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最火的段子是:大家先不要买iPhone 12,因为王守义说过,十三香。

iPhone 4还没扔的同学,可以拿出来擦一擦再战十年,毕竟iPhone 12怎么看都像对iPhone 4的模仿。不知道还有没有一起拼单的名媛,大家一起拼个iPhone12,我不用的时候你可以用,非常划算。

能以环保的名义直接砍掉目前官网价格均为149元的充电头和耳机,反而附赠了一个USB-C to lightning线(不能适配苹果祖传“五福一安”充电头,仅能买新款快充头使用),库克的刀法依旧冠绝江湖。

无论如何,在一片喧闹和调侃中,iPhone 12就这么登场了。

苹果的5G还是只会展示下载

这次发布会的剧本此前已经流传了无数遍,爆料和真机依然丝毫不差,较为无趣。iPhone 12详细的配置不再细说,只说几个值得注意的点。

iPhone12 mini和iPhone 12使用了玻璃背板搭配铝金属边框;iPhone 12 Pro和iPhone Pro Max的中框则使用了与iPhoneX、Xs系列同样的全钢+亚光玻璃背板,搭配不锈钢边框。

如果对于信号比较在意的同学,可以先观望一下,再考虑后一种材质的机型。毕竟类似材质的iPhone4,曾经出过“信号门”的问题。价格方面,机型起售价和iPhone11系列保持一致。

iPhone 12 Mini国行起售价5499元起,虽然Mini在配置上没有阉割,但是定位Mini,实际上价格和去年的iPhone 11相同,还没有充电头和耳机。

6.1寸iPhone 12 的所有版本相比iPhone 11涨价800元,并且没有充电头和耳机。

iPhone 12 Pro对比iPhone 11 Pro的三种配置售价,倒是分别便宜了200元、700元、700元,iPhone 12 Pro Max对比iPhone 11 Pro Max不同内存版本则分别便宜了300元、800元、800元,但没有充电头和耳机。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iPhone 12 电池容量为 2775 mAh,比 iPhone 11 有所缩水。而iPhone 12 mini 的电池容量仅有 2227 mAh,且不支持双卡双待。

电池变小了,但这让iPhone 12 mini 成为全球最小、最薄、最轻的 5G 手机。其厚度为 7.4mm,仅重 133 克。体积和重量控制虽然让人惊叹,但若让隔壁的安卓手机也采用这种容量的电池,重量控制到这种程度并非做不到。

5G 手机普遍面临的续航短、信号问题、还有软件体验问题,到底苹果解决得怎么样,有待观察。想买mini的同学,也可以等两天,等第三方的续航评测出来。避免买来mini结果一天三四充。

今年苹果的最大增量是5G。库克说,当iPhone发布5G手机的时候,5G时代才算是真正到来。

这么“骄傲”的借口,也就库克喜欢。苹果在采用新移动通信技术时,一直比较保守。用 3G 是 2008 年,用 4G 是 2012 年,总比别家慢 1-2 年。

不过即使到了2020年, 5G 这个技术上在手机上依旧不算刚需,用得最多的场景也就是测试下载速度。苹果此次发布会上也就对5G功能跑了个下载数据,没有其他5G刚需的场景和应用。目前全球 5G 渗透率最高的韩国,5G 用户比例也只有大概不到 10%。

这次四款新 iPhone 均支持 5G,在美国市场支持 5G 毫米波,但由于国内 5G 网络频段采用的是 Sub-6GHz,国行版本不支持 5G 毫米波。Sub-6 和毫米波两种 5G 组件成本分别为 75~85 美元和 125~135 美元。

毫米波 5G虽然带宽大,造价高,但覆盖能力特别低,不适合大面积铺设,因此目前中国的铺设策略,其实对于用户体验 5G,或者厂商铺设5G都是更友好的。

为啥美国不用 Sub-6GHz的5G频谱?因为美国中低频的 6GHz 以下频谱被军方占用,所以导致以高通为首的美国系厂商,只能在超高频的毫米波上发展民用5G,这也是美国5G铺设缓慢的原因之一。

苹果这次因为已和高通和解,所以用上了高通的基带,能不能摆脱信号差的标签,还是需拿到真机使用一段时间才知道。

没有快充,没有高刷屏,没有屏下指纹识别,依旧有大刘海,还顺带以环保的“名义”把充电器和耳机砍了,最大的亮点是变得更方了。天才小熊猫说,iPhone12是当今极少的可以竖立放在桌面上的手机,为大家省了一笔支架钱。

苹果才是环保的最大障碍

本次iPhone 12最最最最大的槽点是:苹果竟然真的把充电器和耳机全给砍掉了。

虽然发布会前已经被打了预防针,但还是有一种“被渣了”的感觉。
苹果砍就砍吧,一定要给出“环保”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其在发布会上宣称:“我们想方设法减少浪费和使用更少的材料,这样可以减少碳排放,避免开采和使用宝贵的材料。全球还有超过20亿个苹果充电器,这还不包括数十亿个第三方充电器,世界上已经有太多的耳机和充电器了。”

据苹果形容,这个创举一年节省的碳排放,等于路上少了45万辆汽车。怎么说呢,这个逻辑,扇贝听了都想鼓掌。比如,前天我点了个外卖,商家没送餐具,给的理由是:这样做比较环保,毕竟我家里一定有足够的餐具,他这样做可以一年为这座城市减少十辆小汽车的排放。这个逻辑把我看傻了,听完之后我甩手赏了他一个差评。

虽然现在确实大家手中的充电器不少,但是苹果直接替用户给环保事业做贡献,砍掉了充电头和耳机。能不能给用户一个选项,不要这些能便宜300块钱吗?

所以,以后买鞋是不是不用送鞋带了,毕竟谁家里没有个十几条鞋带呢?

苹果更神奇的操作是,包装盒里“送”的那根充电线,竟然是USB-C to lightning线。

这条线根本不是大家常用的“五福一安”充电线的USB-A to lightning接口。也就是说,苹果送的那条线要想用,需要到其官网上买价值149元(价格貌似比之前调低了)的充电头。

所以,这到底是环保还是鼓励消费?苹果的逻辑惊为天人。

节省成本就节省成本,卖配件就卖配件,恰烂钱就恰烂钱,为何还要搬出来环保这个理由?

库克一直在全世界宣传苹果的环保理念,鼓吹苹果对世界环保大计做的贡献,比如iPhone的包装盒,二手iPhone的回收,苹果总部的全太阳能构造等等。

但搞机圈都知道:苹果才是环保的最大阻碍。

欧盟一直倡导使用统一的手机数据线接口。据欧盟的机构估计,过时的充电器每年会产生51000吨以上的废物,其中只有20%被回收。

使用统一的接口,是一个不错的解决共识,既提高了使用效率,又将大大减少这种污染。

安卓阵营现在已经在统一用Type-C接口,只有苹果手机还顽固地使用lighting接口。Type-C接口是一个国际公开通用的标准,第三方厂商无需缴纳费用即可生产Type-C数据线。

苹果拒绝使用Type-C接口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它要卖配件来赚钱。

Lightning接口是苹果自己研发的标准,不对外公开。如果其他厂家要生产该接口相关的配套产品,必须取得苹果的MFi(Made for iPod/iPhone/iPad)认证。如果用户私自使用非MFi认证产品而引起产品问题,苹果是不提供保修服务的。因此为了放心,果粉都喜欢买认证过的配件。

苹果产品的配件是一块大蛋糕。企业只有取得MFi认证才能资格生产相关配件,而认证需要每年都需要经过苹果审核并交付几万美金的认证费用。这部分利润对于苹果极其可观。

而经过苹果认证的配件成本更高,往往会卖得更贵。

如果苹果在iPhone和iPad上采用Type-C接口,第三方厂商就无需向苹果缴纳相关的费用即可销售能在苹果上使用的Type-C数据线。这将会大大损害苹果卖配件的利益。

全世界数十亿个第三方充电器,应该有不少是苹果不统一接口的功劳。所以,请库克同学千万不要再用环保来当借口了,就是为了省成本多赚钱而已。

乔布斯常说:用户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直到我们拿出来产品给他们,他们才会觉得这就是我想要的。库克模仿得很好:用户根本不知道自己不需要什么,直到成本大师库克把它们都砍掉。

一个月前,苹果发布的Apple Watch 6就已经砍掉充电器,官网结账前需要加购新的电源适配器。但买Apple Watch 6的,真的没有新用户吗?

知名分析师郭明錤分析认为,iPhone 12(不是mini)的出货比重最高,如果iPhone 12定价比iPhone 11高出100美元以上,iPhone供应链公司的股价将受到负面影响。

正因为现在决定iPhone销量的最直接因素已经变成了价格而不是创新,所以苹果要拼命地把控成本。

郭明錤在报告中指出,iPhone 12 系列的电池板因层数和面积都将减少,这将节约 40%~50% 电池成本。而直接拿掉充电器和耳机,又节省了不少的成本。

库克精准的刀法,正好把iPhone 12 mini 控制在了和去年iPhone 11起售价相同,iPhone 12起售价只高了100美元,看起来似乎加量不加价。但实际上,只是一个拙劣的降成本的小把戏,并且被人一眼看穿。

这开了一个坏头,安卓厂商们如果随即效仿苹果,这部分成本将会转移到消费者头上。充电技术的发展日新月异,日后智能手机想要体验完整的功能,都要加个几百块钱买最新的充电器,那直接提高售价不就行了,何必以环保的名义多此一举。

十年前,乔布斯最后一次登台发布革命性的产品iPhone 4,真的“再一次,改变一切”,业内一片赞叹。十年后,库克发布了外观与iPhone 4类似的方框iPhone 12,引来的却是一片吐槽声。十年生死两茫茫,如今的苹果,不禁让人唏嘘。

发布会结束后,苹果股价直接下跌2.65%至121.10美元,市值一日蒸发了565亿美元(约合3811亿人民币)。这是市场给出的反馈。

“大家看到之后很生气,然后没人买iPhone了,这就真的环保了。”一位知乎用户说。

烽巢网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市界(ID:ishijie2018),作者 :李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