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乾隆年间,精研史学的诗人赵翼作出《论诗五首》,表达自己对诗歌创作的理解。其中流传甚广的一句,看似说诗,实则隐含一条放之四海皆准的历史规律——长江后浪推前浪。若延伸到互联网领域,瞬息万变的大势还将把“数百年”压缩至数十年、数年。从PC到移动互联网的跨越就已导致不少玩家掉队,稳坐搜索领域头把交椅的百度也曾身陷此般质疑。

但是,移动互联网红利消退后,“搜索+信息流”双引擎并行,“百家号+智能小程序”双生态协同的百度APP,数据表现却呈现逆势增长。最新的数据显示,百度APP的日活用户已经突破2亿。此外,百度在移动赛道还频频出手,近日联合快手投资知乎,之前投资有赞、凯叔讲故事等举动似乎都另有深意。

事出反常,真相或许只有一个:百度找到了第二曲线。

文:彬彬(熊出墨请注意)

红利触顶下逆势增长

QuestMobile发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2019半年大报告》指出,移动互联网人口红利天花板已至。

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规模净增4607万,2018年12月同比增长率为4.2%;2019年上半年,用户规模仅增长570万,6月份增长率低至2.8%。甚至,2019年Q2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规模单季度内不升反降,净降193万。

时长红利也逐渐触顶,2018年12月,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人均单日使用时长同比增长22.6%。半年过去,这一数字已经降至6%。

总而言之,形势不容乐观。

这种背景下,百度的表现却让人有些吃惊。据QuestMobile统计,2019年6月百度系APP在移动大盘的用户渗透率为89.4%。

与之对应,百度APP日活于近日突破2亿。春节至今的半年多时间里,增长了近4000万。

同时,百度还在不断扩张投资版图:

8月12日,知乎宣布完成总额为4.34亿美元的F轮融资,由快手领投、百度跟投;

8月8日,SaaS服务商有赞宣布获得百度3000美元的投资;

7月22日,儿童内容教育品牌凯叔讲故事宣布完成由百度领投、新东方、好未来等跟投的C轮融资,融资规模超过5000万美元;

7月22日,百度旗下投资并购部达孜县百瑞翔创业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新增一笔对外投资,投资主体为七猫小说,百度认缴出资额559万人民币;

2月20日,百度宣布战略投资小游戏企业蝴蝶互动,双方将在小游戏的研发、运营、发行等领域开展合作;

……

以上种种,或许会令不少人想起百度高级副总裁、移动生态事业群组(MEG)总经理沈抖年初说过的一句话,“2019年将是拼生态、拼合力的一年”。而在熊出墨请注意看来,与这些表象对应的是,百度正位于第二曲线的增长轨迹之上。

起步、成长、成熟、衰败,任何企业在生命周期内都会有盛有衰,因此其发展轨迹都是一条S型曲线,英国管理学家查尔斯·汉迪在《第二曲线》一书中说到,第二曲线是跨越S型曲线的第二次增长。

PC时代到达第一曲线的顶点之后,百度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开启了一段新征程。

“自建+投资”重构“新连接”

显而易见,百度保持逆势增长的方法论是“自建+投资”双管齐下,用“新连接”重构移动生态。

一方面,通过技术创新和产品迭代,百度自建生态布局趋于完善。

2016年,百度推出信息流产品。在百度APP 9.0版本中,百度正式把信息流作为与搜索引擎并列的产品在首页推荐给用户,紧接着在v10.0版本正式发布“搜索+信息流”双引擎,推出“有事搜一搜,没事看一看”。

信息流最大的特性在于,把信息服务的边界从人找信息拓展至信息找人。用户除了可以用关键词查询信息外,通过信息流可体验不搜即得。

QuestMobile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百度APP是资讯信息流媒介平台日均活跃用户数最多的APP。

与信息流同步成长的是百家号的内容生态。今年5月份,百家号的创作者已经突破200万,头部机构覆盖95%,中央部委及重点政府机构覆盖87%,原创内容占比同比去年提升135%。

另一重要产品是2018年7月正式上线的智能小程序,之于百度,智能小程序战略意义在于构建连接人与服务的闭环体验。

之前熊出墨请注意曾写过,智能小程序在搜索场景下精准搜索、模糊搜索、破壳搜索等玩法,帮助用户打破搜索信息与搜索服务和商品之间的壁垒,实现了“新连接”

例如,广东卫视已上线智能小程序,用户在百度APP搜索栏输入“广东卫视”,即可点击跳转至对应小程序观看节目直播。智能小程序上线后,广东卫视主打节目《你会怎么做》节目累计播放量已经超过1个亿。

数据显示,发布一年时间,百度智能小程序MAU已经突破2.5亿,平台入驻小程序数量超15万,第三方服务商合作伙伴数量超200家,智能小程序生态覆盖行业已达271个。

这两大生态之外,百度在移动互联网还有全民小视频、好看视频、百度网盘等诸多产品和服务。

可以打个比方,百度正在建一栋名为“搜索+信息流”的大楼,其有技术做地基,内容和小程序生态做骨架,其他产品和服务则一层一层向上。

另一方面,百度瞄准移动赛道所进行的一系列投资,有内在逻辑可循。

2017年李彦宏为百度找到四大业务方向,第一个就是内容分发。其实也可以换一个说法——连接人与信息和服务。

百度在用户与信息之间架设通道,建设内容和服务生态时采取开放策略。自建是主干,投资是在外延多条分支。投资知乎、有赞、凯叔讲故事等垂直领域的领跑者,可有效消除信息孤岛带来的内容和服务的缺失。

比如,凯叔讲故事是国内知名儿童IP,目前已经累计播出了8000多个故事,其可与百家号形成互补,丰富百度的内容生态,进而为搜索和信息流提供更多可向用户展示的内容。继续延伸的话,智能音箱领域的内容争夺战中,百度有这样垂直内容提供商合作也是加分项。

再如,百度与有赞联合推出直营电商解决方案,韩都衣舍、良品铺子等在内的100家品牌主加入百度智能小程序。用户则可以通过搜索直达商品,再次回到了前文所讲智能小程序的新连接。

这也体现出百度选择投资对象的又一原则:注重与自身已有业务之间的协同效应。之前大众普遍认为电商是百度的短板,但与有赞合作之后,百度相当于变换思路获取到了电商流量,且与搜索业务做到了有机融合。

对于用户而言,百度的投资举动能够带来的正面影响莫过于使用体验的提升。以知乎为例,有消息称知乎全站问答内容会以小程序的形式接入百度APP,在搜索、信息流等产品中进行个性化分发。这意味着用户在百度APP内可进一步满足多元化信息获取的需求,智能小程序还可省去跳转APP的繁琐,给用户更高效、便捷的体验。

用户对产品的满意度又将转化为数据的增长。站在开发者和合作伙伴的角度,同样能够从中受益。实现效率的提升和模式升级的同时,智能小程序开源的特性,支持跨平台操作。这相当于在红利见顶的背景下,为开发者打开了新的流量窗口。

因此,各方共赢,共同促进百度移动生态继续繁荣。

第二曲线效应

2000年,李彦宏创建百度,这是百度第一曲线的起点。

2008年,智能手机面市,百度移动搜索应运而生,百度的第二曲线出现。

2011年,独立APP“掌上百度”上线,2014年更名“手机百度”。在之后,2018年正是升级为“百度APP”。产品命名去掉前缀,是百度全面拥抱移动互联网的标志。

第一曲线即PC时代沉淀下的技术和经验,在支撑着百度第二曲线的增长。

第二曲线的双引擎搜索和信息流,都是典型的人工智能产品。百度APP总经理平晓黎表示,搜索面临的是上千亿的网页和内容库,内容结构复杂多样。信息流是兴趣阅读,从十万到百万级别的库里为用户推荐内容。做好这两件事技术门槛非常高,百度在内容理解、检索、推荐、排序等各个技术层面都有长期的积累。

基于“搜索+信息流”的连接能力,“百家号+智能小程序”的内容和服务生态,百度APP未来将扮演起入口角色。这正与百度APP的新愿景契合,成为中国最大的综合性内容消费及服务平台。

查尔斯·汉迪认为,企业在第一曲线达到巅峰之前,找到带领企业二次腾飞的第二曲线,并且第二曲线在第一曲线达到顶点前开始增长,那么企业将实现永续增长。

2017年,百度内部定下目标,两到三年时间用信息流再造一个“搜索”,届时信息流广告和搜索广告总额有望翻番。

数据显示,百度APP内的搜索DAU在过去两年半增长了62%,信息流DAU增长了182%,显然,百度的第二曲线正在发挥其指数上升的效应。

本文来自“熊出墨请注意”,文:彬彬,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