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量市场中,“小而美”的游戏手机能否搏出一线生机?

前不久,一年一度的ChinaJoy(以下简称“CJ”)在上海落幕。今年以来游戏产业寒意不减,游戏版号的艰难开闸也没能吹来一丝暖风。

在如此大背景下, 已经走到第16个年头的CJ也正在经历中年危机。年年上涨的参展成本让许多中小游戏厂商望而却步,反倒给了手机厂商机会,让电竞手机成了本届CJ上的一大亮点。

对于已经发展了半个多世纪的电子游戏产业来说,游戏内容和硬件从来都是相辅相成的关系,从街机、主机、掌机、PC再到手游,游戏设备的更新已经多次迭代。

如今,随着手游和电竞的崛起,手机成为了游戏玩家的新宠。对于身处红海的手机厂商来说,这成为了新的需求突破口。于是,在供需两端同时发力的情况下,游戏手机又或者称电竞手机迅速成为了一枝新秀。

只是,在焦灼的存量市场里,小众品牌已经全军覆没,身披“小而美”外衣的游戏手机,又能否搏出一线生机?

群魔乱舞

若要刨根究底,游戏手机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噱头,不过是手机和掌机的结合体。

这种结合,如今看来并不算是创新突破,但如果往前推个15年,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就成了创造者和勇士。

2003年,曾创造多个奇迹的诺基亚推出了世界上第一款专用的智能移动游戏终端N-Gage。它不仅是个手机,更是一种新的移动游戏模式。

N-Gage强化了性能表现,足以与任天堂的GameBoy相媲美,改变了手机只能玩贪吃蛇的状态。同时,N-Gage内置了蓝牙芯片,使得移动用户可以在10米之内与其他玩家自由联机游戏。此外,诺基亚还推出了N-Gage移动游戏服务平台,提供各式各样的手机游戏供N-Gage用户下载,Gameloft、育碧、EA等厂商还专门为N-Gage 推出了独占游戏。

从硬件性能,到游戏形态,再到游戏内容,诺基亚为N-Gage打造的这套游戏手机生态,用如今的眼光回看,性能固然不过硬,但已足够完整。

不过,N-Gage并没有获得足够好的市场反馈,一上市便引来了众多的批评声,销量也不算理想——这或许和N-Gage独树一帜的听筒设置有关: N-Gage将听筒设置在了机身顶部右侧,而麦克风则在左侧数据接口旁,因此当用户用N-Gage打电话时,手机并不是横向贴在耳朵旁,而是侧向而立,仿若长了一只招风耳。

但不能否认,那是塞班系统的黄金时期,除了独占游戏以外,塞班S60 平台丰富的扩展性,还让 N-Gage用户得以通过各类模拟器玩到 FC、SFC、MD 甚至是任天堂GBC游戏。

因此也不难理解,为何有人会说,在安卓和iOS称霸的市场中,再也找不到如N-Gage那样把“游戏手机”诠释得如此到位的机型了。

此后,LG、三星、三菱、索尼包括诺基亚自己都陆续推出过各种形态的游戏手机,但受限于游戏内容、屏幕尺寸等原因,游戏逐渐成为了手机的必备,但游戏手机却始终难以有起色。

直到手游在资本的带动下强势崛起。

在阴阳师、王者荣耀、全民“吃鸡”的浪潮下,游戏成为了全民狂欢的娱乐需求。

自此,手机厂商的发布会上,拍照功能不再是唯一的角儿,针对游戏的性能优化也成为了一大重头戏。

春江水暖鸭先知,作为最接近消费者的电商平台,3C为王的京东早早把到了游戏手机的脉。

2017年10月,京东发布游戏手机标准,将游戏手机定义为“能够满足主流手机电竞级效果的运行需求,并且在用户体验上有针对性优化或设计的智能手机产品”,这也成为首个由中国消费者定制的手机品类。

半年之后,打着游戏招牌的手机就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了头。

2018年4月,黑鲨和红魔在相隔不到一周的时间内相继推出了游戏手机,从品牌命名到新品发布,两个品牌第一次现身就充满了火药味。

黑鲨的创始团队是一锅大杂烩,成员分别来自华为、三星、腾讯、阿里、联想等巨头企业。在从杭州去北京的高铁上,他们用5个小时打动了雷军,为黑鲨挖到了来自小米科技的第一桶金。

“鲨鱼没有鳔,只能不断地游,成就了海洋霸主。我们也一样,并不想改变世界,但只想踏踏实实地为中国玩家做一款好产品,打造一款真正的游戏手机。”黑鲨的创始人吴世敏说。

黑鲨的背后有小米,而红魔的背后则是努比亚。

作为努比亚专门为游戏而推出的手机品牌,红魔的定位自始至终都很明确。紧挨着黑鲨发布,也自然会被拿来作比较。

在处理器上,黑鲨搭载了2018年的旗舰芯片高通骁龙845,而红魔却只用了骁龙835;在后置摄像头上,黑鲨采用了后置双摄方案,红魔只用上了单摄。

先天不足的情况下,红魔选择在游戏体验上下功夫。手机侧面的红色按键可实现“一键入魔”,在网络加速、按键防误触、性能全开、后台网络限制等功能优化的基础之上,为用户带来更优质的游戏体验。

除了黑鲨和红魔,还有PC时代就专营游戏硬件的厂商调头进入移动市场。

雷蛇(Razer)和华硕的玩家国度(Republic of Gamers,以下简称“ROG”)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雷蛇是全球最大的游戏设备厂商之一,鼠标、键盘、耳机、笔记本等经典产品都是玩家心中的不二首选,是专业竞技设备的代名词。

早在2017年11月,雷蛇就发布了基于安卓操作系统的手机新品Razer Phone,搭载了一块120Hz高刷新率的屏幕,骁龙835+8GB RAM的搭配在当时也已经足够硬核。但这款机型并没有在国内市场引起波澜,因为雷蛇并没有推出国行版。

直到Razer Phone2 在中国市场发布,这台售价约为5500元的顶配机型,却因为厚厚的“刘海”和“下巴”而惨遭中国消费者的嫌弃。

毕竟,2018年中国手机市场的主旋律就是全面屏。

很明显,如此高的定价很难打动已经被“惯坏”的中国消费者,但PC厂商的转型总是需要时间的。另一个走高端路线的厂商就是华硕。

2006年,华硕推出了高端子品牌ROG,全称是Republic of Gamers,中文名为“玩家国度”。起初,ROG是以主板品牌的身份问世,经过12年的发展,ROG的产品布局已经拓展到了显卡、游戏笔记本、耳机、游戏台式机等众多领域。

这个过程中,ROG始终保持着高端的品牌定位,因为其logo酷似眼睛,玩家们又称ROG为“败家之眼”,足以可见对其又爱又恨的复杂心情。

所以,当ROG推出游戏手机时,粉丝都对其报以很高的期待。ROG也没让人失望,从主频升为2.96GHZ的骁龙845开始,ROG就拿出了十分的诚意。

但同样的,价格也非常“吓人”, 5999元起售、最高12999元的定价当得起一句“败家之眼”。

这一轮的游戏手机风潮掀起至今也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了,在这期间,各大品牌也在与时俱进。

今年以来,除了雷蛇外,以上几个品牌也都发布了自己的最新产品,华硕ROG 2、黑鲨2 Pro和红魔3都用上了最新的骁龙855 Plus,ROG虽然将价格降到了3499元-5999元之间,但比起更高内存组合却只要2999元的黑鲨2 Pro来说,仍然是一朵“高岭之花”。

“战斗机”

贴上游戏或者电竞的标签之后,与正常的智能手机相比,游戏手机究竟有何特别之处?

首先,在产品本身,游戏手机针对游戏体验做了软硬件的优化,更加注重性能,可以说是手机中的“战斗机”。

比如,在处理器上,游戏手机几乎是板上钉钉地要用上高通最新的旗舰处理器。2018年时,它们清一水的骁龙845,如今它们同样也是第一批用上骁龙855 Plus的手机品牌。

屏幕刷新率,是很多手机用户完全不在意、却被游戏手机用户非常看重的一个指数。

对于“吃鸡”这样的第一人称视角射击类游戏来说,因为画面始终高速运动,所以屏幕的刷新率就格外重要,它能够保证更加流畅的视角切换,减轻液晶屏幕拖影而产生的眩晕感,也能更准确地锁定敌人方位。

简而言之,屏幕刷新率越高,就越能提供接近人眼的视觉效果。

如今的智能手机屏幕刷新率普遍在60Hz,也就是每秒刷新60次。除了游戏手机之外,目前只有一加7采用了90Hz的屏幕刷新率。采用60Hz屏幕刷新率的iPhone XS,用120Hz的触控采样率缩短了屏幕感知手指的时间,从另一个维度提高了操作的流畅度。

在这一指标上,如今做的最好的是“败家之眼”华硕ROG,从第一款ROG就搭载了120Hz刷新率的屏幕,ROG 2 又提供了60/90/120Hz可以自定义调整的屏幕刷新率。红魔3则退而求其次,选择了90Hz的屏幕刷新率。

相比之下,黑鲨2 Pro却依旧是60Hz屏幕刷新率,成了很多用户嫌弃的对象,“高刷新率可以用不到,但不可以没有,不然叫什么游戏手机?”

不过,黑鲨2 Pro将触控采样率提高到了240Hz,来提高操作的跟手流畅度,但与同样是240Hz触控采样率的ROG 2一比,就又没了优势。

更高的屏幕刷新率自然而然会有更高的采购成本,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黑鲨在内存组合比ROG更高的情况下,还能定价更低了。

与此同时,更高的屏幕刷新率对CPU芯片和电池功耗的要求也更高,这也反向要求游戏手机必须要搭载旗舰机的处理器芯片。

而在功耗方面,大电池几乎是游戏手机的基础操作。

ROG 2用上了6000mAh的电池,这样的配置在如今的智能手机上几乎已经绝迹,因为大容量就意味着更大的电池体积,面对寸土寸金的手机主板,厂商们宁愿在快速充电上做文章也很难给电池腾出更大的地方。

如果说,红魔3配上5000mAh的电池还能勉强过关的话,那么黑鲨2 Pro 4000mAh的电池显然就“需努力”了,哪怕配上27W的快充也很难有良好的续航体验,更别提一边充电一边使用会产生的发热问题。

说到这儿,就不得不提游戏手机的另一头疼问题:发热。

手机为什么会发热,因为电流通过电阻会产生热量,而手机运算量较大时,处理器中晶体管的热量不断累积,手机就会发烫。

什么时候手机最烫手?毫无疑问就是玩游戏的时候。而游戏恰恰是游戏手机的重头戏,为了解决发热问题,石墨散热、液冷、风冷轮番上阵。红魔3甚至真的在手机里装上了风扇,成为全球首款内置风扇的游戏手机。

即便如此,发热仍旧是游戏手机用户最不满的地方之一, “烫手山芋”给散热功能打上了一个问号。毕竟在那么小的空间内,要做到有效的散热的确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除了这些 “堆料”的操作,天线也是游戏手机必须要考虑的一个难题。

智能手机常用的天线方案是穹顶式双天线设计,两个天线同在顶端或者同一竖边。因为大部分手游都是横屏显示,当用户两手横握手机时,会影响天线信号的传输,影响游戏体验。

所以游戏手机开始改造天线。黑鲨手机就采取了X型天线设计,在手机上下两端分别设置了两道主副天线,并呈对角线布局,这样一来,无论是横屏还是竖屏,信号都不会被手掌完全覆盖。

除了这些硬件上的优化,在软件上游戏手机也志在为玩家提供最佳的游戏体验。

比如防打扰模式,让玩家打游戏犹如闭关修炼,电话打不进、微信看不到、邮件收不到,总之这一刻全世界只有游戏。

挂机模式让玩家可以不用浪费时间停留在游戏页面,在息屏时,游戏中的人物仍然能按照指令完成日常任务、打怪升级。

倒计时提醒功能,则可以让玩家在等待复活的时间里切换到其他app页面,而不用盯着游戏的倒计时页面。

除此之外,触控加速、4D游戏震感、低蓝光护眼、前置虚拟灯效、立体环绕音效等贴心的小功能,都是游戏手机为游戏玩家打造的沉浸式体验的一部分。

只有让玩家真的沉浸在游戏的体验中,游戏手机才有区别于一般旗舰级的存在价值。这是游戏手机的标签,同时也是立身之本。

产品本身的软硬件优化只是一部分,游戏手机的另一大特点就是生态。

游戏手机首先就离不开游戏制作厂商,所以我们看到几乎所有的游戏手机都与腾讯、网易展开了合作,针对热门游戏进行了优化。

同时,随着电竞产业的走红,游戏手机也少不了寻求和电竞战队、电竞赛事的合作,请电竞选手来站台。

游戏手机虽火,但比起电竞来说,只能算是小打小闹。

1.2亿独立观众人数、5.1亿直播观看人次、15亿官方周边内容播放量、12.8亿的微博话题累计阅读量……6月底结束的首届绝地求生冠军联赛(PCL)不仅丰富了电竞产业的赛事生态,也掀起了电竞界的一波新浪潮。

以PCL管窥整个电竞生态,我们能看到一片火热的景象。

2019年电子竞技总观看人数增长到4.54亿,同比增长15.0%;核心电竞爱好者的人数将达到2.01亿,同比增长16.3%,其中,中国核心电竞爱好者预计达到7500万。

更难得的是,近年来电竞还获得了主流市场的认可。

今年4月,人社部等三部门发布了13个新职业,其中包括电子竞技员及电子竞技运营师这两个电竞相关的职业;中国传媒大学、四川电影电视学院等高校也开始增设电竞专业;上海的首批电竞注册运动员在7月底正式持证上岗……

赛事、战队、游戏内容生产商、直播平台、运动员培训体系、产业人才建设,电竞基础设施的建设正在不断完善。

电竞开始真正向着产业化运营的方向走去。

从这个角度看去,在电竞的生态中,游戏手机绝对算不上主角,它只能算是电竞产业的周边,一个衍生品。

事实上,电竞的魅力给游戏手机染上了炫丽的色彩,但不能因此无视游戏手机本身的硬伤。

需求成谜

存在即合理,但市场供需却是动态平衡的。

游戏手机之所以能在小范围内爆发,不仅是因为沾了电竞的光,也与手机行业本身的白热化竞争密切相关。

2017年Q4之后,中国手机市场就已经步入增量下滑的阶段,在同质化的手机存量市场中,寻求新的突破口是继续发展的关键。

近年来,在一波小而美的品牌被头部品牌逼得死的死、并的并之后,头部厂商自己也开始做起了小而美。

于是,我们看到小米在海外布局POCO、在线上分拆Redmi、针对女性用户推出CC;Realme是OPPO的“海归”子品牌,同时OPPO还有关联品牌一加主攻海外高端市场;华为和荣耀的分工也越来越清晰,用差异化产品来形成合力;而努比亚甚至比中兴手机更受用户的欢迎。

从厂商的角度来看,子品牌的推出,或是为了细分市场、或是为了细分人群,又或者是为了同时细分市场和人群。比如小米的POCO、OPPO的Realme是为了进军海外市场,而小米CC系列则是为了针对女性人群,Redmi则定位电商市场。

游戏同样是一个细分市场,是厂商们必争的蛋糕。

除了黑鲨、红魔、ROG这些“专营”的游戏手机厂商,华米ov四大头部也都将矛头瞄准了游戏。

华为去年推出的“吓人技术”GPU-Turbo就是针对游戏体验进行的技术改造。

这项灵感来源于发动机的技术在不改变手机硬件的基础上提高性能、节省能耗、提高画质,避免游戏时的掉帧、卡顿、拖影等现象,即使开启高帧率模式,也能有效控制机身温度。

搭载GPU-Turbo的荣耀Play更是毫不掩饰地将自己定位为一款游戏手机,但荣耀显然并没有和雷蛇、ROG去拼性能的想法,而是采用更时尚灵动的外形设计和更高的性价比来抢占市场。

OPPO也没闲着。

早在2017年,OPPO就与腾讯合作对《王者荣耀》进行了专属优化。2018年,OPPO又推出了性能调度、温升策略、联网保护等一系列游戏体感优化措施的hyper Boost技术。在今年的CJ上,OPPO也推出了双Wi-Fi与超现实增强画质(Game Color Plus)这两项针对游戏应用的优化技术。

vivo干脆推出了一个子品牌来主打游戏性能。

vivo的全新子品牌iQOO是一个针对年轻人主打游戏体验的品牌。最新机型iQOO Neo的发布会场地直接选在了成都的量子光电竞中心,手机搭载上一代旗舰骁龙845,Multi-Turbo、液冷散热、4D游戏震感、息屏挂机、电竞模式等软件优化都志在提供更好的游戏体验。

虽然没有贴上游戏手机的标签,但iQOO Neo从发布会场地到一系列针对游戏进行的配置优化和生态布局显然就是冲着游戏去的。

巨头厂商纷纷入局,对于游戏手机品牌来说,是巨大的危机和挑战。

这样的局面像极了此前美图手机的孤军奋战。

与游戏手机沾了游戏产业的光一样,美图手机的崛起也是伴随着直播行业的兴起。

在“晒”“炫”心态和社交需求大涨的背景下,美图快准狠地抓住了消费者“爱美”的痒点,推出了美图手机,和美少女战士等一系列少女向IP进行合作,从主播群体的专用机,快速向爱美的年轻人群蔓延。

依仗这一部分高消费力人群的青睐,美图手机的利润率超过了大部分的旗舰机型。

然而,随着头部厂商的旗舰机型对拍照功能的优化越来越淋漓尽致,美图手机的优势开始消减,最后不复存在。与此同时,美图手机在其他基础功能上的短板也开始暴露,比如信号、散热、流畅度等基础功能表现不理想,让用户开始快速转移。

美图手机的结局,反映出了小而美品牌的一个普遍困境——用户需要拍照效果好的手机,但是否需要一个拍照手机?

对于游戏手机来说,也是一样的。用户需要游戏体验好的手机,但是否需要一个游戏手机?

在华为P20的发布会上,余承东曾发表过对游戏手机的看法,“游戏手机只是炒作了一个概念,就像防水手机,很多手机已经加入了防水功能。”

游戏手机的需求被打上了一个问号。

对于电竞选手来说,手机就相当于体育运动员的球拍、球鞋。但是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市面上的旗舰机型都已足够运行所有的手机游戏。

对于骁龙855来说,《NBA 2K》《崩坏3》等手游大作不在话下,更别提《王者荣耀》《绝地求生》等游戏了。

所以,游戏手机为了标榜性能优势而必须采用的最新处理器,对于大厂旗舰机来说,同样是基础配置。如此一来,游戏手机的优势又在哪里呢?

更何况,游戏手机所需要解决的散热、功耗、信号等问题,同样是旗舰机型们正在努力攻克的问题。当游戏手机解决这些问题的同时,旗舰机型同样甚至更早就能拿出解决方案。

毕竟,在技术发展到如今这一阶段下,哪里还有游戏手机厂商能攻克而头部手机厂商无法解决的难题?

而真正的重度游戏玩家,不会满足于手游的游戏体验,而会转战游戏主机或Switch等专业游戏设备,因此,他们并不是游戏手机的目标用户。

游戏手机,重度游戏玩家不屑于用,普通游戏玩家没必要用。

在这样尴尬的局面下,游戏手机在基础性能上的忽视成为了致命一击。
“系统偶尔会卡死,十天大概出现过三次吧,重启之后才解决。”
“从来没用过不能在相册里设置壁纸的智能手机。”
“昨天刚到的手机,下载完‘吃鸡’之后根本打不开。”
“不该更新系统,昨天还能快充,今天都不能快充了。”
“用了后各种怀念MIUI。”
“我最后悔的就是懒得退货,刚买第一星期第一次死机的时候我就该退货。”

在黑鲨、红魔等游戏手机的贴吧中,对手机基础功能的吐槽并不罕见,甚至有用户称买一个游戏手机用来打游戏,其余的电话微信等日常运用全靠备用机。

在论坛中,甚至还有95新亦或全新的游戏手机被二手转卖的帖子,消费者被游戏手机的概念吸引而来,却最终因体验不佳而遁走。

不实用成了这些手机最大的“罪过”。

说到底,游戏手机的本质是手机,它能被用户认可的前提是拥有良好的通讯能力、流畅的系统、合格的续航能力等基础条件。

当游戏手机本末倒置过于追求性能堆料而忽视了基础功能时,面对头部厂商的降维竞争又有何一战之力?

美图手机的前路犹在眼前,游戏手机的结局似乎已隐约可见。

在手机行业发展到如今这般的存量市场后,游戏手机的需求是不成立的,绚烂的昙花一现后,小而美最终仍将被大而全掩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