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疯狂的围追堵截下,华为似乎找到了一条缝隙。

先是1月28日,英国政府表示,将允许中国的华为公司“有限”地参与英国5G网络建设——限制华为在5G基础设施中占据不超过35%的市场份额,并在敏感的网络“核心”排除华为设备。

1月29日,欧盟也发表了5G安全指南,明确表示不建议成员国禁止任何公司参与5G建设。

2月13日,法国经济和财政部长勒梅尔接受法国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华为公司不会被排除在法国5G网络设备供应商之外,但法国在发展5G网络时存在“限制”以保护“法国的主权利益”。

显然,这是美国和它的欧洲盟友就华为问题的“有限”战争。

作为美国的核心盟友,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领导的英国政府作出的关于华为的决定,让美国过去几个月的努力化为泡影——此前特朗普不停地派出他的国务卿、副国务卿等官员造访伦敦给英国施压——也引发了美国政府强烈的不满。

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在英国宣布有关华为的决定后表示,特朗普政府已经非常清楚地向英方表达了对该决定的失望。

美国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色厉内荏地谴责道:“如今允许华为建设英国的5G网络,就像是冷战时允许克格勃(KGB)建设英国的电话网络。”

另据英国《金融时报》2月7日报道称,在英国宣布当天,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给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打了一通电话,“大发雷霆”,暴跳如雷地指责对方,特朗普的话“非常难听”。

不过英国情报部门表示,英国政府的决定不会影响五眼联盟(Five Eyes)——美国、英国、加拿大、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之间的情报共享,并承诺发展替代电信设备供应商。

澳大利亚是目前西方大国中唯一追随美国禁用华为5G技术的国家,英国的决定同样让澳大利亚的政客恼羞成怒。该国政客先是通过媒体曝光了英国外交大臣拉布2月6日访问澳大利亚、与情报部门负责人的私人对话内容,然后取消了澳大利亚联邦情报委员会代表团原计划3月下旬访英的行程,转而访问美国。

“华为的诱惑难以抵挡:现在就能用低成本建成下一代电信系统。”英国《金融时报》援引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高级研究员乔纳森·希尔曼(Jonathan Hillman)的话表示,“成本战胜了安全,而且只有提供更有吸引力的选项才能与之竞争。”

此前,英国政府收到的行业警告称,封杀华为可能意味着英国的5G建设将被推迟两到三年,给经济造成数百亿英镑的损失。

这是1月31日刚宣布脱欧的英国所无法承受的经济损失。

对德国、法国等欧盟国家而言,他们面临同样的困扰。尽管诺基亚和爱立信都具备建设5G网络的能力,但需要更长的时间和更高的成本。

而美国之所以在华为问题上张牙舞爪,却又只能靠威逼利诱盟友来遏制和打压华为,则因为美国没有一家能与华为、诺基亚和爱立信相抗衡的5G设备制造商。在英国做出关于华为的决定后,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建议美国收购诺基亚和爱立信的控股权,以帮助打造一个比华为更强大的竞争对手。

不过这个建议很快遭遇了挫折。思科系统公司(Cisco Systems)CEO罗卓克(Chuck Robbins)明确表示,思科将排除收购电信设备制造商诺基亚(Nokia)和爱立信(Ericsson)的想法,理由是,不符合思科的财务状况或战略。

2月9日,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在接受BBC一档高端访谈节目时表示,西方国家对华为的封杀与中世纪的“猎巫”如出一辙。他强调,华为是一家民营企业,与中国政府没有任何关系,他们唯一的“问题”就是因为他们是一家中国公司。

他还表示:“当然,我们对英方的决定并非100%满意,因为英方给华为设定了35%的市场份额上限,这不符合英国自由经济和自由竞争的原则,但英方的决定仍是值得欢迎的。”

美国对华为孜孜不倦地打压显然不会就此打住,各方的博弈还在继续。

2月6日,华为宣布其已就美国Verizon公司的专利侵权行为向美国得克萨斯州东区和西区法院提起诉讼,并索赔逾10亿美元。华为指控Verizon窃取知识产权,并要求Verizon为使用华为的约230项专利支付专利费。

2月13日,美国检方指控华为从六家未点名的美国公司窃取技术。美国司法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此案中的新指控涉及华为及其几家子公司的数十年努力,目的是盗用知识产权,包括从六家美国科技公司(盗用知识产权),以发展和运营华为的业务。”

近日,美国的政府官员又在慕尼黑为打压华为开拓了新战场。

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2月14日在德国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呼吁各国在建设5G网络时远离中国电信巨头华为。这位美国最高立法官员恫吓台下的各国官员们说:“中国正试图通过其电信巨头输出其数字专制,威胁对那些不接受他们的技术的人实行经济报复。美国通过把华为纳入我们的实体名单限制其与美国公司交易而承认它是国家安全威胁。各国不能为了财务上的方便而把我们的电信基础设施拱手让给中国。”

不过佩洛西很快遭到了现场的中国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傅莹的挑战,她质问佩洛西:“就我所知,世界运作的方式是,技术是一种工具,自从中国40年前开始改革后,引入了各种各样的西方技术,微软、IBM、亚马逊,他们在中国都很活跃。

自从我们开始1G、2G、3G和4G以后,所有的技术都来自西方发达国家,而中国保持了它的政治体制,共产党领导的政治体制取得了成功,没有受到技术的威胁。可为什么如果把华为技术引入西方国家的5G,就会威胁政治制度呢?您真的认为民主制度这么脆弱,华为区区一家高科技公司就能威胁到它?”

傅莹的提问引来了观众席中的掌声。佩洛西回答道:“对在座鼓掌的人,我要说,华为是通过逆向模仿美国的创新技术起家的。这是他们起家的主要方式之一。”

特朗普的马前卒美国国务卿麦克·蓬佩奥和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也都参加了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并可以想象他们对华为和中国的喋喋不休,此处略过不表。

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柏林接受路透社副总编加洛尼专访时再次强调,华为是百分之百的民营企业,是靠自己的汗水、智慧,凭借市场竞争发展起来的。

“美方动员国家力量,甚至调动其盟友对华为集中打压,恐怕就是因为华为发展得太好了。美方不能接受别国企业在经济、科技领域崭露头角,是出于一种阴暗心理,不希望看到别的国家也发展起来,不愿意看到别国企业也能够做大做强。”

他还表示,包括英国、德国等国家在维护好本国通讯基础设施安全基础上,愿意给其他各国企业包括华为提供公平竞争的环境,“我认为这是符合市场规则的,也是独立主权国家作出的明智和正确选择。”

2月16日,佩洛西在慕尼黑全球安全会议上再次敦促各国在建设5G网络时避开华为。她说,从国家安全、经济和价值观等各个角度来讲,华为都是一个错误的选项。

华为虽然在国际社会上,至少是在英国和欧盟,赢得了一丝喘息的机会,但面临的挑战依然很多。

2018年12月1日,加拿大应美国当局要求逮捕了华为创始人任正非长女孟晚舟,至今已经过去了14个月。2020年1月21日,孟晚舟引渡案在温哥华市中心的卑诗省最高法庭开审,结果难料。

2019年5月,应特朗普政府的命令,谷歌切断了对华为在多种安卓硬件和软件上的支持,涉及最新版安卓手机操作系统以及谷歌地图、Gmail、Google Play商店等热门应用;英特尔和高通也对华为断供。

该禁令直接扼杀了华为手机业务赶超苹果和三星的势头,尤其是它的海外手机业务受到的影响几乎是毁灭性的。

根据1月31日Strategy Analytics最新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第四季度,苹果以19%的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份额位居第一,三星第二,华为则跌至第三。2019年Q4华为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为5600万部,与2018年Q4的6050万部相比同比下滑7%。过去一年,华为的全球市场份额已从16.1%降至15%。

如果华为无法解决断供的问题,相信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它的海外手机业务将被迫收缩回国内。为了保证出货量,华为将不得不跟国内的小米、OPPO、vivo等争夺本就竞争异常激烈的中国市场,市场就这么大,就必然造成一种竭泽而渔的现状,也必然会引起其他手机厂商的强烈反弹。

过去一段时间,雷军、卢伟冰等小米高管在各个场合对华为这个“友商”的含沙射影和不满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或许正如华为公司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2019年12月31日的新年致辞中所言:2020年将是华为艰难的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