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BBC发布的“日企剥削移民劳动力”的视频火遍全网,视频中遭到剥削的中国人惨状,更是揪住了国人的心脏,引起国人一片声讨。

这部片子的大背景,是日本的老龄化进程在不断加快,现实生产中的劳动力严重短缺。然而办法总比困难多,作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日本总还是要想办法解决劳动力不足的问题,为国运续命的。

于是片中令人毛骨悚然的“技能实习(培训)制度”(技能実習制度),就这样在缺德的企业家手中诞生了。

带你实习带你飞

日本在6、70年代的黄金时期,一直贯彻着终身雇佣制。这种类似家庭管理的模式,虽然增强了员工的向心力,但同样也让企业背上了沉重的负担。随着战后参加工作的黄金一代年轻人逐渐老去,他们的产出逐渐变少,薪资却只能越来越高,再加上不断完善的职工福利法规,日本企业越来越不堪重负。

日本在战后可以在众多行业和众多产品飞速发展和这种终身雇佣制大有关系,不过其背后则是美国的政治经济庇护、财阀集团的重组、政府主导的产业政策、年轻人人口结构,才有终身雇佣的可能。

于是到了70年代后期,一些企业开始以实习生(研修生)名义,不提供终身雇佣的机会,缓解劳动压力,还经常引进外国廉价劳工,参与日本建设。

日本人口结构的变化及预测,老人比例近乎一半的未来真是可怕

日本各行业联合会也受到启发,逐渐为旗下中小企业招聘“研修生”。

1981年,外国实习生制度正式在日本实施,这一制度也是如今节能实习培训制度的前身。1993年,日本政府在实习生制度中增添了技能培训的内容,变为技能实习培训制度。

根据定义,培训实习计划的目的是“为发展中国家培养人材,邀请外国年轻劳动者来日,学习日本先进技术知识,期满(通常是三年)回国,为本国经济发展作贡献”;还规定技能实习生属于劳动者,受日本的劳动基准法、劳动安全卫生法、最低工资法等劳动法令的保护。

计划的公布确实为日本输送了大量的劳动力,尤其是进入21世纪以来,来自中国,越南,菲律宾等国的低技能“就业困难户”听说日本活轻钱多还包培训,纷纷跃跃欲试,打算到日本赚钱。

在前往日本工作的外国人中,在2015年前都以中国人为最多,其次是越南、菲利宾籍工人;而随着中国劳动力成本的提高,日本把吸纳重点转到了东南亚。

2016年,越南籍的技能实习生增长速度首次超过中国。但总的来说,中国技能实习生的数量仍旧最多。

最后都来仰慕学习一下日本的先进技术,但大概率不会教给你,却会劝你慢慢熬

这些到日本求生的技能实习生,往往勤劳肯干听话踏实,所以尤其受到日本“3K”(危险[kiken]、肮脏[kitanai]、吃力[kitsui])行业的青睐,而这些行业是日本本地人最不愿意从事的。

所以在实习培训业种标明的70多个工作领域中, 服装、食品制造、金属加工等辛苦行业的企业恨不得在工厂里塞满外来的实习生。

“技能实习培训”制度早已变成了一些企业剥削劳工的幌子。

然而日本的用工荒还是没有得到解决。

2019年7月,日本失业率处于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的最低水平,15至64岁的有工作人口达到77.9%,大约每150个就业岗位只对应100位应聘者。社会岗位过饱和,却始终没有足够的工人来填满这些空白。

所以日本必须进一步采取措施拯救国内劳动力市场。2018年12月,日本政府通过立法,将向大约34.5万外国工人敞开国门,显然,技能实习生是外国工人的重要来源。

谁知入了深坑

过去,对于日本企业剥削外国工人的报道很少,因此日本给国外群众留下了劳动法律体系完备、就业者权益能够得到保障的印象,不然大家也不会对去岛国工作趋之若鹜。

直到近几年,一些日本企业的嘴脸才逐渐暴露出来。

2017年,柬埔寨女工英格在高薪(12万日元每月)诱惑下带着儿子前往日本打工,介绍者承诺会对她进行技能培训,学成之后回国容易找工作。

即使日本经历了停滞的20年,即使柬埔寨增长迅猛,但是人均仍然只有日本的近三十分之一,能去日本学成归国,希望人生从此就好了

然而被分配在服装厂流水线里的她从早上8点工作到凌晨2、3点,每周6天不停转,到手的工资却连承诺的一半都不到。然而她又没法走,一是合同期没到,二是她必须偿还给柬埔寨中介公司约合4000美元的中介费——毕竟她的日本“好”工作就是这家公司介绍来的。

还有被骗到偏远地区干危险脏活的实习生。

据2018年日媒爆料,本州岛东北部岩手县的一家建筑公司利用“技能实习培训制度”,从越南引进了一批劳工,并将其中一些人调派到福岛,在那里处理核废料。

为什么说是“骗”呢,因为招工宣传上写着任务是去岩手县从事轻松的建筑工作,刷刷墙、打打下手之类。

而实际上,一名被骗的越南劳工揭露,他们被卡车载到福岛的核废料除污地点,工作是用铲子将沟渠里的废泥去除,偶尔也给民宅的周围除草。

最让他们郁闷的是,在工作时他们常看到核电站工作人员拿着辐射检测器在到处测试,还问:“这地方危险,你们怎么会来。”

当然是因为钱多!这家公司开出了15万日元(约合1万元)月薪,是很多越南劳工工资的3倍以上,不心动很难。当然,向中介交的高额(100-150万日元(约合6.7万-10万))的中介费也是个天文数字,为了还债也要闷头干。

中间商的这笔差价也是层层转包来的,主要分为国内中介、国内送出机关、日本的监理团体,每一层都要赚钱,最后摊派到可怜的劳工头上的中介费自然也很高。

层层嵌套所以贵啊

这柬埔寨、越南劳工都出事了,数量最多的中国劳工自是难以幸免。最近引起轰动的时间就是BBC调查爆料的“日本剥削外来劳工”。

接受采访的中国工人境况悲惨。在服装厂工作的女子“每天干活都累得腿肿腰痛,头痛到夜里都哭。”“过年时间也没有休息”;盒子厂工作的小哥出现工伤,公司拒绝支付医药费威胁遣返回国。

还有女工,因为自己是唯一的中国女性实习生,被日本领导公然侮辱:“你是实习生,是中国人,在日本我们骂你也只能听着……”

EXO ME???

不过生活和中间商所迫,很多人对侮辱也只能选择忍气吞声,工钱要能按时结也行。

但是对不起,工资也是结不清的。超时工作是常态,超时工作还没有加班费更是自然,甚至有些人连基本工资都拿不到。

当然,这些都被公司否定了,声称自己是合法用工的好公司。

被虐之后

被媒体披露的这些现象并非个例。

日本劳动部调查了6000家总共雇用了26万技术实习人员的公司,发现约有70%的公司违反了非法和无偿加班的劳动法规。

在这种规模化的现象中,部分不堪虐待者会悄悄逃离,到别处自寻出路。

日本《产经新闻》报道,2011年至2016年的5年间,“失踪”实习生人数不断增加,单单中国籍的就已累计超过一万人;仅仅去年一年,就有超过7000名实习生从工作场所逃离,主因便是过低的工资和过长时间的工作。

没有逃离的那些人,一部分选择默默忍受,甚至在日本“企业战士文化”的熏陶下忍到死。

一名菲律宾籍实习生在日本岐阜县从事切割钢板和涂料方面的工作,每月光是超时的工作时长就长达122.5小时,最终因为过度劳累,把年轻的27岁的生命丢在了异国。

当然,也有比较刚烈的另一部分人会寻求反抗。

日经新闻披露,有不堪欺压的女工们联合起来向黑心公司讨要每人600万日元(约合40.3万元)的工资欠款,还找了律师。结果公司直接解雇了她们,然后对外宣布破产:公司没钱了,实在付不起了。

——事情到此还没结束:公司换了个地方,拉着剩余的实习生重新成立公司再次开工了。

这就是被“盯上”的日企常用的免责手法:宣布破产,然后开一家新公司,就能在法律上免责。

按理说,这种丢国家面子的事情出了这么多,日本政府也没个行动?

有的。就在去年12月,日本政府刚刚批准了声称可以防止技术实习人员遭受剥削的措施,还承诺为新工人提供“恰当的”工作条件,包括公平的薪酬和合理的工作时间。

然而,具体执行的时候还是会出问题,深谙日本劳动市场现状的政客们,究竟会不会为了他乡而来的弱势群体惩罚艰难维生的本土企业,就只有自己心理明白了。

最近几年,随着良心媒体的爆料越来越多,过去这种被日企矢口否认的事实暴露在世界眼前。人心总有向善的一面,日本网友对此也是群情激愤,表示这“完全是奴隶制”,长此以往会恶化周边国家对日本的看法。

日本网友说的是对的,不过在日本找到既能够满足企业劳动力需求、又不妨碍企业赚大钱的两全方法之前,“廉价又好骗”的外国人,可能一直是用人的上佳之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