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冰糖葫芦儿酸,酸里面它裹着甜。都说冰糖葫芦儿甜,可甜里面它透着那酸。糖葫芦好看它竹签儿穿,象征幸福和团圆。把幸福和团圆连成串,没有愁来没有烦。

这首曾传遍大江南北的歌,在特定的时节总要拿出来应景一下。数年后发觉葫芦丝演奏的词曲一经交融便意境百出,或才禅悟人生普华与之豁达。

2020年像是下了一场魔咒,毫无温度。一边权衡思想覆变为之”物欲横流”、一边”襁褓”事业付诸灵魂、一边思念父兮劳猝如翻滚盐舌、另一边则要事事时时保持礼待克制。精神与现实一旦磨合的不够恰当,则会掣肘生活颠倒现实排序。

本想写篇碎文行作总结,但月数不凑落字不安,就没必要那么矫情。虽没有了《2015,我活腻歪了》存在的野望,但心有之志依然如荼如火。

流金岁月,难忘忆秋年,过往云烟,独留风之痕。

2021或许对于理想不作固步自封,将承载的希望寄寓心中,对万物迷态遂不能庸人自扰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