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女神派在网上突然出现密集式维权信息。

这里先了解一下女神派是谁?女神派是一家B2C的女装共享租赁平台,在充值成为会员以后,可以在APP中租一定数量的衣服,往返快递费用都包含在年费中。

而近期发生大规模维权主要是因为:近日女神派在预先收取了大量用户的会员预付款项的情况下,突然擅自修改了服务规则:

1)原本是用户每2天可以下一单,现改为了每4天才可以下一单,这意味着同样的费用所能享受的租换权益只有过去的50%;

2)原本的广告宣传中,女神派承诺会负担服饰来往的双向快递费用,但现在临时改为需要用户承担寄回的快递费用,也就是说除开每月488的月费之外,还需要额外支付衣物的快递费用;

女神派原本的权益条款

女神派现在的权益条款

在已经大量预收费用的情况下,突然擅自修改服务条款,致使用户权益减半,这对女神派已有的一些年卡用户,季卡用户造成了非常直接的损失,而当她们试图和平台沟通要求退还预缴费用的时候,又遭遇了维权难。

首先是女神派的客服电话永远无法接通,所有的投诉都只能祈求于线上客服;其次面对预缴用户的退费要求,女神派官方给出的回复是:如申请按照剩余服务天数退款,则要按照客户违约扣除百分之二十违约金,而且在剩余服务天数的计算上也有颇多“猫腻”。

女神派用户x姓女士向倪叔表示:她花费了六千元购买了五百多天的女神派服务,目前还剩余400多天的服务,但如果按照女神派给出的算法则:一毛钱都不能退!还有一些用户剩余300多天的用户按照对方的算法一算,发现不光不能拿回费用,还要给平台倒缴费用!

部分女神派维权用户计算的退费情况表

部分用户反馈,要求退款后被官方强制销号

根据电商法第34条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修改平台服务协议和交易规则,应当在其首页显著位置公开征求意见,采取合理措施确保有关各方能够及时充分表达意见。

而从女神派的所做所为来看,非但没有依法依规的进行公开意见的征询,而且还在大量收取了用户预缴费用之后,擅自更改权益条款,伤害会员用户的经济利益以后,还不给予退款,因而引发了近日来沸沸扬扬的用户维权潮。

1

用户抱团维权,市场监督回应:

建议接受调解,公司已经没钱了

在客服沟通无果,客服电话长期无法拨通情况下,x姓女士和很多与她同样遭遇的女神派用户们决定抱团维权,成立了女神派维权群。

一开始,她们通过微博、贴吧、脉脉等平台发贴,后来又通过黑猫投诉、21CN聚投诉等平台进行投诉,但可惜均未引起大量的关注。

此后,她们将希望寄托于媒体投诉与监管沟通。在网络平台发贴无效之后,她们从网络收集了大量的媒体投诉信箱,向媒体群发投稿希望引得关注,而倪叔也是在她们这一轮的行动中接触到女神派霸王条款引发用户维权事件的。

在这封群发给媒体的邮件中,她们表示:

她们是一群来自五湖四海的无力的维权求助者们,为了不会因为“一群女孩拥堵上海某公司大门,极端维权“上头条,为了尽可能的避免极端方式维权的行为,为了有尊严的维权,她们向为公正发声的媒体发起求助,希望能得到帮助。

因为遭受到租衣平台“女神派”屡屡修改规则,尤其是重要规则带来的经济等方面的损失,还有女神派长久以来对用户的不尊重,她们希望能够找到力量帮助她们向“女神派”共享租衣平台讨回我们的损失。她们的维权群目前有30多名成员,群内人员的总共损失已达到约15万元,大家的损失少则几百元,多则近万元,大多数千元。但是网络随便搜索“女神派”三个字,在百度贴吧,微博,知乎,就可以看到更多和她们一样的维权诉求,相信金额会更大。

至今,她们已经集体维权2周多了,但实际各自独自维权的时间更久。

她们先后拨打过投诉举报电话给“女神派”两家公司所在地,上海,杭州的12315,质监局,工商局,税务局,但是得到的反馈都是对方只能调解,最终还要看女神派公司的态度。

因而在多方求助无门的情况下,才想出来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想媒体群发求助。

但遗憾的是,截止倪叔发稿之前,还未有相关的媒体监督报道面世,帮助她们维护应有的权益。

不过,相比媒体圈的沉默,监管方面等来了好消息。

在女神派用户F女士向倪叔表示:多次向监管部门投诉后,上海市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反馈,计划通过就女神派虚假宣传事件进行立案,给予女神派施压,督促女神派尽早给予消费者进行合理退款。

而在于市场监管局的后续工作中,某工作人员电话女神派用户代表表示:现在市场监督局已经立案,建议她们尽早接受调解,因为据他所收到的消息来看,对方公司已经没有钱了,如果立案后进行罚款可能会造成对方破产,那个时候用户的损失就无法追回了。

此后,为了向倪叔以上沟通内容的真实,女神派维权代表向倪叔出示了:一段与上海市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的录音,录音中的内容证实以上的说法。

此后,在收到了女神派账上已经没钱,可能在立案罚款后倒闭的消息之后,维权群中的部分用户在女神派客服的引导下签订了退款确认书,退款确认书要明确要求:用户在达成退款协议后,主动撤销在市场监督管理局,消费者保护协会机其他渠道的投诉,并放弃后续任何追溯的权利。

2

女神派“倒闭”“裁员”传闻不断,负面缠身

关于女神派是否没钱,是否有倒闭可能一事,虽然有市场监管工作人员的录音为证,但总体来说,还很难有此定论!

但如果我们更多的了解女神派有关的信息,我们会发现在没钱,倒闭的声音之外,还有大量的关于女神派已经大裁员的消息正在被释放出来,最近又有女神派员工在知乎匿名爆料。

另外据天眼查的企业风险信息中的开庭报告看,近期开庭全是与劳务纠纷相关,也侧面说明了裁员信息或许不是空穴来风。

虽然关于女神派是否真的资金链断裂,是否真的即将倒闭,目前还得不到足够证据来证明,但从各个方面的信息来看:女神派正陷入一场风暴之中。

3

共享模式的退潮

回首看过往,女神派的崛起和共享经济的甚嚣尘上有极大的关系,女神派成立于2015年,在16-18期间先后获得三轮融资的背后,都是人们对共享经济的狂热期望,但如今曾经有共享经济代表之称的ofo已经折沙断戟,进入破产清算流程了,而以女神派为代表的共享租赁模式又还能走多远呢?

关于女神派为何会陷入这样的窘境?倪叔请教了共享租赁行业的资深人士。

他认为:本质的问题还是商业模式没有跑通。虽然,女神派488一个月的月费看上去已经非常可观了,但实际上这远远不足以覆盖运营成本。

最显著的成本部分就是:快递成本。女神派本身的规则是每两天可以替换一次服饰,也就是说用户一个月最高可以实行15次服饰更换,这背后是30次的物流快递,以顺丰上门18元的价格计算,这意味着540元的快递费用,仅物流成本这一项就已经超过488元的会员费了……

即使不以15次这样的极限值来算,而是采取行业均行的一个用户下6单的平均数量,既然用相对便宜的快递运营商发送,用户选择顺丰发回的话,那么一个月12次的快递来回也要吃掉将近150-200元的成本,而剩余的成本,共享租衣平台还要负责:衣服的采购,清洗,折旧处理,仓促,客服,平台搭建,流程采买等等,在这样的情况下,基本是很难赚钱,在成为利润中心之前,大概率会成为成本中心。

纵观共享租衣行业内的成绩,无论是女神派,还是衣二三这样的平台大多处于亏损的状态,少数也只能做到打平的水准,少有规模化盈利的案例,本质的问题还是该赛道的商业模式依然有待验证。

但是平台的错误不应该由用户来承担,规则说改就改的年卡,这完全背后了基本的商业规则,而进入到了违法,甚至是诈骗的范畴。

近些年,随着各大服务行业向广大消费者推送的消费预付卡越来越多,预付式消费也成了维权重灾区,企业应该把消费者权益放在第一位,保障消费者权益不仅可以提升品牌公信力,还会提升消费者对市场的信任,让用户敢消费、放心消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