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OPPO在成都举办了新品发布会,此次亮相发布会的新机共有两款,一是OPPO K5,另一个是OPPO Reno Ace。据说,k5极具性价比,而Reno Ace则是OPPO的“王牌”手机,配置上绝对可以吊打同价位的其他品牌手机。

但仅过了几天,关于Reno Ace是一加7t“马甲版”的事情被爆了出来,OPPO这一波“骚”操作,顿时让不少网友老泪纵横。万万没想到,躲得过小米的饥饿营销,却躲不过OPPO的重换马甲。

带着网友被套路后留下的泪水,这期我们就来谈谈OPPO的换马甲事件。

换马甲背后,OPPO难敌清库存的诱惑

Reno Ace的配置和价格出来后,有细心的网友在和其他品牌机比较时,发现内有乾坤。按照网友的说法,Reno Ace的原机型其实是一加7T。紧接着,网友抛出了两款手机的对比。

外观方面:一样的曲面屏,同款的90Hz水滴屏,整体设计都偏简约发放,机身设计偏轻薄圆润,外观没有带来任何惊艳的表现。

配置方面:Reno Ace和一加7T均搭载了高通骁龙855 Plus处理器,图形渲染速度方面要提升15%的性能,测试跑分达到18万以上。

续航方面:两款手机都配备了4000mAh电池+UFS 3.0 双通道闪存+type C接口,支持65W SuperVOOC超级闪充,5分钟内能充27%电量,30分钟可以充满等效4000mAh的电池,官方宣称充电5分钟,开黑2小时。

拍照方面:Reno Ace和一加7T都采用了4800万超清四摄组合,支持OIS防抖。

从对比结果来看,Reno Ace可以说是一加7T的升级版,当然,价格也比一加7T高上一点。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同场的K5也被网友质疑和OPPO子品牌下的Realme x2配置极其相同。而早在Reno Ace和K5出现之前,OPPO就曾经出现过“换马甲”事件。

从之前发布的机型来看,一加一代与OPPO Find5相似度高达99%,特别是Find系列的凯夫拉后盖,成为后来一加的卖点。一加X与OPPO A30相似度100%。后来的一加5以及一加5T,与OPPO的R11、R11s都非常相似。

坦白来讲,按照OPPO推新品的速度和频率,出现撞机的问题再正常不过,只是以前智能手机市场的消费者,对手机配置性能等问题了解不多,再加上信息没有现如今的发达,所以很少有人会去探究。

但夜路走多了难免会碰上鬼。随着智能手机市场逐渐趋于饱和,人们对智能手机的关注从外观、价格等因素,逐渐转移到配置、性能上,再加上网络的发展,人们可以从多个渠道进行信息的获取,OPPO以往百试不灵的“换马甲”做法自然难逃广大网友的火眼金睛。

事实上,OPPO “换马甲”事件层出不穷的原因,很大部分是为了解决库存问题。

2016年是OPPO辉煌的一年,得益于智能手机行业的发展,市场经过普及进入换机期,当时线上渠道还未完全铺展,OPPO凭借自身线下网点遍布的优势,再加上当时中端的女性市场除了同出一门的vivo之外,再没有其他强大的竞争者,OPPO的R系列取得巨大成功。

不幸的是,后来华为借鉴OPPO的中端定位成立了Nova品牌,分流了OPPO与vivo的中端市场用户,两大手机厂商增速放缓。而随着华为、荣耀、小米等手机品牌日趋成熟,OPPO的市场被严重分流。为了抢夺更多的市场,OPPO采取类似宝洁那样的打法,分裂出多个品牌,比如一加、Realme等,虽然是不同品牌,但实际上消费者无论买哪个品牌,都是在给OPPO贡献利润。

但尽管如此,子品牌也无法挽救OPPO日益下滑的市场销量。资料显示,2019年第二季度,OPPO的国内市场的手机销量在华为的冲击下,跌了将近14%。销量下滑导致OPPO库存压力加大,为了清理库存,OPPO不得不故技重施,通过换马甲的方式来大量清理库存。

OPPO旗下子品牌众多,因此换马甲的方式具有很强的可操作性,只要在外形、配置上稍作调整,套上不同品牌的名字,就可以在短期内量产出新的产品。而且由于OPPO本身和旗下子品牌的供应链基本重合,形成规模效应后,还能有效降低成本。

而OPPO之所以要清理库存,一方面是材料成本回收问题,另一方面也是迫于vivo等对手带来的压力。

OV相爱相杀

在手机市场中,一直以来都有一个令人十分费解的谜团,那就是OPPO和vivo两个手机品牌之间到底存在什么样的联系?

要想理清两者的关系,不得不提创办了步步高的段永平。上个世纪90年代,段永平大学毕业后进入家乡的乡镇小厂,这家小厂就是曾经风靡一时的“小霸王学习机”的前身。经过段永平三年的努力,小厂凭借着小霸王学习机年产值达到10亿元,从此,小霸王成为段永平身上的一个缩影。

1995年,段永平离开小霸王后,在东莞成立了广东步步高电子工业有限公司。一开始,步步高的主营产品是学生电脑和电话机,很快,段永平就将小霸王的成功路线复制到了步步高身上。到了1999年,步步高的业务范围不断扩大,视听、通信等业务随之增加。而这时,段永平作出了拆分业务成立三家不同的公司,让大家各自独立发展的决定。沈炜负责通讯业务;黄一禾负责教育电子业务;陈明永负责视听业务。

2001年,在段永平的撮合之下,三家公司共同斥资成立了现如今的OPPO。不过当时沈炜与黄一禾无意投身OPPO,于是陈明永买断了OPPO的股权。2011年,手机行业进入智能时代后,步步高因市场需求推出了vivo,沿用步步高最早之前的渠道进行发展。后来步步高经营不善,vivo被分裂了出来,而原来步步高的几百名员工投身OPPO,OPPO的手机业务以及发展渠道,开始与vivo重合。

分家重整是时代发展变革的必然结果,但由于深受步步高的影响,两个品牌无论是在产品定位上,还是发展渠道、宣传手段上都极其相似,而这种相似在市场发展的早期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因此双方之间的关系能很好的保持在互不干扰的温和状态。

然而这种平静的状态很快就被打破,双方仍难逃同行皆是冤家的宿命。随着智能手机市场逐渐趋于饱和,手机品牌的市场份额之争越演越烈,定位相同的OPPO和vivo之间的竞争也不再如此前那样温和。

前段时间,OPPO旗下的一加公布了来自三星研发中心画质分析部的行业首个90Hz实验报告,此次报告实验对象为一加7 Pro,实验结果显示,一加7 Pro的90Hz流体屏,采用了三星AMOLED最新技术,其动态画面响应速度相比之前的60Hz提升了40%,能给消费者带来更为流畅和舒适的显示效果。

但有趣的是,vivo的高管曾经发过一篇微博,说2K屏和90Hz流体屏其实更像数字党,实际上没有什么性能表现,只是徒增耗电而已。表面上看,这虽然是在暗讽一加,但其实仔细一想,难道不也是在讽刺OPPO?

而早在vivo高管暗讽之前,OV双方已经开启了激烈的竞争模式。华为一马当先,小米远在后头,只有OPPO和vivo的市场份额处于咬紧状态。于是,为了争夺老二的地位,双方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在上演你追我赶的激烈竞争。

在2018年之前,OPPO的市场份额排名一直都在vivo之上,然而2018年第二季度,vivo推出性价比手机Z1后,出货量迅速增长了三成,到2018年第三季度,vivo首次超越OPPO占据老二宝座。紧接着,2018年第四季度,OPPO对标vivo的Z1、小米等性价比手机,推出了K1。之后,OPPO再次以微弱的优势领先vivo,成为老二。

不过可惜的是,进入2019年,OPPO不仅被曾经的小伙伴vivo迎头赶上,还开始大幅落后于华为的子品牌荣耀。2019年Q3报告显示,国产手机品牌市场占比排名中,华为凭借20.24%的占比高居榜首,其次还是华为的子品牌,荣耀以14.21%的占比位居第二,而在2018年与华为有着一步之遥的OPPO,以11.25%的占比排在第四。

或许是有鉴于对手们带来的压力,OPPO急需在短期内增强竞争力,以便缩短彼此之间的市场份额差距,防止被对手,尤其是与自己定位相同的vivo进一步蚕食现有的市场份额。但关键在于,智能手机属于高科技产品,行业本身的发展已经进入成熟期,想要研发出新的技术并应用到产品上,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金钱。

显然,OPPO等不起。为此,OPPO不得不在产品上做一些折中,通过换马甲的方式,在短期内迅速推出可以量产的新品,好提高销量,缩短与对手之间的市场份额差距。坦白说,OPPO的这种打法的确打不过竞争对手,但对其销量的提升还是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基本可以缓解一下困境,稳住阵脚。不过,OPPO真正的危机并没有因此解除。

最后结语

自三大运营商和中国广电发放5G商用牌照后,5G就成了智能手机行业无法绕过的一个话题。在步入5G商用元年之际,华为、vivo、小米等品牌相继打响了5G手机市场争夺战。华为、中兴、小米率先发布了5G手机,紧接着,vivo也不甘示弱,接连推出了两款5G手机,并将5G手机的价格拉低到4000元以下。

面对即将来临的市场红利,这些智能手机品牌都在保证自己的核心技术不被落下,为此,各大厂商都在竭尽全力,尽一切努力扩宽市场的占有率,增加自己手中关于未来的筹码。而反观OPPO,在其他手机厂商都推出5G手机后,OPPO也发布了 Reno Ace和K5,不过这两款都不是5G手机。尽管有传言OPPO的5G手机将在12月份推出,然而面对本就实力强夯,又早已推出5G手机抢占了部分市场的对手,OPPO未来仍道阻且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