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孟永辉

 

互联网的伟大之处在于自我修正,自我革命,自我进化。

 

很多人可能并不认同这个观点。

 

因为在他们的脑海里,资本和流量始终是互联网发展的命脉,为了获得资本和流量,互联网可以无所不用其极。

 

互联网发展到最后,其实是建筑起来了以平台为界限的烟囱林立的鸿沟。

 

在鸿沟之间,是不同平台为了拓展自身的势力范围而不断进行的征伐和乱战。

 

其间,有倒戈,有溃败,也有胜利。然而,胜利的,只有一小撮。

 

阿里与京东在电商领域,美团与饿了么在外卖领域,滴滴与快的在出行领域,摩拜与ofo在共享单车领域,类似的战役,比比皆是。

 

一个平台发展壮大了,必然有另外一个平台沉沦落寞了。

 

这就会给人一种错觉,即互联网平台的成长是以对手的没落为代价的,并且最终的互联网会成为处于头部的少数派的天下。

 

虽然这是一种错觉,但是,在某个特定的背景下,这种错觉却是非常正确的。比如,在那个资本乱战的年代里,征伐和乱战是常有的事。

 

而且,作为资本的“提线木偶”,玩家们不得不进行征伐和乱战。

 

我们所看到的征伐和乱战仅仅只是最精彩的片断,正如一部电影的高潮部分一样。

 

然而,高潮部分如果没有了前期的酝酿和铺垫,一切都会变得索然无味。

 

其实,在这部现实版的《中国合伙人》中,我们更加应该关注的是高潮片断之前的部分,因为这个部分才是考验一个人,一家公司基本素质的地方。

 

之所以会将互联网的征伐和乱战与一部电影的高潮部分相提并论,很大程度上因为两者之间是有一定的相似之处的,并且用它们做比较,你也更加能够容易理解。

 

在我看来,互联网企业发展的早期和中期,才是我们真正应该关注和研究的地方,因为一旦早期和中期的优势确立,后来的征伐和乱战的大局其实是已经确定了的。

 

这就好比春秋战国时期真正精彩的部分,并不是秦国的一统,而是早期有张仪和苏秦们烘托出来的合纵连横。

 

在春秋战国的初期和中期,真正体现的是智慧,而在后期,剩下的仅仅只有刀和剑。

 

当然,还有充斥着鲜血的征伐。

 

我们在看待互联网的事情上同样要遵循这种逻辑。

 

所以,我们要把目光聚焦在互联网发展的初期和中期。

 

我们要关注和寻找互联网发展史上的“张仪”和“苏秦”。

 

翻开互联网早期和中期的发展史,我们看到了什么呢?

 

自我修正、自我革命和自我创新,或许是这场大戏的主角。

 

阿里从B2B到B2C再到手淘;百度从搜索到资讯再到AI;腾讯从社交到游戏再到产业,这些大的脉络背后其实都是互联网在进行自我修正,自我革命和自我进化。

 

千万不要以为互联网的高潮是在什么资本乱战的时代,千万不要以为互联网的高潮是在什么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千万不要以为互联网的高潮是在巨头们鼎立的时代,真正的高潮早已其实是在那个快意恩仇、指点江山的莽撞江湖。

 

在这个阶段,大家都在做什么呢?

 

互联网的玩家们其实都在自我修正、自我否定、自我创新和自我革命。

 

阿里从PC到移动的华丽转身,百度从搜索到AI的坚定决绝,拼多多从下沉市场的强势崛起,其实都是互联网在自我修正、自我创新和自我革命。

 

所以,千万不要以为互联网的崛起是必然的,而是它不断进行自我修正、自我创新和自我革命的结果。

 

如果你把互联网的崛起认定为必然事件,或许,互联网玩家们会说: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事实上,互联网的自我进化并未停止。

 

现如今,正在进行的如火如荼的产业互联网,其实依然是互联网自我进化的结果。

 

为啥这么说呢?

 

因为产业互联网其实就是在做那些移动互联网时代没有做的工作,产业互联网其实就是在做那些移动互联网没有能力做的工作。

 

为啥没有做呢?

 

因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技术能力尚未发展到可以改造产业的阶段,而且整个市场的培育都还没有真正成熟。

 

如果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说,我给你做一款改造你的生产方式的解决方案,十有八九会被人当成是精神不正常。

 

为啥又做了呢?

 

因为互联网在自我进化,它发现了自己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发展的短板和弊端,同样也在寻找新的发展突破口。

 

另外,技术的发展同样走进了一个新时代,现在,以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和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技术已经从早期的萌芽开始进入到瓜熟蒂落的发展阶段。

 

从“为啥这么说”,到“为啥没有做”,再到“为啥又做了”,其实就是一次完美的互联网的自我进化和修正。

 

试想一下,如果没有互联网的自我进化和自我修正,而是继续沿着早期的发展道路固执地走下去,或许早已被拍死在了沙滩上。

 

所以,当B端时代来临的时候,我们不能为了撇清与互联网的关系,而一味地把产业互联网看成是一个很low的概念,其实,将新产业革命与互联网联系在一起,恰恰表现了互联网的自信和成熟。

 

另外,将新产业革命与互联网联系在一起,才算是真正将C端时代和B端时代联系在了一起,更加符合供给侧改革的大方向,真正把握住了产业两端的精髓所在。

 

总的来讲,互联网的自我进化和创新最终导致了产业互联网的出现,没有互联网,就没有新产业革命。

 

当我们在寻找B端产业升级的解决方案的时候,对于C端时代的继承,或许是不可被忽视的重要方面。

 

那些一味地为了迎合B端时代的来临,而忽略C端的做法非但无法真正把握好产业互联网时代的发展红利,反而还会让自身带入到新的发展死胡同里。

 

正视产业互联网是互联网自我进化的产物,才能让新产业革命不再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千万要记住:互联网的伟大之处在于自我修正,自我革命,自我进化。

 

–完–

 

作者:孟永辉,资深撰稿人,专栏作家,特约评论员,行业研究专家。长期专注行业研究,累计发表财经科技文章超400万字。支持保留作者来源的分享,转载请保留作者版权信息,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