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网上有句流行语:2019年是过去10年里最差的一年,却是未来10年里最好的一年。

没想到2020开年仅用一个月就做出了证明。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在给全国人民带来严重健康风险的同时,也给经济和企业的发展带来了异乎寻常的挑战。

原本应该是文化旅游、酒店餐饮、交通运输、影视娱乐等服务消费类行业大放异彩的时刻,如今这些行业却成了最受疫情冲击的领域。

1

疫情冲击下的企业

春节本身是餐饮旺季,2019 年春节期间(除夕至初六),全国零售和餐饮企业实现销售额约 10050 亿元。但是今年,因为不鼓励聚餐等因素,餐馆的堂食几乎是没有生意的,较以往下跌了80%-90%。很多企业在春节期间囤积了大量的食材,由于疫情来的太迅猛,食材无法消化,这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同时,企业运作还有人工、租金、还贷款等方面的开支。

前几天一篇关于餐饮巨头西贝贾国龙的专访文章刷屏,在接受专访时,他表达了自己的担心,坦言倘若疫情在短时间内得不到有效控制,西贝账上的现金撑不过三个月。

有人根据海底捞财报算了一把,海底捞员工成本是 8.36 亿元/月,以海底捞预计不足 30 亿的现金储备,不算原材料成本也只能撑 3 个月。

2019 年春节假期,全国实现旅游收入 5139 亿元。而今年春节,全国主要景区都已经暂停营业。

与旅游相关的还有交通出行, 基本上除了必要的交通,出行市场在春节期间处于停滞状态。

受到旅游和出行的酒店业明显受挫,大量酒店的停业,少数开业的也仅有低于4%的入住率。

2019 年,春节档票房为 58.59 亿,今年,原定 2 月 14 日上映的 15 部电影集体撤档另外,剧组目前也都已经暂停拍摄,这意味着后期影视剧作品地供给可能会不足,从而进一步影响行业收入。

除此之外只要是有线下业务的,都会在本次疫情中受到影响,比如线下教育、KTV、网吧……

2月6日,知名IT培训机构“兄弟连教育”,在微信公众号中表示因受疫情影响,即日起,兄弟连北京校区停止招生,员工全部遣散。

2月7日,北京知名KTV“K歌之王”受疫情影响,K歌之王宣布将于2月9日,与全部员工解除劳动合同,如果有30%员工不同意这个方案,公司将进行破产清算。

不管是西贝还是海底捞这样的巨头,还是兄弟连教育和K歌之王这样有一定体量的企业都是如此艰难,那些更加小微的企业处境可想而知。

在几乎戛然而止的消费端的对面,生产端正遭受更多因素的影响,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企业也正面临一场生死之战。

根据《中欧商业评论》调研995家中小企业后的报道,受疫情影响,29.58%的企业2020年营业收入下降幅度超过50%,58.05%的企业下降20%以上。同时,85.01%的企业维持不了3个月生存。

而根据此次疫情防控专家张文宏教授的分析,疫情防控的最好情景是2到3个月内全国疫情得到控制,中间情景可能持续半年至一年。

2

政策扶持,共度时艰

民营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是我国经济的中坚力量,我国中小企业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背后是千千万万个如你我一样普通的人、普通的家庭。

他们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此次疫情突如其来,并非企业自身的经营问题,企业单独难以承担,需要政府号召、动员,媒体宣传,政府、金融机构、企业、员工等全社会力量一起行动,共同分担。

根据报道显示这些中小企业主要压力来源于员工工资和五险一金占62.78%,其次是租金占比13.68%,偿还贷款占13.98%,三项合计占90.44%。

因此,政府很有必要及时通过返还、减免、延期等方式,直接减轻中小企业税费、租金、社保、物流通行等支出。例如,返还社保、失业保险费,允许企业在疫情防控期间与员工协商薪酬等。目前已有政府部门近期出台了企业应急扶持政策,其他地方政府也需要尽快出台和落实相似政策。

前几天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提出一个观点,向民营企业返还一个月的税金,约6600亿元。这笔“返税红包”,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公平直接,虽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是可以让万千企业看到希望。

中国人民银行、财政部、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也已颁布了若干支持政策。对有发展前景但受疫情运行暂时遇到困难的企业,不得盲目抽贷、断贷、压贷,对受疫情影响严重的企业到期还款困难的,可予以展期或续贷,通过适当下调贷款利率、增加中长期贷款等方式。

有实力的商业企业,也应该考虑减免费用。例如,万达、大悦城等500多家商业物业主,已经宣布主动减免商户租金。

如果政府减免补贴能力有限,可以允许企业在疫情期间及经营恢复期的房租、人员薪资等税前抵扣。

如果疫情影响持续半年至一年,前述政策很可能还不够。此时,需要进一步升级金融救助方案,政府金融站台、信用背书。可以考虑由财政出资,甚至发行特别国债,成立国家及地方中小企业救助或者振兴基金。

归根到底,外力终究是外力,企业自救还得靠自身过硬。

每一次危机发生的时候,总会有大量企业死掉,也会有一些优秀企业冒出来,2003年的SARS,造成大批零售企业倒闭,而京东、淘宝趁势崛起;2007年iphone的横空出世带来了大量手机企业的衰落,也成就了小米的崛起和华为的第二春。

危机的时候,往往是企业重新思考顾客价值、创新业务最好时机,也是企业实现蜕变关键时刻。除了创新业务,企业还需要大规模削减成本、提高运营效率。

危机来临的时候,没有人能躲得过,唯有强者才能存活,唯有自强才能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