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图来自Canva可画

 

近年来随着主流电商流量见顶,很多电商平台开始面临获客成本高企的困境,这时候以私域流量运营为代表的电商新模式开始异军突起,作为其中的代表之一,有赞自然也受益匪浅。最近发布的三季度财报,就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

 

从三季度财报来看,有赞无论是GMV还是营收都表现亮眼。但是从盈利能力来看,其长期以来存在的亏损问题,依旧没有得到有效解决;另外高度依赖微信生态,也让外界对有赞能否继续保持高速增长存有顾虑。

 

GMV、营收双增长

 

据财报数据显示,有赞前三季度共实现营业收入13.07亿元,同比增长65.4%;有赞服务商家的GMV达到723亿元,同比增长达90%;新增付费商家数量为45328家,同比增长22%。从财报来看,无论是GMV还是营收的增长,有赞均表现亮眼。

 

有赞的业绩之所以能保持高增长,与前三季度入驻有赞的付费商家以及接入的流量平台增多不无关系。特别是受年初疫情的影响,大批线下企业被迫转型线上经营。这种情况下,在线上电商运营方面门槛较低的有赞,就成了企业实现快速转型的新选择。

 

一方面,有赞丰富的SaaS服务,为商家线上开店运营提供了便利。具体来说,有赞丰富的网上开店、社群营销、顾客管理等工具,能帮助商家拓展全渠道新零售业务,提高客户的留存复购率。此外,有赞还通过旗下多个平台为商家提供延伸服务,为助力商家数字化转型提供帮助。

 

另一方面,有赞私域流量的玩法,也有效降低了商家的获客成本,这也是商家选择它的原因。与淘宝的运营模式不同,淘宝商家需要通过竞价排名的方式,买广告位展示商品来获取流量。而有赞“去中心化”的模式,则是通过帮助商家运营私域流量来实现业绩增长。与传统电商相比,有赞的这种新模式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商家节省了成本。

 

此外,有赞还加大了多平台的对接力度,从而吸引了更多商家入驻。有赞深知多平台接入能驱动入驻商家以及流量主数量持续增长,因此有赞在对接流量平台上始终不遗余力。比如,通过有赞的努力,商家可以通过有赞获取微信、微博、快手等外部平台,廉价的甚至免费的流量,并且商家还能够通过平台的内容创作者,进行商品推广和销售。正是这种数字化的优势,帮助有赞在本季度实现了营收和GMV的快速上涨。

 

数字化驱动成效显著

 

在疫情倒逼下,商家在经营上存在的诸如业绩增长难、顾客留存难、协同管理难等痛点问题一一显现。这种情况下,商家迫切想要通过数字化转型来谋求改变。而有赞凭借自己在数字化运营上的能力,逐渐得到了商家的认可。

 

作为国内SaaS电商第一股的有赞,多年来在电商数字化方面积累了诸多优势。比如,它能够通过自己的技术,帮助商家实现包括门店、营销、会员等在内的全方位数字化转型,给商家线上运营赋能。

 

比如,在门店数字化方面,今年以来有赞帮助王府井26家门店落地了“一店一策”的个性化营销方案,为其门店打开了线上引流获客渠道。有赞为古井贡酒提供的导购数字化功能,让其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之内,就发展了24万分销员,给公司带来了近千万的销售额……这些合作案例,都有利地说明了有赞在数字化转型上的特点。

 

为了进一步推动有赞的数字化服务,有赞还推出了有赞担保。有赞担保通过给商家提供综合性消费保障服务,从而实现了从商家监管、交易支付、消费者服务等多维度,保障商家和消费者的权益。

 

比如,有赞担保为消费者打造安全放心的网上购物环境,促进了消费者下单购买率,提升了使用这一服务商家的销售额。据了解,有赞担保年度保障订单数超2.5亿笔,服务商家超50万。

 

在有赞担保为订单提供交易保障的基础上,有赞推出的有赞客等平台也为商家提供了丰富的资源。有赞客将流量平台和商家进行连接,通过利用网红和主播提供的流量,来帮助商家进行推广,也对商家的业绩增长多有助益。

 

商家可以充分利用有赞提供的丰富营销工具,获取新用户、激活存量用户,从而实现精细化运营。有赞的多平台布局,为商家提供了更多差异化的延伸服务,总体提升了平台的变现能力。

 

亏损拖累仍存

 

不过,有赞营收虽表现亮眼,但亏损态势依旧。据有赞发布的财报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有赞股东应占亏损同比减少31.83%至1.79亿元,亏损这个“老大难”问题,至今仍没有得到有效解决。

 

之所以亏损难以解决,与有赞自身的工具定位有很大关系。有赞作为一种工具型产品,营收结构相对单一,它既不负责获取流量又不负责直接运营,只是为商家提供技术支持借助软件赚取服务费,单一的变现方式也是导致其亏损难止的原因。

 

不过,有赞面临的隐患远不只是亏损这么简单,过于依赖微信等社交平台生态也是其发展面临的一大隐患。与淘宝等主流电商平台不同,有赞的业务主要是借助微信来开展,一旦没有了腾讯的“输血”,有赞就会陷于极其被动的境地。更何况,腾讯也自建了微信小商店,随着微信小商店的发展,未来腾讯是否还会对有赞大开流量之门很难说。

 

有赞也深知这其中的瓶颈,为谋求破局它又开始在直播上发力。但是,相较于阿里、抖音、京东等体量大、入局早、经验足的流量巨头,有赞不仅入局太晚,还没有什么优势。这种情况下,有赞能分到的蛋糕自然极其有限。有赞通过直播作为突破口想要获取破局之道,显然并不容易。

 

从目前来看,无论是解决亏损问题还是寻求转型,有赞都面临着较大的困难。亮眼的营收在未来如何保障,对亏损中的有赞仍然是一个长期必答题。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