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疫情当前,社会百态毕现。

复工潮正要开始,神舟对京东的一纸诉状向我们撕开了疫情可能引发的经济隐患,以及当京东这样的大企业无法承担社会责任时,给上下游生态带去的生死存亡之威胁。

事情的来龙去脉是这样。

2月20日,神舟电脑在微博公开指责京东,称其拖欠其3.383亿的货款没有归还,并将京东告上了法院。神舟电脑董事长吴海军在微博上也向京东和刘强东喊话,称“欠账还钱,天经地义。我们正式起诉京东!”

对此事,京东似乎并没有太放在心中,只用了旗下小号京东电脑数码微博回应:因为神舟违反协议条款,才导致其未结算货款被暂缓支付。

在京东的回应,也证实了欠款之事属实。

可能是京东欠债却有理的态度激怒了神舟,第二天,神舟再次发布声明,含泪控诉“京东五大酷刑”,1、产品搜索降权;2、不让参加任何活动;3、缺货产品不予订货;4、全线产品下架;5、不予结算货款。

根据神舟方面的描述,此事主要起因于去年下半年,京东强制要求神舟支付1559万元的“返利”,被拒绝后,京东直接扣留了神舟3亿多现金的货款,至今未给。

“京东的通行套路是,逼我们短时间卖掉货,否则就算滞销。卖了却又拖着不给钱,然后就要求我们找他(京东)贷款。”

这种操作简单点讲就是:我欠了你钱,但我还问你要钱,你要是没钱呢,我就把你的钱贷给你,你给我利息——Excuse Me???

此外,京东还试图用各种办法对神舟加以威胁。“京东几天前跟我们开了个5分钟的在线会,就5分钟。内容就是要钱,否则就把神舟清盘。”

法院判决之前,我们尚无法洞察全部真相,但投资者的眼睛是雪亮的——受此事件及其他因素影响,自2月20日-24日,京东股价从42.99美元下跌至40.42美元,市值蒸发40.4亿美元。

笔者还注意到,深圳市神舟创新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史俞馨在媒体专访中转述吴海军的话点出了事情背后的另一层逻辑:我和刘总都是江苏人,都是从农村出来的,(刘强东)你有必要为了这点儿小钱难为兄弟吗?

所以神舟差得不只是钱,是咽不下这口气。

“兄弟”反目不只关乎3亿现金,还关乎万千小企业的利益

在这次事件中,京东没怎么出面,除了小号发声明,就只是简单地对媒体表示:“对于双方的争议,我们相信法律会作出公正的裁决。”

神舟方面有较多发声,他们在媒体专访中的几段话,引人注意:

“我们目前已经复工了……在现金流上,公司资产负债率不高,在银行的信用额度也很充足,所以,在资金这方面我们没有什么担忧。”

“反应这个事情,并不仅仅是从神舟一家公司的角度去看,而是触类旁通,疫情一来,我们看到很多中小企业在抱怨现金流不充裕,而刚刚过去的1个月,很多中小企业没有开业,这意味着没有收入,但是硬性的支出却没有减少,包括房租、人员工资等。”

“国家和政府已经在社保和公积金等方面给了中小企业很多支持,但现在让银行给中小企业放贷,按照银行的内控和管理流程,整个下来也要几个月。”

“而这些处于优势地位的平台,或者说是处于垄断地位的大企业,他们只要把拖欠中小企业的钱给他们,小企业就可以转起来了,这就相当于救活了中小企业。”

“实际上,国资委对这方面也非常重视,国资委专门开会,要求所有的国有投资公司对旗下的三角债立即予以偿还。去年12月,工信部立法解决拖欠中小企业贷款问题,规定货物款账期不超过30天,最长不超过60天。”

上述内容中可看出,神舟电脑还不至于困窘到无法周转资金的程度,在这个节骨眼向京东讨要欠款、诉诸法律并在社交媒体上频频发声,是因为他们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了。

疫情当前,面临经济困境的小企业千千万,而除了银行给中小企业贷款这一条路之外,还需要大企业不恶意拖款。3亿对于京东这样的大公司而言,乃山之一毛,但却是小企业们保命的钱。

如果开撕京东的不是神舟这样略有一些名气的企业,会引起媒体和公众关注,而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企业,那也只能吃哑巴亏,一叶扁舟怎可能干得过“京东号巨轮”呢。

欠账还钱,天经地义,更何况是非常时期。

比寒冬更冷的,是大企业作恶

“京东都是拿着供应商的钱在周转好吗?”

“小心这种常把兄弟挂嘴边的人!拿别人的货做自营,用别人的钱搞返利,拖欠款,再放贷,玩得一手好套路。”

“京东压神舟款事件是中国强势甲方押款的代表事件,我可以说几乎百分之百的强势甲方会去压乙方的货款。”

可能是引发了许多在寒冬中吃不饱饭的小企业和小人物的共鸣,在关于神舟与京东的文章评论区,网友们大多站神舟而不看好京东在这件事中的所作所为。

事实上,京东和神舟的纠纷并非个例。笔者整理资料发现,小企业从入驻京东的一刻开始,双方的不平等条约就已经形成。

京东前员工曾在脉脉上爆料,京东这样的平台与商家的关系有着非常明显的“店大欺客”行为。“京东与供应商的货款,跟天猫淘宝不同,天猫淘宝是只要消费者确认付款钱就到了商家的支付宝账上。京东不同,京东是消费者确认钱到的是京东账上面,然后平台想给你多少,看采销的心情,其中采销以付款卡供应商的不在少数,很多京东采销付款的时候或者搞活动的时候会让供应商来北京开会,其实就是捞油水。”

这与神舟方面的表述对上了:“合同是京东给的模板,返利那块一片空白和斜杠,要多少都是他们说了算。”

中小企业款项被拖欠,早已不是新鲜事。生鲜电商平台呆萝卜、社交电商平台淘集集,都曾在2019年下半年被曝出拖欠供应商资金。

疫情当前的特殊时期,准时偿还贷款,是判断一个企业是否有责任感的重要标志。

诚然,京东在疫情期间发挥了其物流的作用,启动驰援物资的特别物流通道,刘强东还喊话“致敬坚持奋斗在一线的全体京东物流兄弟们”。但是我们并不知道,在这样的工程背后,是顶着生命危险去工作的京东员工,和被京东拖欠贷款而长期被压榨的小商户。

我们承认京东在疫情期间有所表现,但这些工程,不应该建立在卸磨杀驴、让更多弱势力活得更惨的基础上。这样的情况,更不应该出现在像京东这样的头部电商大平台身上。

亲兄弟也要明算账。一边喊兄弟一边弄得兄弟没饭恰的,不是真兄弟。

京东不该忘记,曾经众人拾柴火焰高,是千万小企业铺路,让它能走到现在——越是困难的时候,越是要为众人铺路,而不是反过来成为压垮众人的最后一根稻草。

截止发稿前,打开神舟电脑的京东自营旗舰店,其商品已全数下架了,吻合了京东此前威胁神舟的“不然就清盘”,也印证了京东对不听话商家的“日常”。

凛冬已至,到底是“东”带来了“冬”,还是“冬”把“东”的真面目揭露了,我们并不需要关心,但必须给神舟这样敢于撕开冬天真面目的企业点赞,助力冬天的寒冷尽快消除,让更多普通人能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