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日早,多家企业发布联合声明,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已与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签署了收购协议,完成对荣耀品牌相关业务资产的全面收购。

出售后,华为不再持有新荣耀公司的任何股份。

声明指出,此次收购既是荣耀相关产业链发起的一场自救和市场化投资,能最大化地保障消费者、渠道、供应商、合作伙伴及员工的利益;更是一次产业互补,全体股东将全力支持新荣耀,让新荣耀在资源、品牌、生产、渠道、服务等方面汲取各方优势,更高效地参与到市场竞争中。

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由深圳市智慧城市科技发展集团与30余家荣耀代理商、经销商共同投资设立,包括天音通信有限公司、苏宁易购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松联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顺电实业有限公司、山东怡华通信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冀顺通投资有限公司、河南象之音健康科技有限公司、福建瑞联优信科技有限公司、内蒙古英孚特通讯技术有限公司、哈尔滨金潭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等。

声明称,所有权的变化不会影响荣耀发展的方向,荣耀高层及团队将保持稳定。投资新荣耀的经销商和代理商也承诺:未来只享有财务上的投资回报,在业务侧将遵循公平交易的市场化原则,与其他经销商、代理商享受同等机会。

有消息称,这一方案是11月16日晚结束的股东会议上敲定的。

卖给渠道商,未来荣耀不愁卖

“这是一件好事,多赢。”官宣消息的前一晚,不止一位荣耀的经销商向AI财经社表达如此心情。一位接近华为的人士对AI财经社表示,他听说,两三个月前华为内部已经提出荣耀出售方案,“准备了两三套出售方案给任正非”。

尽管任老板从感情上并不想做拆分之举,他一向更重视华为上下一盘棋的整体性,但分拆荣耀,“华为不得已而为之”,一位了解收购消息的人士称。该人士表示,直接推动荣耀被拆分出去的原因是规避美国制裁带来的芯片问题。“这是一场自救行动。”华为被美国持续打压以来,荣耀的供应商、生产工厂、渠道和分销商都面临困难。这种情况下,华为出售荣耀,是在”保护荣耀业务、上下游产业链,也保护员工”。

实际上,与华为接触密切的经销商更早嗅到了不对劲。几个月前,手机经销商手中荣耀的货越来越少,甚至“掉了七八成”。还有经销商敏锐地察觉到,“华为在有意识地将有限的资源,优先供应给华为品牌旗舰机,而千元机和荣耀品牌的重要性在降低。荣耀原计划9月有两款手机新品发布也被取消了”。

当时外界普遍推测与芯片短缺导致产能不足有关,但现在回过头来看,当时荣耀的未来已经开始被重新安排。

官宣之前,荣耀出售经历了几番媒体的报道和猜测。其一是神州数码以及TCL等公司组成的小股东阵营;其二是由几家大的手机渠道组成的合伙公司,即今年10月26日注册的深圳市星盟信息技术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其股东列表当中出现5家老牌手机渠道商的身影。不过,从目前信息看,此前在股市上获得收益的神州数码,并未在收购者列表中。

工商信息显示,深圳智信新于2020年9月27日成立,注册资本1亿元。其中,深圳智慧城市科技发展集团持股98.6%,深圳国资协同发展私募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1.4%。该基金的出资人包括北京松联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普天太力通信科技有限公司等在内的30余家荣耀代理商、经销商。

综合最终敲定的方案来看,上述知情人士对AI财经社说,华为产业链上的合作伙伴,尤其是分销商、代理商在此次收购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一位手机经销商对AI财经社分析,其中很多都是生存了十几二十年的手机分销商,他们各自优势不一样,拥有着不同渠道覆盖模式,将荣耀托付给这些“老朋友”,未来荣耀“不愁卖”。

来自东南沿海的资深手机分销商赵竞向AI财经社介绍,像北京松联就是荣耀最大的代理,属于全国总代理商。他解释,这就使得北京松联相当于荣耀一个资金物流平台,比如荣耀生产出1万部手机,这1万部手机通过北京松联统一包销,再分配到各个省包。“也就是说我们这样的代理商是直接跟松联打交道,而不是跟华为打交道,跟华为总部有关系的,只有它的直营店,那占非常小的一部分。”赵竞说。

而另一家普天太力是华为一级经销商,负责华为Mate和P系列手机销售。一级经销商也要作为资金物流平台,华为把货源提供给普天太力,普天太力向华为打款,同时作为总仓库,向全国各地经销商发货。中邮器材控股的中邮普泰则是华为全国总代,负责华为畅享、Nova系列的销售。共青城酷桂背后则是老牌手机分销商爱施德,它不仅做华为,还做苹果和三星的国代,天音控股与它情况类似。

为何会30多家一起收购?赵竞分析,这可能在布一个局,因为这30多家几乎是覆盖所有手机行业的分销商。让所有人都参与进来,更可能是为了将来建立一个生态做考虑,可能涉及到更多的产品、应用和行业。

还有一个细节是,根据天眼查APP显示,11月6日,华为申请了多个商标,商标名为“荣耀视频”、“荣耀钱包”、“荣耀花粉”等。

赵竞称,华为认为自己最牛的地方除了技术就是渠道,所以它需要将渠道留住,将荣耀交予这些分销商,更有利于让荣耀把握住渠道,化整为零,“通过这种模式,至少未来荣耀不用担心销售了,它只管技术就好,这些都是强大的分销商,都有自己的渠道。”

荣耀之路:一段曲折的“独立史”

现在回看荣耀在华为的发展过程也是它谋求在华为体系中的独立史。

荣耀诞生于2013年底,当时,依靠“互联网手机”模式爆红的小米正在蹿升为手机市场的新宠,华为需要一个在互联网上的销售系列与之抗衡,这就是荣耀的雏形。也有互联网分析师先知地指出,华为终端在战略上的目标是苹果和三星,荣耀也应该是为这一战略服务的。

成为华为子品牌之后,荣耀以电商平台为根据地,与小米展开了一场场线上厮杀。

到2015年年底,荣耀迎来“独立”。当年底在三亚举办的华为消费者BG务虚会上决定,华为和荣耀进行双品牌运作,荣耀从华为终端独立。做出这一决策的背景是,荣耀管理层认为,荣耀依附于华为手机下已不是长久之计。华为手机那时已开始拥抱互联网。如果荣耀和华为继续纠缠在一起,冲突会越来越大,商业的本质——效率必然会大打折扣。

而在这个决定半年多以前,荣耀已经为独立后的运营觅到了“船长”,那就是在华为to B业务打拼了十几年的赵明。2015年6月荣耀新品发布时,赵明进一步做出决定:把“华为荣耀”改成“荣耀”,把华为的菊花logo去掉。

品牌独立之后,华为与荣耀做了区隔:一个面向高端市场,与苹果三星对标,以P系列和Mate系列冲击高端高价位市场;另一个则把目标用户群锁定在“年轻人”身上,走科技、潮品路线,与小米、魅族等品牌在2000+价位段上厮杀。

但实际上,这种区隔也充满了碰撞:脱离华为老大哥的“势力网络”,荣耀线下渠道零起步,线上天猫店被拆走,线上销售顿时下滑40%。荣耀与华为的手机产品也并不是如此泾渭分明。最为直观的,比如华为也推出了定位年轻、活力的Nova,这与荣耀定位重合。这意味着荣耀在市场上的竞争对手不仅仅是小米,还有华为。很长一段时间,赵明总会被媒体追问,如何跟Nova区分开,品牌的竞争力在哪里。

有媒体报道,任正非曾给荣耀高管发过一条短信:“荣耀不需要局限于销售方式,无论是电商还是渠道,怎么好销售就怎么销售。”有人分析,任正非的言外之意就是,荣耀应该具有更加独立的销售体系,和华为品牌形成双品牌战略的同时,也能形成自身的竞争力。在此背景下,2016年,荣耀开始“富二代创业”,自建线下渠道,定位产品系列。2017年荣耀线下和线上销售比例达到了1:1。

荣耀与华为在内部的关系也不平静,换句话说,荣耀在华为这个大本营中生存时常常要争夺资源。此前一位华为终端员工对AI财经社透露,在荣耀独立运营的阵痛期时,原本华为一些其他部门员工想转岗到荣耀,荣耀也正处于用人之际,但很多主管却不愿意签字放人,怕影响自己团队的士气。直到赵明在一众高管面前表态,挑明立场才推动了这个问题的解决。

除此之外,荣耀也一直在华为扮演“小白鼠”的角色。用赵明的话是“始终承担了试错的重任”;用媒体的话是,荣耀更像是华为内部的“蓝军”,主要任务是通过模仿对手的作战特征与红军(代表正面部队)进行针对性的训练。双摄、人工智能手机、线上线下渠道双融合、甚至是人力资源和组织上的改革,荣耀都先行一步做出动作。这些举措有些取得了成效,有些也因为推出时机不适而折戟,但都是为了保证华为能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依托华为这个大平台,在技术、品牌、渠道的保驾护航之下,荣耀确实取得了亮眼的成绩。2017年,荣耀以5450万台的销量、789亿元销售额,登上中国互联网手机第一的宝座。

2018年初,华为总裁办1号文件中,任正非用比较多的篇幅首次对荣耀定性:华为品牌走向高端,荣耀面向年轻人市场,形成 “双犄角”,各自应对不同的客户群体和市场。支持荣耀用轻资产的方法去辐射海外,尽快在海外把荣耀的模式构建起来。“你们就是‘喜马拉雅山’北坡团队。”

但同时,迅速的壮大也让荣耀内部出现了更为激进的声音——独立出去。

上述接近荣耀的人士称,华为内部很早确实就存在“要独立”的声音,希望能够把企业独立出去运作,让企业上市,这里面也包括一些利益的考量。“比如上市之后,高管可以获得高额的回报,这也是他们想独立的原因之一吧。”

今年9月中旬,有媒体报道称赵明在公司内部否认了出售的消息。根据目前的消息,赵明或将会继续任荣耀的CEO,华为消费者业务COO万飚或将担任董事长。

华为之后,何以荣耀

“失去了华为的荣耀,就不再是荣耀了。”知乎上荣耀出售相关的问题下,有网友回答到。他留下一个疑问:出售后,消费者还能认同荣耀的品牌和价值吗?

这也是此次荣耀出售事件中,外界最为关注的问题之一。离开华为之后,何以荣耀?

首先是人才。据媒体报道,荣耀出售后将保留大部分管理团队与将近7000名员工,赵明将继续任CEO。经销商赵竞称,看到万飙会被派去做董事长的消息,就足够让他对之后的荣耀有信心。

万飙在华为终端上的经验非常丰富。2011年,华为成立消费者业务BG时,他接手终端部门任CEO,2013年被调任到俄罗斯地区任总裁,统筹华为在俄地区的运营商业务、消费者终端业务和企业业务。同时,万飙还是华为公司董事会成员,排在余承东前面。

赵竞还记得,2013年,万飙还与现任华为三大轮值董事长之一的郭平以及余承东一起竞选华为终端董事长的职位。“他在华为是一个挺重要的人,这就能看出华为对这次安排的用心。”

其次是研发。一位接近华为的人士称,此次出售最大的问题就是知识产权。此前荣耀的研发主要依托在华为大平台上,它没有自己独立的研发、供应链、服务体系,连账号体系、云服务也不是独立的。另一位接近华为的人士则对AI财经社表示,荣耀的研发一方面在用华为的大平台,另一方面也在依托华为西安研究所和武汉研究所,“会把一部分研发力量整合过去,但是肯定不会像在华为时那么强大”。

“卖身”给渠道商们,渠道和销售反而是荣耀接下来不必太担心的。

但荣耀出售也仍然无法彻底打消一些变数。其一,分拆出去后是否真能达到规避美国制裁的目的,荣耀是否能像OV、小米一样使用高通和联发科的芯片,获得操作系统的许可,现在还无法预测。

其二,华为中低端的畅享和Nova系列一并打包给荣耀进行出售,可能是华为与荣耀达成的区隔协议,那么之后荣耀是否还会做高端,建立自己的高端品牌和产品能力。

其三,荣耀能否短期内健全能力,实现突围,保持住自己中国市场前六的位置,甚至向前跃进。

而荣耀未来与华为的关系走向何方?一位人士认为,脱离后,荣耀就不再是华为了,它要走出自己的空间和可能。

此外,荣耀能否成为华为鸿蒙操作系统的核心客户?

作为经销商,赵竞仍然认为,卖掉荣耀是最好的选择。他认为,荣耀只是肉身脱离华为,精神仍然一脉相承。出售以后解决了供应链企业的当务之急,“手机上不只有主芯片还有100多个芯片,这些芯片因为美国的长臂管辖,很多零件找不到,导致终端生产不出来,由此形成恶性循环,很多企业都会倒闭。因此,荣耀卖掉是最好的方式。”他称,目前荣耀只占他店里的10%,未来看华为手机的情况,他可能会选择把荣耀作为华为的补充。

烽巢网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AI财经社,作者 :郑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