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合作七年却没有“七年之痒”,腾讯与搜狗为何越走越近?

靴子即将落地。

7月27日晚,搜狗公告称,已收到腾讯的初步非约束性要约,拟以每普通股或每美国存托股份9美元的价格收购搜狗;若完成交易,搜狗将成为腾讯的间接全资子公司,并从纽交所退市。

消息放出,搜狗股价一路飙升。截止27日收盘,搜狗股价大涨48%,市值超过32亿美元,搜狐股价同样收涨近40%,二者股价均攀升至一年中最高点。

对于收购,搜狗CEO王小川也回应称:会对相关事宜进行认真的讨论和衡量。

生于PC时代,搜狗已经成立超过15年,其与腾讯、搜狐都称得上中国“老一辈”的互联网公司。而自腾讯入股搜狗以来,双方合作也已持续7年之久。

七年时间没有遇到“七年之痒”,双方反而越走越近,收购要约背后的腾讯与搜狗意欲何为?这对国内老一代互联网公司有何启示作用?

腾讯的“例外”

收购搜狗,与腾讯一贯的投资风格并不相符。

3Q大战后的一场总办会,腾讯明确了自身核心能力是“流量+资本”,而几乎同时出现的微信,帮助腾讯拿到了移动互联网的船票。

这也为其今日“只求共生、不求拥有”的投资策略埋下注脚。

在腾讯体系里,“内容+社交”是最核心的原点业务,由此向外扩大辐射半径,距离核心越近的业务,腾讯的控制力越强;而距离核心较远的业务,腾讯采取持有少量股权的投资方式,保证合作关系以及对企业所处赛道的影响力。

马化腾也曾表示,腾讯投资的基本逻辑是,除了通信社交和内容,其他都交给合作伙伴。腾讯不会追求控股,甚至不要求大股东,而是通过小比例占股的方式投资。

这被外界形象地总结为:把半条命交给合作伙伴。

本质上,腾讯要做“连接”,微信、QQ都沉淀了海量用户和真实社交关系,而企业微信、小程序和朋友圈广告等,相当于腾讯为被投资方提供的商业化工具。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微信上涌现出了大量新的商业模式。

新电商平台拼多多,2018年9月的数据显示其用户超过2亿,其中微信小程序用户为1.79亿;号称“小程序第一股”的同程艺龙,其线上平台超过60%的流量都来自腾讯。

通过小程序与社交裂变,以及不断完善的商业化能力(直播、微信小商店),微信构筑起了“易守难攻”的护城河。有了微信这把尖刀,腾讯未来会继续强化“连接”能力。

不过,“只求共生”的投资逻辑也有例外。

2012年,在推出QQ商城、拍拍网后,腾讯全资收购了B2C电商易迅网,同时投入5亿元打价格战,宣称已经打造出以易迅为核心的自营与核心B2C联营模式,以及包含优质商户开放平台的电商体系。

长于社交通信和内容娱乐的腾讯,很快在电商局里折戟沉沙,雷声大雨点小的易迅也最终被腾讯打包出售给京东,这也促成了腾讯确立“开放生态”的投资战略。

曾经的易迅是个“例外”,当下的搜狗也是。

早在2013年,腾讯就以39.2%的持股和52.3%的投票权,成为搜狗第一大股东,但由于腾讯将部分投票权委托给搜狐,后者便有权任命搜狗大多数董事会成员。

入股一年后,搜狗正式接入微信公众号数据,成为国内唯一能检索微信公众号内容的搜索引擎。此后,双方协同不断加深,搜狗还在去年3月表示,未来一年,微信提供对外部互联网内容的第三方搜索服务时,将优先使用搜狗搜索。

不过,投资合作与收购不同,后者意味着更大范围的团队融合与调整,以及底层技术乃至核心数据的打通。而从业务上看,腾讯坐拥的流量和资本,对搜狗亦是补足。

同时,从腾讯投资逻辑来看,搜狗与腾讯核心的“社交+内容”业务并无直接协同,尤其在信息流大行其道时,搜索引擎的商业价值饱受冲击,腾讯小比例占股赛道内的一家公司才是常见操作。

可见,腾讯收购搜狗,算得上腾讯投资的又一次例外。

当然,即使不是核心业务的协同,搜狗的搜索引擎技术仍不容小觑。地歌网此前文章曾分析称,搜索引擎的本质是最快时间解决用户需求,简单理解就是首条搜索结果能否匹配用户提问,这不仅考验搜索引擎的内容储备,更是对搜索引擎的数据处理与学习能力提出更高要求。

第一条搜索结果直接解决用户问题,这需要长时间的技术沉淀。

另外,收购意味着更多技术、数据的打通,而搜索本身涉及到大量用户行为的底层数据。出于安全和竞争的考虑,通过收购,微信自然要将数据握入自己手中。

如今,互联网巨头之间“划江而治”的现象十分突出,各家企业紧握内容与数据,并且将用户圈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中。因此,腾讯将搜狗纳入麾下,也是强化对技术和数据的控制。

况且,这对搜狗也是利好。

搜狗困局

搜狗这家上市三年的公司,如今日子并不好过。

单看财务数据,搜狗正陷入增长瓶颈。今年一季度,搜狗营收2.57亿美元,同比增长2%,但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的净亏损却达3110万美元,同比扩大超10倍。

近两年,搜狗的收入增速就在一路探底。2019年,搜狗总营收11.72亿美元,较上一年仅同比增长4%,但2018年同比2017年,搜狗的总营收增长了23.65%。

另外,2019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搜狗输入法的日活达到4.64亿,在国内PC端和移动端的输入法产品中均位列第一,但用户规模环比上一季度并没有增长。

增长下滑已成事实,而搜狗的营收结构也在失衡。虽然搜狗相继推出录音笔、翻译宝等多款AI语音智能硬件,但AI毕竟是开创性业务,并且也是独角兽林立的赛道,搜狗的AI新故事讲得还不够漂亮。

自上市以来,搜狗来自搜索业务(输入法、浏览器)的广告收入,长期占比在90%上下,包含AI智能硬件销售的其他业务,还难以带动搜狗实现飞升。

更严峻的是,留给搜狗的市场蛋糕也不多了。

研究机构Statcounter的统计数据曾指出,在中国的搜索引擎中,百度的市场份额长期在70%左右,而剩余的3-4家企业(360、搜狗等),每家分走的市场份额不到15%。

互联网竞争往往是“老大通吃”法则,老二老三的命运不是被合并,就是最终泯然众人矣,除非能抓住技术变革的红利时间,但这样的企业也是凤毛麟角。

回想搜狗首份财报发布后,王小川曾表示,“我想每年从百度上拿两到三个点的份额,我们希望保持这个速度。”

但如今,搜狗距离这样的预期渐行渐远。

在AI业务尚处于投入阶段之时,搜狗的新故事并不够动听;并且,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搜狗旗下多是工具类产品(浏览器、输入法),2018年推出的内容开放平台(搜狗号)与百度百家、今日头条之间依旧差距明显。

不可否认,PC互联网时代终结,没拿到移联网入场券的老牌互联网公司都难逃没落。同是搜索引擎的百度讲了无人驾驶这一更宏大的新故事,新浪手中还有微博这张牌可以一战,搜狐、搜狗的处境却最为尴尬。

显然,“搜狗困局”背后,实则是老牌互联网公司的共同宿命。

因此,选择“卖身”腾讯,不失为搜狗发展的上上策,其对腾讯的业务依赖和协同,也强于搜狐。今年一季度,搜狗来自腾讯的流量占比36%,自有渠道的流量占比25%。

另外,腾讯收购搜狗,对搜狐而言将极大补充现金流。而搜狐对于收购要约的态度,搜狗的公告中有这样一段记述:张朝阳会把所有投票权用于支持本次交易,并且将其持有股权全部卖给腾讯。

显然,互联网“老大通吃”的法则正在搜狗身上起作用,如果被收购,搜狗的业务将更聚焦于提升腾讯的搜索技术和搜索体验,而不必为市值和股价而焦虑。

况且,头条搜索、头条百科气势汹汹来袭,以信息流内容见长的字节跳动,正不断拓展内容分发的模式,这给搜狗造成的压力可不小。

新贵们还在加速崛起,老牌互联网公司同样得警惕。

做减法

互联网新贵崛起与宏观环境的变化,正搅动起一池春水。

过去,PC互联网时代的企业竞争是“一山不容二虎”,巨头对于风口浪尖的赛道,都会如八爪鱼一般扩散布局,以期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例如腾讯亲自下场做电商、门户网站的微博大战。

竞争最激烈时,多家企业下注同一赛道,不遗余力投入资源来抢占市场份额,但最终拼杀出来的只是少数人。“老大通吃”的法则下,被淘汰的企业实际就是在消耗资源。

如今,互联网红利期收尾,企业孰优孰劣的格局已经十分鲜明,阿里、腾讯已是商业帝国,新浪、搜狐等逐渐没落,字节跳动、拼多多等“后浪”依然凶猛。

各路英豪各显身手,江湖排位基本确定,尤其是老牌互联网公司。因此,PC互联网时代的企业正由“竞”到“合”,稳扎稳打的战略节奏亦是巨头企业在“打扫战场”。

去年阿里收购网易考拉,到如今腾讯将收购搜狗,这不仅是“老大通吃”,也是老牌互联网公司在“做减法”,将资源集中到核心业务上来保证现金流充沛。在互联网大浪淘沙加快的过程中,“活下去”一样重要。

因此,腾讯收购搜狗背后,老牌互联网公司的竞争烈度不可同日而语,好钢要用在刀刃上,这也将意味着一个时代的落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