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曾经的尖子生,百度已掉出互联网第一梯队,市值不仅远远落后于阿里和腾讯,甚至被拼多多、美团等后起之秀超越。“巨头”百度仿佛成了一段历史,除了被市场看空,也像新浪、搜狐等老一辈互联网公司的遭遇一样,逐渐被外界冷落。

近几年,在医疗健康、本地生活、新消费等热门赛道,百度要么表现不佳,要么看不见身影。关于百度的媒体报道,不是人事、组织负面,就是百度在一些“老战场”上又做了一些“过时”的事情,比如李彦宏开了一场直播,百度也要搞直播带货了,名字跟百度金融的“度小满”很像,叫“度小店”。

这两年,百度给外界留下“掉队很严重”的印象,很大程度上都是由于做什么都慢人一步,腾讯阿里都已经开始布局产业互联网,赋能线下经济数字化转型了,百度还在补课移动互联网,守着搜索这一亩三分地,除了手机百度之外,实在没什么新业务能拿得出手。

百度的病根在十年前。在2009年,PC互联网的发展基本上就停滞了,当时,移动互联网的概念已经炒得很热,但是否要完全舍弃PC端,还充满争议。腾讯和阿里的战略转向非常坚决,在2011年,腾讯发布了划时代的产品——微信;而阿里巴巴,也做出了“All in 无线”的战略,随后几年,虽然艰难,但还是完成了淘宝无线化转型。当时如日中天的百度,却动作迟缓。

李彦宏多次承认,百度的确错过了移动互联网的机会窗口,并希望把战略眼光拉长放远,“All in AI”,争取在下一波技术浪潮来临前先人一步。但是残酷的现实证明,AI虽然有巨大的前景,但是过程太艰难,不管是无人驾驶还是人工智能,短期内很难实现大规模的有效商业化。

移动互联网这一课,百度不得不硬着头皮补,还是要先活下来,再谋发展,对于百度来说,一是守住搜索广告基本盘,二是补课内容生态,实现To C业务的收入多元化,最后才是持续为尚无法盈利的自动驾驶、智能音箱、云计算等供血,培养下个时代的增长引擎。

由于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近几年也陷入停滞,这给了百度补考的机会,现在看来,百度已经逐渐跟上了步伐,换句话说,在移动互联网的布局,百度及格了,但离优秀还有一段距离。

11月17日,百度公布2020年第三季度业绩,截至2020年9月30日的三个月,百度收入282.32亿元(人民币,以下未注明则同),同比仅增长1%;但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百度净利润达到69.88亿元,同比增速59%,净利润率为25%;不包括爱奇艺等在内的百度核心业务净利润达到74.86亿元,同比增速32%,净利润率为35%。

一句话,百度依然是一家非常赚钱的公司,而且赚钱的能力在稳步提升,虽然用户规模没有特别明显的提升,但通过降本增效,百度整体的现金流非常稳定,有能力持续进行前沿技术的投入和现有业务的扩张。

但是百度也实实在在面临着增长问题,资本市场愿意给拼多多这样亏损的公司高估值,却不看好盈利能力稳定的百度,就是因为百度现有业务的增长压力太大,新业务短期无法接棒,百度只能在“旧战场”上打出“新局面”,打出差异化来,才能保证自己的未来。

这一仗,并不轻松。

百度走了腾讯的老路

伴随百度三季度财报,之前流传的“百度将收购欢聚旗下YY直播业务”的消息也最终得到证实,包括YY App、YY.com网站和PC版YY在内,收购总价约为36亿美元现金,预计交易将在2021年上半年完成。

对此,李彦宏的说法是,希望在百度平台上增加社交参与度以及拓展非广告业务(包括会员、实时流媒体和在线服务)来实现非广告收入的快速增长,使百度收入来源多样化。

对于百度来说,这是一起大手笔的收购,虽然YY目前拥有不错的营收和利润,单季度营收30亿元左右,净利润也有六、七亿,但是YY的付费用户规模增速已经趋于停滞,营收增速也严重放缓,百度收购YY,势必要下一番工夫,将YY与百度自身的业务结合起来,为更大的内容生态服务,不然这场收购就划不来。

百度也确实不缺钱。财报显示,截至9月30日,不包括爱奇艺在内,百度的现金、现金等价物、限制现金和短期投资为1385亿元,自由现金流为83亿元。

仗着不缺钱,百度到处“买买买”,为移动内容生态补课,先后投资了梨视频、七猫小说、知乎、蝴蝶互动、凯叔讲故事、有赞、果壳网、网易云音乐等,也和B站、小红书等平台达成广泛的内容合作,将分散在移动互联网各个平台上的内容再次聚合到手机百度上来,很大程度上缓解了信息孤岛对搜索效能的制约。

从数据来看,百度的移动内容生态打法短期内是有效的。截至2020年9月,百度APP的日活跃用户(DAU)达到2.06亿,每月活跃用户(MAU)达到5.44亿,百度移动生态的两大基石——百家号和小程序都有不错的增速,百家号账户达到360万,同比增长52%,小程序月活用户达到3.55亿,同比增长22%。

百家号账户的基数很小,维持40%到50%的高增速相对容易,但小程序的月活用户增速在近四个季度增速明显下滑,还是比较依赖手机百度本身的用户增长情况,这也是令人担忧的一点,手机百度的DAU增长已经趋于停滞,百度内容生态建设的关键是对现有用户的转化,让更丰富的内容尽可能留住用户,从而实现非广告业务的良性发展。

一头是用户,一头是内容,来不及先抓一个再带另一个,百度要和时间赛跑,在用户还没有离开前用最快速度补足内容形态,补全产品能力,百度等不到自己的直播业务发展起来,只能花大价钱买下已经走下坡路但十分成熟的YY。同样,百度与有赞的合作,也是直接把成熟的电商解决方案拿来用,而不是像早年那样自己做一个电商平台出来。

投资、入股和并购,正在成为百度补课移动互联网的基本思路,回避掉自己很难做好C端产品的劣势,像腾讯那样,一手给流量,一手给钱,把具体业务交给擅长的团队来做,自己发挥用户优势和技术优势,做一个基于搜索的生态系统。

百度的优势是流量入口,尽管对于许多资深互联网用户来说,百度搜索已经可有可无,有太多的替代品,但对于绝大部分尤其是触网不久的下沉市场用户来说,百度搜索的用户认知是短时间内无法被取代的,手机百度是日活超两亿、月活超5亿、排名前十的国民级应用,这是百度最大的倚仗。

过往的经验来看,百度技术很强势,却不擅长做产品,这跟百度的基因和公司文化相关,百度能做好信息的分发和匹配,却做不好人和服务的连接,而这却是同样作为超级APP的微信和支付宝最擅长的,这项能力也是最难补上的。

百度的应对方法是,把内容和服务交给生态内的合作伙伴,如B站、有赞和无数小程序开发商们,自己专注于生态基础的打磨完善,过程中再慢慢补产品、运营的课。

说白了,有钱、有技术,百度虽然急,但不慌,急也急不来,毕竟是补考,失了先机,就没有太多选择的余地,一两年内,百度的核心业务还能坚挺,但如果内容生态没搞好,那时的百度才会陷入真正的危机。

爱奇艺终于能养得起了

百度养了爱奇艺十年,花费了巨大的心血,市场上曾多次传出百度撑不住了要把爱奇艺卖掉,在百度陷入低谷的2018年、2019年,这个流言甚嚣尘上,现在来看,百度终于能松一口气了。

本季度,爱奇艺的亏损大幅收窄,按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算,爱奇艺净亏损8.3亿元,同比收窄76%,环比收窄13%,调整后的EBITDA为-7.11亿元,EBITDA利润率为-10%。也就是说,从去年亏损100亿元到今年可能亏损30亿元左右,爱奇艺终于看到了经营盈利的希望,如果按照这个趋势,爱奇艺明年就能实现盈利。

但是市场对此并不乐观,爱奇艺亏损收窄更多是“节流”而非“开源”,从营业成本来看,相比去年同期,爱奇艺在本季度“节省”了近20亿元,这也是亏损收窄的主要原因,但从收入来看,本季度爱奇艺首次出现同比下滑,收入71.88亿元,同比下滑3%,同时会员数也是负增长,下滑了1%。

长视频的付费会员规模非常依赖爆款剧或爆款综艺,需要视频平台有长期内容储备,或采买,或自制,而在竞争环境中采买爆款剧,是典型的买方市场,这也是长视频平台内容成本长期居高不下的最大原因。

爱奇艺的爆款一直都有接续,今年更是拿出好几个全民爆款,比如迷雾剧场《隐秘的角落》和《沉默的真相》,但从爱奇艺的会员规模增长情况看,今年明显不如去年,首次出现负增长更是让市场担忧,会员数量下降也导致会员收入增长不明显,本季度爱奇艺会员收入为40亿元,同比增速仅7%。

而就在财报发布前的11月13日,爱奇艺首次启动会员涨价,将安卓平台的包月会员价格由19.8元调整到25元,连续包月价格从15元调整到19元,这也意味着,仅靠会员数量增长已经不够,必须得涨价才能推动营收继续增长。

但涨价的影响也是很直观的,即可能带来的会员数量下降,而下降的幅度取决于会员价格上涨幅度、当季爆款内容的储备情况和用户对于涨价的接受度等多种因素。

以奈飞的五次涨价情况来看,得益于超强的自制能力和已经建立的口碑,用户对于涨价的接受度逐渐提升,有三次是没有造成会员数量负增长的,只是一定程度影响了增速,有一次录得同比下滑。但在国内,用户对价格更加敏感,内容质量相比奈飞也有一定差距,加上原本的会员增长就趋于停滞和第一次涨价带来的冲击性,爱奇艺此次涨价带来的影响还未可知。

好的一点是,深耕内容十年,摸爬滚打十年,爱奇艺对长内容的理解已经是国内领先,自身的制作能力也达到一个较高的水准,从迷雾剧场的表现来看,爱奇艺生产内容的“爆款率”在逐步提升,“性价比”更是实实在在的提升,更多的自制内容、更高的成功率和更低的成本,即便涨价和会员数量下降互相抵消,盈利也将是大概率事件。

有奈飞的先例,即便爱奇艺短期内没有很大的盈利空间,只要亏损在可承受范围内,比如每年十几个亿,对于百度来说,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完全可以多一点耐心,等待长视频商业模式被验证的那一天;另外百度要做平台、做生态,爱奇艺也是一个重要的流量入口,长期来看,依然有着巨大的价值。

“AI时代”迟迟不来

腾讯创始人之一的张志东在接受《中国企业家》杂志采访时,对于腾讯为何面对大环境变化如此迟缓,给出一个解释:“红利期的滞后性”,即一个企业在红利期时惯性会很大,面对变化会应对不及时,“太容易赚钱不是好事”。

百度就是PC时代太容易赚钱的典型,以至于在移动互联网到来时,稳坐搜索老大位置的百度没有战略转向的紧迫感,即便到了今天,搜索广告依然能为百度创造高额的利润,让百度在没有其他收入支柱的情况下也能过得不错。

三年前的百度也是这样想的。一方面,搜索广告能为百度提供充足的弹药发展AI新技术,让百度有足够的底气进行战略转移,另一方面,对AI发展过于乐观的预估也让百度有了侥幸心态,以为百度可以平稳过渡到下一个时代,而不需要为移动互联网时代落下的差距去补课。

“AI时代的到来,确实相对从容一点。因为我们大概从六七年前开始,就在AI的技术市场方面开始布局,甚至还要更久远一点。直到今天,即使所有人对百度的未来还有所希望,也是认为,百度未来的机会点在AI上。”2018年初,李彦宏在极客公园2018IF大会上坦言。

可是宏观经济形势的剧烈变化、字节系的强势崛起等一系列因素,让百度核心业务的持续性受到挑战,也让百度的AI布局变得没有那么从容。

10月10日,百度宣布在北京正式全面开放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10月14日百度公布相关数据,称仅12日一天的累计订单量就达到2608单,单站点峰值订单数达到600单,但是与百度的兴奋不同,外界依然诸多质疑,比如“无人车”里有安全员,以及复杂路况下到底该如何保证安全问题等。

今年9月的百度世界大会上,李彦宏提出无人驾驶的最终归宿——5G云代驾,即在无人驾驶车辆中,由远程驾驶员代替车内安全员。他认为在5年内,无人驾驶会进入规模化商用阶段。

但实际上,无人驾驶远不是少了一个驾驶员这么简单,其背后需要依赖智慧交通体系,需要政策、市场、技术等全方位的高度成熟,需要海量的数据积累和漫长的算法优化过程,即使百度在无人驾驶领域走在前列,要真正解决实际问题以开启商业化,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百度需要一个新故事,在移动内容生态上大力补课只是为了“活命”,靠AI才能让百度逆袭,百度在每个季度的财报里都会披露AI的最新进展,强调AI技术和应用的重要性,但资本市场一直不相信百度的这个故事,这也是百度的股价涨不上去的主要原因。

百度仍在努力前行,9月30日,百度宣布旗下智能生活事业群组业务(即“小度科技”)完成独立融资协议签署,本轮融资由百度资本及CPE(中信产业基金)战略领投,IDG资本跟投。小度科技此次融资后,投后估值达约200亿元。

“很多创新业务都是集团一步一步孵化,走向创新,走向更大市场,然后被独立之后价值更多能看到,在科技行业里面这是比较成体系的一种操作和思路,而小度在独立运营过程中相对来讲各个方面都准备好了。”百度副总裁、智能生活事业群(SLG)总经理景鲲表示。

独立背后,是对产品定位和商业化路径的更清晰的思考,作为百度下注AI的两大领域之一,作为智能家居窗口的小度将会加速成熟,推出更多的产品形态和更多的服务接入。

AI时代迟迟不来,但是百度已经等不及了,接下来的一两年,百度将争分夺秒,为自己抢出一个未来。

烽巢网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燃财经(ID:chaintruth),作者 :赵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