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先干一碗超越牌鸡汤,做个梦。

“pick me pick me up,你越喜欢,我越可爱。”当女孩们在台上唱出这句词,真情实感追过选秀的娱sir,脑海里立刻就浮现出了2018年6月23日的那个成团夜。

火锅、眼泪、停电、热搜,那句“逆风翻盘”和带着内娱第一个限定女团的称号,对未来充满期许的11张面孔。

虽然没有超女时代的全民狂欢,却也实实在在的开启了内娱偶像女团的新篇章。那个时候,还没有跑路、没有所谓c位的变更,也没有一地划水和德不配位的鸡毛。

如今,两年期满。2020年6月23日,火箭少女,正式宣告解散,那个夏天画上了句号。突然也不是很嫌弃“卡路里”了。

这场告别表演,非会员40元,会员18元,5份以上12元每份,101份以上8元每份。一如她们的出道和成团,粉丝+经济,从开始到结束,都充斥着难以言说的气息。

内娱女团梦,圆了吗?

6月21号晚,火箭少女的告别表演2天,李紫婷因病缺席火箭少女101告别典礼的录制,散场的舞会,11人的团,只有10个人登台。

官方解释是突发性耳鸣:“很遗憾的告知大家,成员李紫婷近期患有突发性耳鸣,在问询医生建议并与紫婷本人沟通后,我们决定遵从医嘱。”

但显然,炒粉们并不能接受这个说法。李紫婷的耳鸣并非一日之事。

她们通过各个成员的社交媒体、相关节目录制的公开行程单甚至朋友圈黄牛的信息,还原了火少的魔鬼行程,控诉经纪公司压榨艺人,让她们连轴转到身体不堪重负。

“6月20日,炒团开始为告别典礼彩排,这天的彩排从下午2点出发,排练到第二天早上5点左右,几乎是15个小时的连续工作。”“别人上午上班下午下班,她们凌晨开工半夜走人”越是临近解散,行程越是密集。

这就是内娱女团梦的残酷物语——限定,意味着有限的团体活动时间和得在短时间内尽可能挖掘的价值。

无论是火少运营中饱受诟病的小分队打包,上位圈带动下位圈模式,还是如今密集到被粉丝控诉“要上社会新闻”的行程,都是限定的本质。

或许,也是内娱偶像团体梦的本质——注定短暂。

成团时间2年了,舞台表现,依然找不出词汇来夸,本就优秀的自然还是优秀,可本拖后腿的,也依然在拖后腿。

那些解散之际,弥漫在心间的遗憾与不舍,所谓的内娱第一限定女团,“付出”、“优秀”、“努力”、“坚持”和“进步”,在不争气的同行的衬托下,透着一股矮子里挑高个的气息。

再直白点,以内娱造团的实力,无论是今天解散的火少,还是等待萌芽的更多女团,售后,都只能拼商业价值。

成也资本,败也资本。

“资本”这两个字,大概是粉丝经济体系里最容易看到的一句话了。

当粉丝经济被量化,销量、评论数、粉丝数、话题讨论量、票房数据等等,这些肉眼可以辨析多少的数字,成为了女团前途的限定命脉,无论是在役还是解散。

所以,无论杨超越划水多少次,解散场那一首solo,甚至比不上隔壁幼儿园毕业晚会儿歌的水平,她的粉丝都还是可以理直气壮的认为“她靠人气和讨论度,奶着这个团”。

反驳的话,就要脱口,但现实,却狠狠地捂住了大家的嘴。张紫宁倒是唱的很好,有什么用呢?

团与团之间,甚至成员与成员之间,拼的是资源、是商业,实力能打不能打,变成了空话,人设做的好,宣传出了圈,就能从一片人海里杀出重围。

于是,内娱第一个限定女团,就只能这样开始,然后这样结束。

一个残酷的事实摆在眼前,即便搭乘偶像元年的黄金列车,漫天流量,内娱女团甚至偶像团体梦,依然还是只能交给时间和玄学。

R1SE坐在观众席,跟素人几乎毫无差异,杨超越的路径也再无人可复制。更何况,如今,偶像潮肉眼可见的降温了。

“限定”这个定语,真正限定的,当然不是“两年”这个时间。

时代的眼泪、内娱第一女团,光靠速食型的作品和一亩三分地可着粉丝收割,是做不成的。做偶像,成功如TFBOYS,也得不断证明自己足以配得上如今的位置。

团内资源就断层,解散后路在何方?

解散之夜,各有忧思,唯粉们欢天喜地,期待着爱豆们可以摆脱魔鬼行程,奔赴新的人生与前程。

有一说一,在役的2年,成员们营业态度尚算积极,鹅厂也算努力喂养。比起隔壁最有可能打造出内娱偶像团体,却仅合体过60天的NINE PERCENT男团,无论团专、团综,都像模像样。

一年一张的团专,虽然质量并不赛高,但数量还算在线,就算你只想起来《卡路里》,但实际上,歌池里躺着近30首团体歌曲。而团综《横冲直撞20岁》无论品相和质量,都算上乘。

粉丝期待的解散之后,真的能比在团时期好吗?

根据娱sir整理的火箭少女成团2年间个人情况概览表,团体活动2年的时间里,11人团内的资源断层显著。

浏览一下这张表格,孟美岐、吴宣仪和杨超越肉眼可见的站在上位圈,无论是商业还是影视剧综的资源,与下位圈的8位——段奥娟、yamy、赖美云、张紫宁、杨芸晴、李紫婷、傅菁、徐梦洁之间,差距几乎是断层式的。

先来看看上位圈。

杨超越,火少出圈第一人,出圈的可不只是“锦鲤”人设,还有她原属经纪公司——闻澜传媒。

传递娱乐斥9600万收购闻澜传媒60%股权,并签署三年的对赌协议,杨超越的商业价值得到了资本的认可。

在团2年,手握7个代言,4个大使;影视剧领域更是优势突出,已经播了的《极限17 羽你同行》《将夜2》,待播和待拍的《仲夏满天星》《且听凤吟》《长安诺》。

影视剧领域,其他9人,没有一个能与杨超越对抗。

孟美岐去年《诛仙》折戟,目前暂时没有更多拍戏的消息,吴宣仪,手里有一部《斗罗大陆》,题材和阵容来看,凶多吉少。

时尚资源方面,杂志数量不多,贵在精。《中国新闻周刊》和《人物》的群封,那是杨超越代表“女团”身份的重要封面,不只是话题,还代表了她难以复制的现象级。

吴宣仪的综艺数量相对多,但缺少出圈的节目加持。孟美岐同理,且《诛仙》的后遗症太大。后续的经纪约或将决定两人的主力方向。

解散之后,她们得努力,拿出点能长期打江山的作品了。

而下位圈中,饱受躁郁症困扰的赖美云于20日宣布成立个人工作室;段奥娟和张紫宁如果能持续守住影视剧ost也算有所得;

告别典礼缺席的李紫婷,在商业、影视、时尚资源上几乎毫无动静,未来,还能再遇见吗?

而最令娱sir痛心的,是讨论度、人气与路人缘都相当不错的徐梦洁,缺乏明确的规划和清晰的方向,那个甜甜笑容,跳起舞来却气势昂昂的小彩虹,就快要被磨没了。

聚,或许能成一团光,但散,能有几颗星?

只不过,白幼瘦的偶像女团审美,尚未有退潮的趋势,限定团的高效、迅速,也依然无可比拟。

火少已散,资本永不眠。

昨日一别,无论未来如何,祝福这些为梦想努力的女孩们,祝她们,万事顺意,梦想成真。最后,一起干了这碗“超越牌”锦鲤鸡汤,祝所有“笨小孩”,都能得到上天垂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