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蜂巢TMT:激进,是一团难以扑灭的火-烽巢网

虽然我渴望天长地久,但如果那只是一种奢求,那我不如只求拥有过。

我们执着于记忆,觉得是记忆定义了我们。但定义的始终,是我们发生过的行为。

过去我想创业,现在创业了,发现创业创造了现在的我,失去了过去的我。

每日每夜,把生活的信仰砸进了所谓的追逐的梦想里。我不甘,不甘于落后,但我发现思想有时候会阻隔前进的意识,而这种意识就把事情的进展决断。

心生,是种种魔生。

心灭,则是种种魔灭。

最近我的感悟颇为深刻,也很煎熬。

归根结底是累的,是我载着创业迷茫在猛打失落的方向盘,是工作压力周旋方案下的力不从心,是太过急切认真的想做好每一件事。

我甚至不知道这件事这个人是否会隐藏利欲的熏心,而我又是否会被庸人翕张,但这个社会不就是这样吗?

宁愿前方布满荆棘,仍要去闯。

创业蜂巢TMT:激进,是一团难以扑灭的火-烽巢网

我甚至被我描述的这句话,看到了魔灭之后的透彻。

友记打趣我道最近是不是被毁容了?的确我最近脑子有些混乱,和毁容没过多差别。因为我所处的环境,和他相比是巨大的相反的布满压力与繁琐的,这让我显得浮躁,急切。

被生活磨砺的事情多了,也就变得难以发泄,我甚至开始一次一次跑错发布会的地址,那种被脑子空洞放了鸽子的假象与痛楚非常尴尬...也让我一度陷入时空错乱的挣扎感。

麻木,在不被看好,不被欣赏的局面下,我像是个孩子被闷在蹩脚的坛子里,我知道外面还有梦要追。我始终觉得人如果没有梦想,和干枯的躯壳没什么两样,还不如别了这个世界。

很多人对于在电脑前工作的人群,不是很理解,不知道这种工作的泪点在哪里。

IT,科技,互联网?这个行业对他们来说,好像只是敲键盘的、冰冷的、技术的、高薪的、这个高薪的定义又是什么呢?是高还是低,都没有绝对。想要的得不到,而得到的往往是矛盾的,这就是差距,也是归属生活的。

一个好友公关甚至在微信里,帮我算了下最近我写了几篇稿子,感慨我赚钱是如此的轻松和容易。我听了之后感觉不知道和他说什么,这种直面,对我来说甚至有种凌辱感,酸甜苦辣个中自知,我想他更应该看看我之前写过的生活感悟。

9年来我和同事尝遍了中关村的各个大小馆子,上上下下,风风火火地把青春的影子播放在一格一格的玻璃窗前,我到现在还会为朵颐突来的大块儿排骨开心很久,觉得当天的自己是幸运的。

创业蜂巢TMT:激进,是一团难以扑灭的火-烽巢网

许多时候更是要感受生活,体谅生活,珍惜生活。

幸运的事总是让人一时开心,但是倒霉的事确是接踵而来,一件一件铺张的让人心力憔悴。有人说倒霉是自己心态的问题,需要调整,那幸运的事就是自然而然的吗?

许多时候面对与外界触碰的心情,是模糊的,是需要把镜子里的自己擦拭通透的。

我甚至一度想过放弃,我害怕负能量和懒惰齐步上身,我也害怕接触负能量的人,因为我真的是个海绵体,愿意站在别人的角度上,不断吸收滋养,直至自己病态的发作。

我害怕自己再也写不出灵感来,但我真正害怕的是自己在梦想枯竭之前身体就垮掉了。

前段时间,我和好友又去了一趟管氏,不是我们非要定点扎营在那,因为看我朋友圈的人一直发现聚餐都是在处在管氏的桌面儿上。

但实际上我们是真的习惯了,是我的习惯也是友人的习惯,因为那里填满了周末的喧嚣热闹,还有举手投足跳跃着的青春代入感,当然管氏的确是我个人最喜欢的地方,原因是自由,放松,还有北冰洋。

我和朋友说,我现在...可能最大的感悟就是想生场重病,然后安静的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把家中书架上那些亚马逊同京东购买的未拆封的书籍一本一本的看完它。

因为我真的不想再把自己乐观的外表,演绎的淋漓尽致了。

写于2017年4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