,加入国际秩序,抓住全球化正在消失的红利,快速的壮大自己。

政策红利、全球化红利,可以短时间内改变这个国家的贫穷面貌。

越南,到底有多大的想象空间呢?

人口红利:一群80后正在改变这个国家

越南,这个国家,国土形态南北狭长,长达1650公里,东西最狭处只有48公里宽;拥有3260多公里的海岸线,面向西南太平洋,地理位置极佳。

越南大约33万平方公里,大致相当于广东与江西的面积之和;人口9300万人左右,比广东(1.12亿)少一些,人口密度很大。

目前,越南分为八个区,58个省,其中5个直辖市,分别为芹苴、岘港、海防、 河内、胡志明市。

越南经济整体南方相对发达,北方相对落后,南方经济实力较强与北方形成制衡。南方的经济强市胡志明市,又称柴棍、西贡,是第一大城市,在越南的地位相当于中国的上海。

胡志明市,是全国的经济中心,全国最大的港口,全国人口最多(超过1300万人)的城市。其GDP总量占全国的22.6%,处于绝对的龙头地位。胡志明市的经济总量,相当于中国中山、贵阳、漳州的水平。

由于这座城市发展迅速,城市高楼林立,基础设施较好,房价普遍在两三万,超过中国的东莞、石家庄、合肥等城市。

河内是越南的首都,河内城建水平相当于中国四线城市。海防为越南北部最大港口城市。岘港是越南中部重要的工业城市和海港。芹苴是湄公河三角洲上最大的城市,是南部湄公河三角洲农产品集散地和轻工业基地。

总体上来说,越南从南到北都有港口城市为依托,是发展外向型经济的优质条件。

越南人,以京族为主,人口占比达86.2%,越南语也称为京语,京语属于汉语系还是南亚语系,目前还有争论。与之相邻的广西防城港也有一两万京族,一些去越南做生意的商人会雇佣防城港的京族人,与他们一同前往。

目前,越南拥有9300万人左右,是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由于长期战乱的原因,越南在1980年代初只有5000多万人,其中男性偏少。到了八九十年代,越南迎来婴儿潮,人口大规模增长。

目前,越南拥有5400多万青壮年劳动力,其中大部分为二三十岁的80后、90后。2017年的预估数据显示,越南的人口中位数年龄仅有30.5岁。越南的普通工资只有中国的三分之一。所以,越南的人口结构非常优质,人口红利是越南发展外向型经济以及加工制造业的重要优势。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经过十多年的发展,越南的基本工资也在上涨。2018年越南基本工资上涨了6.5%。2016年开始,越南政府要求企业为员工缴纳社保,企业的成本有所提升。

不过与中国以及东南亚国家相比,越南还是具备一定的劳动力价格优势。

为了降低企业的成本,越南在税收方面给予了不少优惠政策。越南财政部于 2016 年 10 月向国会提交减税计划草案,提出降低中小型企业和初创企业的企业所得税税率,2017 年至 2020 年适用税率由此前的20%下调至17%。在此税收优惠条件下,年营业额不超过 1000 亿越南盾的企业可以享受免税优惠。

同时,越南学习中国,大力发展经济园区,并为园区企业提供优惠政策。2016 年初,越南政府批准建立了三个经济特区(SEZ)的计划,经济特区中的园区企业在进出口税收、企业所得税等方面享受减免,在土地租金、信贷配给方面享受优惠。

目前,越南80%人口依然从事农业活动,不过工业生产总值的比重在快速增加。与泰国、缅甸不同,越南大力发展制造业,试图以工业立国。这种做法与中国类似,有别于大多数东南亚国家。

2018年,越南工业生产指数增长9.4%,其中制造业增长14.5%,电力生产和供应增长9.4%,自来水供应和废水处理增长8.7%。

2018年越南引进外国直接投资170亿美元,目前日韩在越南有大量的直接投资。2018年,日本、韩国、新加坡对越南的投资都超过了40亿美元。

目前,越南的制造业以贸易出口为导向。2018年越南全年进出口总额创下4822亿美元的新纪录,贸易顺差金额为72亿美元,是有史以来贸易顺差最大的一年。

中国、韩国、美国、东盟、日本、欧盟,是越南六大出口市场。美国是越南第一大出口国,但是越南的出口结构相对合理,不严重依赖于某一市场。目前,越南对美国、欧盟、中国三大市场的出口规模相对较均衡。

越南出口品主要包括电话及零部件、机械设备及配件、电子产品及配件、纺织、鞋类、水产。主要进口产品为纺织鞋帽原辅料、常规金属、塑料、钢铁、布匹、电话及配件、机械设备及配件、电子产品及配件。

从进出口品类可以看出,越南主要发展劳动密集型工业,充分发挥其廉价劳动力的天然禀赋优势。

不过,越南的加工贸易目前还比较落后,由于国内缺乏产业配套以及设备制造产业落后,越南需要向中国大力进口机器设备及配件。类似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国发展加工贸易产业,多以来料加工为主,向日韩进口设备及材料,加工后再出口。

房地产投资方面。

由于越南经济被看好,房产投资对外开放,越南房价也较快上涨。2016年胡志明市公寓总成交量达到30972套,2017年成交量跃升至47163套,增长率达52%。

胡志明市房价在两三万人民币一平方。在越南投资房地产的,韩国人最多,中国投资者也在增加。越南本地人购房享受永久产权,但外国人可以购买公寓,产权只有50年,到期之后可以续约,其它限制相对较少。

汇丰银行在2016年公布的《对接东南亚》研究报告称,预计到2020年,越南中产阶级人口将增加至3300万人。

越南经济持续向好、越南人口众多、中产阶级的兴起以及较低的城市化率,是外界看好越南地产的重要原因。

2018年的越南旅游业表现不俗,国际游客抵越人数达到创纪录的1550万人次,比2017年增加了19.9%(游客数量增加超过260万人)。其中,亚洲游客是主体,达到1207.55万人次,比上年增长23.7%。

越南海岸线达3260公里,拥有良好的冬季旅游资源。下龙湾是越南北方广宁省的一个海湾,2011年,被联合国科教文自组织列为“世界新七大自然奇观”之一。越南的旅游业具有相当的发展潜力。

目前,越南的创业活力还比较强。2016年,新成立企业超过11万家;2017年,有近12.7万家新设企业。2018年全国新注册企业13.13万家,注册资本总额为1478.1万亿越南盾(约642亿美元)。如果考虑到新的注册资本和额外增加投入的资本,2018年,企业对经济发展增加了近3900万亿越盾(1695亿美元)的资金。

2018年,外商直接投资了3046个新项目,注册资本为179.76亿美元,与2017年同期相比项目数量增加17.6%,注册资本的减少15.5%。

通货膨胀,曾经是越南经济的拦路虎。最近十几年,越南的通货膨胀率控制的比较好。与2017年的通货膨胀平均值相比,2018年的平均基本通胀率增加了1.48%。

近些年,越南人均收入增加较快。2018年,人均月收入约为376万越盾(约1106元),比2016年高出66万越盾(约194元)。2016年~2018年的平均月收入增长率是10.2%。

越南制造:全球产业链重组下的历史机遇

越南的真正机遇,实际上在中美之间以及全球产业大转移中。

每一次全球产业大转移,都会诞生一批重要制造业及外贸出口国。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将钢铁、纺织等传统产业向日本、德国转移,促使日本、德国经济快速复苏,日本制造、德国制造获得发展先机。

到了六七十年代,日美贸易摩擦加剧,日本、德国国内产业饱和,逐渐将劳动密集型产业向韩国、中国台湾、香港、新加坡“亚洲四小龙”转移。

到了八十年代之后,欧美国家、日本、韩国以及亚洲“四小龙”,把劳动密集型以及高耗能产业,向菲律宾、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亚洲四小虎”以及中国转移。

“亚洲四小虎”的发展被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终结,中国则成为这一次产业大转移的最大获益者,成就了“中国制造”。

一些日本学者根据日本经济学家赤松要的“雁行产业发展形态论”,将以上产业转移概括为“雁行模式”。

二战后,东亚工业经济的产业大转移,以日本为“领头雁”,然后依次向亚洲“四小龙”转移,后者又将成熟的产业再向亚洲“四小虎”以及中国内地转移。最近几十年的产业大转移,勾勒出以日本为领头雁”的雁行迁移的图景。

如今,这一雁行迁移的图景继续延伸,产业逐渐从中国转移到越南。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个过程中,日本与美国持续发生贸易摩擦。日美贸易摩擦,加速了雁行产业迁移。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对日本发起纺织与钢铁贸易争端,日本被迫将这两大饱和优势产业往外迁移。

到了七八十年代,日本电子、汽车产业崛起,美国又对日本的两大产业发起贸易战。而韩国、中国台湾则抓住了这一次产业迁移的机会,韩国在电子产业、汽车产业上建立了全球竞争优势,台湾在电子及半导体代工方面优势明显。

下面以半导体为例。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为了抑制日本半导体产业发展,美国开始支持韩国、台湾的半导体制造。

早在60年代,国外厂商就在韩国建立了半导体制造厂,利用当地廉价的劳动力,进行简单的散件组装。但是,韩国半导体真正发展起来的是80年代。

在日美贸易摩擦的夹缝中,韩国利用财阀模式抓住了这次产业转移和贸易替代的历史性机遇。韩国三星、LG、现代以及大宇四大财阀,主动吸收、模仿日美技术,加强了对设备及人才的投资,从而在技术上建立了竞争优势。

如今,韩国拥有全球22%的半导体市场份额,仅次于美国成为半导体制造大国。三星已超越英特尔成为全球第一大半导体企业。

台湾的承接模式与韩国不一样。由于缺乏大型财阀的资本支持,台湾的半导体产业的转移承接基本上由市场及中小企业来完成。在台湾新竹产业园区的支撑下,台湾中小企业利用廉价劳动力的优势从代工做起,逐渐发展成为全球半导体“代工王国”,占有全球76%的半导体代工市场。台湾台积电成为全球顶级的半导体制造商。

越南能否成为下一个韩国或台湾?

从产业转移的角度,越南具备这样的机遇。中美特殊关系可能会持续多年,这对越南来说是极佳的发展机遇。中美两个大国的贸易博弈必然促进全球产业链重组以及产业迁移,与泰国、印尼、菲律宾、马来西亚等相比,越南更具备产业承接的优势。

当前,越南的劳动力价格优势明显,三星已经在越南布局,将部分工厂从中国迁移到越南。

三星自2008年开始对越南投资,当初投资金额为6.7亿美元,截至2018年4月,三星对越南投资总额增至173亿美元。三星目前在越南各地共设8个厂房,主要生产手机与电子零件等。以前这些工厂全都在中国大陆。

三星越南公司2017年出口金额高达540亿美元,2018年出口金额增至逾600亿美元,这两年都占越南出口总额的25%。三星的投资带动了越南手机及电子产业的发展,有助于越南形成手机及周边配件的产业网络。

除了三星,LG 和微软也在2017年分别对越南投资15 亿美元和3.2亿美元,苹果公司更是将部分亚洲研发中心安置在越南,中国企业富士康也进驻越南设厂。

除了三星及电子产业之外,纺织及鞋帽也是“越南制造”的主导产业。越南外向型经济第一桶金就是从纺织出口中赚来的。

目前耐克的主力代工厂丰泰,2018年成品鞋生产总量逾1.14亿双,其中,大陆厂区制鞋产量1150万双,占10%;越南厂区年产量6000万双占52%。越南产区稳居丰泰第一大制造基地,丰泰还将在越南春禄工业区扩建新生产线。

越南到底能在这次产业转移中达到什么样的高度,能够实现成为发达国家的战略构想,主要取决于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越南是否以更加开放的态度及有为的外交战略迎接产业转移。

从目前来看,越南政府渴望对外开放,他们与美国交好,抓住了“金特会”的历史机遇,向世界展示了越南对外开放的姿态和信心。

另外,CPTPP、EVFTA(越南-欧盟自由贸易协定)等一系列自由贸易协定,也将促进越南经济更加开放,同时吸引更多的外资进入越南。

2019年CPTPP生效后,越南的出口效应已经显现出来。今年第一季度越南对日本市场出口达到了46.2亿美元,同比去年增长了6.68%,每个月越南对日本的出口金额不断在增长。越南对日本出口最多的是纺织品、运输工具及配件和水产。

除了CPTPP外,越南还与日本单独签署了越南-日本贸易自由协定,根据该协定,日本对越南的大部分水产取消进口关税。日本是食品、纺织品、水产品以及农产品进口大国。越南正在纺织品及水产品方面给予日本提供供应支持。目前日本第一大零售商永旺集团,已将越南列入全球采购名单。预计,越南对东亚尤其是日本的出口将持续扩大。

二是越南能否将劳动力价格优势转变为产业网络及配套优势。

劳动价格优势只是基础,制造业大国的真正优势是产业网络及配套。中国几乎建立了制造业全产业链网络,这是全球罕见的竞争优势。越南不太可能建立全产业链网络,但可以像韩国、中国台湾一样,选择几个主导产业,如电子、汽车、纺织等建立产业网络及配套。

目前,越南整体的产业配套还比较落后,一些产业的设备及零部件都要从中国进口。越南只有建立从上游原辅料、零配件、组件、机械设备到下游港口、铁路、机场、高速、电信、电力等基础设施网络,才能真正建立这一产业的全球竞争优势。

越南政府对基础设施的投入值得关注。越南建设部国际合作司专家阮青山表示,越南已把大量资金投入基础设施建设,为外国投资商创造良好投资环境。到2020年,越南基础设施建设所需资金为4800亿美元。

2019年,越南政府启动后江省后江电厂项目、谅山-北江BOT高速项目以及顺化高速项目。

胡志明市新山机场,2016年旅客吞吐量同比增长22.4%,达到3250万人次。胡志明市正在新建机场,设计年吞吐量达1亿人次。

根据世界银行报告,2018年越南物流绩效指数排名160个国家中第39位,与2016年相比上升25位,位列东盟国家第三。其余两个为新加坡(第7位)、泰国(第32位)。

2018年,秉承加快国内电商和物流转型发展的步伐,越南政府颁布了《对外贸易管理法》《海关法》和其他物流法,简化海关程序,创立一站式机制,以适应国际一体化的背景。

另外,越南的海防港、胡志明港等港口优势,是其外向型经济发展的重要基础设施。

三是越南能否持续推进改革,保持合理的货币、财政及外汇政策。

一个国家在几十年时间里经济政策不走偏并不太容易。对于越南这种国家,政府政策起到重要作用。

越南发展外向型经济,其中外汇政策极为重要。目前,越南采取的是有管制的浮动汇率,汇价盯住美元,与中国811汇改之前类似,本国货币一直处于贬值状态,预计未来货币会升值。

越南盾的升值必然会抬高本国的出口价格,一定程度上会削弱本国制造出口竞争力。汇率改革若能平稳过度,越南制造可以获得缓冲时间。

另外,2012-2014年越南都处于贸易逆差,但从2015年开始,每年都可以实现二三十亿美元的顺差。目前越南的外汇储备已经超过600亿美元。从规模来看,越南的外汇储备不算太高,但具备一定的抵御外汇风险的能力。随着出口创汇能力增强,越南的外债风险和货币风险则会下降。

从新兴国家的发展经验来看,越南需要避免财政扩张和货币扩张的风险。越南大搞基础设施及产业园区建设,需要大量的资金,财政扩张容易推高政府债务。2018年,越南的公共债务总额占GDP的61.3%,越南政府债务余额占GDP的52%,国家外债余额占GDP的49.7%。总体上债务比重不低,但这些年增速控制得相对较好。

2010年,越南通过了《中央银行法》,该法规定,越南国家银行是越南国家层面的货币政策主管机构,主要通过确定货币政策工具并进行相应措施达到稳定本币币值和保持合理通货膨胀的目的。

越南央行以通货膨胀率为货币政策目标之后,越南的通胀率大幅度下降,最近十年越南都维持较低的通胀率。这一点,对于新兴国家来说,是极为难得的。

若越南能够持续保持对外开放,不断地融入全球秩序,那么国际规则有助于国内改革以及保持稳定的经济政策。

目前,越南的国内政治、对外政策、劳动力优势以及国际产业转移,对其发展外向型经济以及制造业都极为有利。

预计,越南将很快达到亚洲“四小虎”的级别,但能否跃升至亚洲“四小龙”一级尚存诸多不确定因素。毕竟二战之后,只有日本、韩国、新加坡、中国台湾拿到了发达经济体的入场券。大多数国家,包括拉美的墨西哥、巴西、阿根廷以及亚洲“四小虎”都在“中等收入陷阱”中挣扎。

越南要加入发达国家的行列,需要更多地投入教育与科技,提高越南人口素质以及科技研发水平。目前,越南教育支出占GDP的5.7%,在全球126个国家中排名第29位。

同时,作为人口密集的国家,越南必须在房地产及金融市场发展上保持适度。另外,外向型经济最大风险是国际金融冲击,所以越南还需要一点点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