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8日,苹果新款iPad Pro和Macbook Air如约而至,但消费者根本就买不到。不仅如此,自春节后,苹果iPad系列产品已经全线供货紧张,由于供应链与高涨的网课工具需求,iPad系列产品在中国核心城市已缺货许久。

3月13日后,苹果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线下零售店已经全面营业,但供应端仍然捉襟见肘。一周后,苹果实施了限购措施。

苹果分销商:无货可供

作为成都的苹果分销商,梁雷告诉亿欧,自2月中下旬学校开始上网课起,川渝成都地区iPad的销量出现反常上涨,其中iPad卖得最好,分销商的价格甚至比官网还高,而此时官网已经无法发货。

梁雷收到的iPad Air和iPad mini系列的咨询很多,其中iPad mini库存很少,整体只有iPad的30%~40%,许多用户只能被迫选择iPad。按照梁雷估计,仅2到3月的iPad销量就超同期30%到40%。但此时大多分销商销量已无法上涨,原因是“没货可以卖了”。

知名数码博主“豆子发了芽”告诉亿欧,事实上从1月底开始就有不少对iPad的购买咨询,当时分销商无法发货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仓库仍在关闭中,许多电子卖场仍处在关闭状态,只有独立仓库的经销商或分销商具备部分发货能力。

缺货同样带来了报价的上涨。由于线下价格体系可以不与苹果保持一致,多个iPad产品线已经超过了官网售价。以iPad Air 3标准版为例,2019年12月的报价还在3000元出头,在今年已经超过4000元的高位,高配置256G内存版本也有1000元的涨幅。

同时二手iPad也出现了不同幅度的上涨,“豆子发了芽”发现,甚至有用户在2019年购买的iPad在2020年春节期间还能高于购买价售出。

产品需求高涨,也带来了旧产品的维修更换需要。自2月中下旬开始,梁雷所在的成都市场出现了为iPad更换电池的需求。

梁雷解释,为了满足家中孩子上网课需要,许多家庭翻出了老型号产品。为了应对这一需求,梁雷和团队在春节后只能依靠库存进行售卖,一直到3月才补了部分差量,但实际需求仍无法全部满足。

除了各地经销商,线上电商也出现了断货情况,包括京东、天猫在内的电商平台,以iPad为主的iPad Pro、iPad Air、iPad mini等产品仅少量SKU有货,多以高配版(1T或蜂窝网络版本)为主,其余库存也已告罄。

事实上不仅仅是平板,由于疫情带来的供应问题,苹果已在3月初向零售店员工警告,iPhone短缺已经影响到了顾客换新,顾客需要2到4周内才能完成换新,此外个别零部件缺货压力依然存在。

此外新浪科技援引媒体消息,现有iPhone的库存可能会到4月、甚至之后更久时间都处于低位。有消息人士表示,供应商正在尽最大努力进行生产,但是延迟不能太久,否则将影响苹果下半年的新品销售策略。

另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均来说,iPhone供应链的供应商目前的产能只恢复了30%至50%左右。“iPhone供应链受阻将可能延续到4月,从劳动力短缺到物流运输,目前仍有许多障碍。”

富士康作为iPhone主要代工厂商,在2月10日迎来了郑州工厂复工的第一天。

为了尽快提高产能,富士康推出了新的激励措施。据腾讯网报道,郑州富士康近日推出“防疫返岗激励奖”,激励对象为iDPBG(数位产品事业群)郑州在职员级员工(不含阳光工场),每人奖励3000元。

3月18日,富士康武汉工厂得到当地政府复工审批,已有首批员工返回园区,富士康对外宣称,未来将分批有序复工,但不对具体片区复工情况作出回应。

高额奖金之下仍有不少用工缺口,而且用工缺口也加重在职工人劳动负担,有工人奔着高额奖励金,却被“每日手撕6000台苹果手机胶膜”或“每日搬运7000多块模具”劝退。

但富士康仍有信心恢复产能,路透社的报道称,富士康计划在3月恢复80%产能,力争4月恢复所有产能。此外有消息称,为保证iPhone 9如期上市,苹果有意分流订单给比亚迪,以加快该产品量产。

网课,iPad缺货的“罪魁”

除了疫情引发的供应端、物流端供应不足,高涨的消费需求也是此次缺货的根本原因。

第一季度一般是苹果产品的销售淡季,尽管中国地区有春节促销,一般来说前一系列产品才在上一年9月发布,多数消费者高涨消费需求已逐渐下降,因此苹果供应端在一季度常规获得的订单并不多,而这也让反常的高涨需求加剧了库存的消耗。

据《日经亚洲评论》3月上旬报道,由于中国日益高涨的网课需求,iPad系列产品变得畅销。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苹果公司已经把上半年最新iPad机型的生产订单提高了20%。目前iPad系列产品的短缺情况可能要持续长达4周的时间,尤其是便宜的型号,供应根本无法满足需求。

而造成iPad需求上涨的“罪魁祸首”就是网课。

据钉钉数据,自2月10日复课起,钉钉启动的“在家上课”计划向全国大中小学开放“在线课堂”功能,在一个多月时间里,全国14万所学校、290万个班级在钉钉开课,覆盖全国30多个省份的1.2亿名学生。全国350万人民教师在钉钉上当起了主播。

虾玩科技负责人虾叔对iPad系列产品定义为“买前生产力,买后爱奇艺”,但此前在家庭中定位“被限制的娱乐工具”的iPad正变为“可靠的学习工具”,受到家长热捧。

不仅是学校的日常课程需求,复课也拉动了学生课余学习,进而更带动了iPad的使用需求。

资深教育从业者方圆就职的K12艺术教育公司就深切体会了家长的“焦虑”,方圆收到众多家长购买iPad困难的反馈,由于该平台课程特殊性,需要借助iPad才能完成教学,对设备版本也有较高要求,需要新版的iPad、iPad Pro或iPad mini 2以上型号产品才可以支持。

家长遇到的问题还不是缺货,各大电商平台延迟发货或不发货才让家长焦虑,方圆和同事只能在社群中尽可能了解哪家电商平台可以发货,帮助家长第一时间获取货源信息。而学生群体中每100人就有3到4人因为设备问题无法完课,甚至有的家庭因为没有iPad无法完成课程。

自2月中旬平台开始复课,方圆就发现原本日常仅有60%的到课率飞速提升至85%,但这并没有推高销售业绩,甚至更多报名试听课的用户因为没有设备而放弃试听。

缺货的另一原因也来自于各地经销商准备存库不足。在去年12月,“豆子发了芽”已经和业内朋友聊到了3月18日苹果即将发布的新品,根据供应链消息,“豆子发了芽”和各同行也有意压低手头iPad系列与Macbook Air产品线库存。

“豆子发了芽表示,春节前后是消费更替期,消费者在有预算的情况下会“买新不买旧”,作为经销商和分销商,谁也不希望手头压货,有意不进货也成为春节前正确的选择。但突如而来的疫情让经销商们都无法补进新品,包括无法响应旧产品订单。

但梁雷对于苹果旧型号产品的销售保持看好,特别是此次iPad Pro和Macbook Air系列更新,尽管大多用户仍会选择新型号产品,但新产品的上市会加速旧产品降价,对用户吸引力更大,这也是梁雷仍旧保持iPad老产品补货状态的重要原因。

教育智能硬件:科技公司的下一个主战场

尽管近年平板市场仍未回到2015年的高峰,但得力于教育信息化,特别是中美两国在线教育的快速发展,平板产品需求被进一步推高。

据IDC公布的最新数据,2019年全球共出货2241万台平板电脑,得力于在2019年9月推出的10.2英寸iPad广受欢迎,苹果借助856万台,38.2%的市占率成为全球最大的平板电脑生产商,中国华为、小米、联想分别以737万台(32.9%)、123万台(5.5%)和76万台(3.4%)分列出货排行榜二三四名。

在消费级市场,教育成为拉动平板电脑市场向好的重要原因,平板电脑消费市场一改2018年的颓势,在2019年实现6.7%的同比增长。而此次网课需求也在疫情下带来反常影响,或许原本下跌的销量会在此次需求中逆势上扬。

教育市场一直备受苹果青睐,时任苹果CEO蒂姆•库克(Timothy Donald Cook)就曾表示,自1978年起苹果就对教育市场关注有加。那一年,苹果就与明尼苏达州计算机协会达成协议,明尼苏达学生有权使用500台Apple II计算机。

2018年在莱恩科技大学(Lane tech)发布会上,苹果发布的iPad所瞄准的就是教育市场,支持Apple Pencil让这款产品得到学生与教育工作者青睐;此外在企业级应用上,苹果也为教学机构提供诸多管理服务,包括课程管理Classroom、电子版作业软件Handdouts、教育办公软件Activiies等,借助ClassKit框架,苹果选择与PC走出差异化道路,以to B的方式打开了更大的消费级市场。

苹果联合开发者对教育管理市场提供IT到部署的全面服务,针对K12教育市场,苹果支持设备到云服务的全部署,教育客户可以根据个性化需求采购对应的教育设备,苹果甚至提供免费的基础 iCloud 存储服务,在iPad OS上线后,更多的开发者将借助跨平台开发教育应用,以满足教育工作者的管理需求。

同样在苹果还拥有数十万个教育类APP,Apple Store在2018年就已经上线20万个教育类APP,背靠全球超过2000万开发者,苹果正进一步布局教育市场。

在中国大陆,苹果通过与46家教育授权分销商合作,这些分销商可以为中小学及高等院校提供定制解决方案。而你只要是年满18周岁的在校学生或教职员工,都能获得优惠购买权。

为进一步打开市场,苹果从很早就针对个人及集体教育客户提供优惠购买政策,例如iPad Pro官网零售价是6299元起,教育用户则是5829元起,教育优惠覆盖的产品线包含Mac、iPad、AppleCare+等,而翻新产品同样可以优惠购买。

这种硬件带动软件最终实现服务全生态植入方式,正帮助苹果替换北美市场的教育基础设施。

但苹果并非没有竞争对手。自2013年美国政府推动基础教育信息化起,苹果、微软、谷歌等都开始以各自方式向学校输出产品与支持,谷歌的Chromebook借助低廉价格加速侵蚀苹果的教育市场。

中国市场中,iPad还未成为教育首选,目前政府所倡导的教育设备采购也以安卓平板为主,例如贵州地区某地方教育部门在征求学生意见后,推荐的是3000元价位的优学派。

用户购买欲望下降,苹果业绩成谜

苹果在2月中旬宣布,由于疫情影响,截至3月份的季度营收预测无法实现,原本在1月份计划的630到670亿美元季度营收基本泡汤。不仅仅是现有产品,由于供货原因,已有供应链猜测,原本计划9月发布的5G iPhone也将延迟1个月,其量产或将推迟到二季度。

大中华区作为中国营收重要阵地,已成为左右苹果股价的关键地区。2019年第一季度苹果总营收580亿美元,同比下跌17%,利润同比下降16%达115亿美元,iPhone销量最大的大中华区地区销量同比下降22%成为主要诱因。

今年一季度苹果营收下跌已成大概率事实,但同样全年收入仍将依赖苹果后续供应链恢复速度。

在消费端,尽管有观点认为报复性消费有助于消费品牌恢复业绩,但在“豆子发了芽”看来,用户在电子消费品特别是智能手机上更趋理性,报复性消费更为克制。近年来市场数据也显示,智能手机市场出货的持续萎缩以及用户换机周期变长,都对手机品牌营收增长带来极大打击。

极光大数据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中国智能手机用户换机周期普遍变长,超过一半用户换机周期超过2年,有近1/4用户选择3年以上更换,41%的苹果用户认为换机周期确实变长了。

此外StrategyAnalytics在2019年报告中提到,美国市场的苹果用户使用周期为18个月,有1/5白人计划使用他们的手机超过3年甚至更长时间,5G尽管被消费者关注,但实际换机意愿仍有待考证。

疫情就像是大考,对苹果供应链进行拷问,与苹果类似的还有多家国产3C消费品牌,但与苹果不同的是,并非所有品牌都能“享受”热卖带来的缺货。

截至发稿前,苹果官网除了新款iPad Pro和Macbook Air分别有2部和5部限购外,多数商品已开放购买,但Macbook、iPad产品线仍需要2到3周才能发货,甚至iPad Air和iPad已经延迟到4月15日之后才可以发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