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基金饭圈化、白酒股还能涨多久、新能源股、易方达基金、半导体和白酒哪个更值得入手、2020年股民人均赚10.9万、基金连续大跌该买还是该买……

刚刚过去的1月份,微博热搜里关于理财的热门话题一个接着一个。这年头,年轻人似乎不是在理财,就是在学习理财。而放在过去,基金话题上热搜可是一年都难见一次的奇景。

菜市场的大爷大妈讨论股票时,股市就危险了。不少分析认为,这个道理,放到基金市场或许同样适用。90后买基金的热搜,便是收割将至的信号。

然而,互联网掀起讨论热潮,新基民跑步入场,这就意味着90后必然会被收割吗?

熊出墨就此与几位90后聊了聊,他们中有人买基、有人炒股、也有人踏进了疯狂的币圈。谈起理财,焦虑确实在裹挟着这群经验不算丰富的新人向前跑。盈亏之中,他们无法梳理出成型的理念或者明确的逻辑,可与此同时也表现出了理性思考、坚持原则、常存戒备等等 防收割的特质。

总之,90后年轻人,并非如你想象中的“韭菜”那般供人收割。

文:彬彬(熊出墨请注意)

大学炒币赚了四年生活费,看清币圈无底洞后彻底收了心

➤ 人物:皆凡  25岁 炒币4年

每个时代都给年轻人留了一个特定的风口,70后靠房产,80后靠互联网,之于90后,区块链和数字货币一度被视作“21世纪的房地产”。

数字货币的价值可否与房产画上等号,尚存争议。但近几年其泡沫的膨胀速度,显然远胜于房产。然而,就像歌里唱的一样,再美丽的泡沫,也不过是一刹花火。

2017年初,币圈处在疯狂的前夜。正在上大四的皆凡无意间接触到了这个陌生的概念,而后一发不可收拾。

“那时候炒币的圈子没有现在这么庞大,也没有真正的大神。就拿比特币来说,币价不到一千美元,整个大盘成交额只有一亿美元左右”,他表示,就像被幸运之神的金手指点了一下,纯属兴趣驱动,微博、知乎、推特上一边看一边摸索,越看越觉得有趣。于是,他拿出自己实习期间攒下的几千元积蓄,买了人生第一个比特币。

“压根就没有想过投资,只是觉得很有意思”,由于资金有限,此后大半年时间里皆凡没有再出手买入,但这丝毫不影响他每天泡在QQ群、电报群里和币友聊天吹水,交流行情的热情。“币价一直在涨,光是盯着看就觉得很有劲头。我记得毕业离校的时候,币价翻了一倍不止。”

翻倍仅仅是开始,一轮暴涨正在酝酿。2017年7月,以2500美元为起点,比特币价格持续走高。当年11月,突破万元大关。12月,冲击20000美元。

皆凡见证且亲身参与了这一轮暴涨,但他没能坚守到最后。“看到涨的越来越离谱,心里开始打鼓,大概10月份,跟以前的经济学老师聊了一下,她严肃地告诉我比特币就是一个骗局。”

经过一番纠结,皆凡选择撤退。此时,这枚900美元买进的币已经价值5800美元。“简单算了一下,基本上大学四年的花费挣了回来,完完全全超出预期。但说不遗憾也是假的,如果再往后坚持一个月,那又是继续翻倍。”

钱入口袋,真正意识到了数字货币的魔力,然而,他想再入场已经不是那么简单。因为币价已经被抬高,而且,行业已经进入了“币圈一日,人间三年”的疯狂阶段。

“2017年底币价飞升之后,瞬间感觉圈子扩大了N倍。不仅相关的电报群、QQ群数量突增,主流新闻网站中也开始频繁看到比特币的身影。币友好像每天都不上班一样,群聊24小时热火朝天。我投入工作十分钟的功夫,未读消息已经99+。”

看着“3点钟区块链”的从失眠到无眠,看着以太坊、莱特币等币种崛起,看着满天飞的白皮书,皆凡甚至动了辞去工作全职炒币的念头。然而,随着接触的职业炒币人渐多,他心里的火苗逐渐被浇熄。因为,“这东西就是一个无底洞,一旦深入,想再抽身就很难了。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职业炒币必然要一直盯着行情,这考验的其实不是精力,而是心理承受能力。从17年底开始,币圈就开起了过山车。一上午跌个成百上千美元,再好的心情也给跌没了。

皆凡表示,他熟识的职业炒币人,大部分都是没赚到钱但心态已经崩塌,“但凡在币圈待上一个月,你再想正常生活、工作都很难了。因为你习惯了一天几万、几十万进账,正常的打工人工资根本不可能放在眼里。

当然,日进斗金只存在于造富神话里,现实中更多人还是当了韭菜。币圈追捧的首富李笑来,在那段“不慎”流出的录音中就亲口说出了空气币、割韭菜的乱象,扯下了币圈最后一块遮羞布。

炒币就是一个完全不对称的赌局,后来看到很多因炒币被割到家破人亡的新闻,自己也彻底收了心。”

与此同时,监管的“亮剑”给疯狂的虚拟货币市场踩了刹车。2018年以来,监管部门对虚拟货币交易频频出手,正式将虚拟币ICO定性为非法集资,多家交易所负责人因非法集资诈骗被抓捕。

2019年11月,央行在《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指出,国内173家虚拟货币交易及代币发行融资平台已全部无风险退出

现在,皆凡手上就还剩下一些莱特币、波场币以及一些小币种,总价不到3万。他经常跟朋友开玩笑说,就当没有这笔钱,几年之后再打开账户,说不定就财务自由了。当然,如果全部缩水,被割了韭菜也认了。

毕竟,你很难赚到认知以外的钱,正常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感谢余额宝利率变低,买基、炒股给自己发年终奖

➤ 人物:阿晨  26岁 买基1年 & 浩然 26岁 炒股1年

与数字货币的疯涨恰好相反,以余额宝为代表的理财产品近几年收益率跌跌不休。“少得可怜”的收益逼得不少年轻人选择“出逃”,去基金、股票市场等更加广阔的天地去赚点零花。

阿晨和浩然,两位生于1995年的年轻人,一人买基,一人炒股,去年两人收益都达到了20个点。以自己在三线小城每月几千的工资作为参照,这笔收益相当于他们给自己发了年终奖。

“真的要谢谢余额宝”,阿晨说自己买基金理财最大动力来源就是余额宝收益变低。“都跌到2%以下了,放里边实在没意思。在加上去年疫情在家无聊,我就开始研究基金。当时想的就是搞点零花钱买买游戏皮肤什么的,基金比较稳妥,亏也亏不了多少,就上车了。”

2013年6月,余额宝上线元年,7日年化利率最高达到7%左右。相比之下,当时主流银行一年定期存款利率基本在3.5%左右。因此,作为支付宝主力用户的年轻人,更倾向于把闲钱放在这个“零钱包”中。

上线半年,用户量接近5000万。一年半时间,扩充至1.85亿。到了2018年底,余额宝用户数已经突破6亿。而用户增长的同时,收益利率却在不断下跌。2015年底跌破6%,2018年跌破4%,而后一路跌到2%以下。

2%并非余额宝的底线,2020年6月,余额宝7日年化收益率跌破1.5%。媒体纷纷报道“这意味着什么”,当时有一个形象的比喻,10万本金存进余额宝,2013年每天的利息可以吃一顿丰盛的早餐,现在可能只够一根油条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收益走低对应的结果是用户“出逃”。根据历年余额宝官方发布的数据,2018年第一季度末余额宝总资产规模达到1.69万亿高点。2020年第二季度,这一数字为1.22万亿,较高点跌去28%

出逃的年轻人寻找新阵地,一部分人和阿晨一样进了把钱用于购买基金。MobTech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基民规模突破8000万,其中新增基民超过2000万。18-34岁群体占比达60.0%,90后已成为主要群体。

还有一部分人分流向了股市,浩然就是在去年逐渐把闲钱转移到了股市当中。“以前都是在玩模拟,工作了两年攒了一些钱,但没有真正投进去。去年开始,觉得自己眼光练得差不多了,余额宝也没指望了,正式开始炒股。”

阿晨的基金收益图

复盘去年的成绩,阿晨买基金的本金大概2万元,收益接近4000元。浩然炒股陆陆续续投入5万元,收益在20个点以上。

总结理财经验时,二人都不敢说已经摸清了门道,只是在遵循自己的原则谨慎操作。

阿晨表示自己买基金关键是心态沉稳,不追涨、不割肉。自己长期看好的话,越跌越买,不看好的涨上天也不跟着上;浩然也与之相似,“我只买自己熟悉的公司。比如我现在公司的有色板块,或者身边朋友所在的上市公司,跟他们打听一下经营情况后再决定入不入手。”

与此同时,去年基金、股市形势大好亦是支撑他们为自己多挣一份年终奖的重要因素。根据天天基金网披露的数据,2020年,全市场98.2%的基金产品实现了盈利,95%的基民实现了盈利。其中,权益类基金(股票型和混合型)的平均涨幅为42.15%。

至于2021年情况如何,谁也无法预测,但阿晨和浩然都表示会继续按照自己的计划去投。“热搜上现在把白酒、半导体炒的厉害,不管外界怎么唱好或者怎么唱衰,我还是不追涨、不割肉。

“刚接触时看到过一句话,买基金就等于买国运,如果真的看好中国未来的发展,长期持有肯定不会亏钱的。但是,基金的起起伏伏,多少人能真的沉下心呢?”对于外界关于90后看到热搜之后跑步入场,即将迎来人生第一次套牢的说法,阿晨认为,“所谓的韭菜追涨,其实根本不用忽悠,他们肯定已经早早地入场了,不然何来的热搜。”

坚持自己的原则,对盈亏有着正确认知,从为数不多的存款利拨出一部分闲钱买基金、炒股。赚,不能发家致富,至多锦上添花。亏,不至于血本无归,能够及时止损。从阿晨和浩然的经历,我们能够看到90后理财时的那份理性。

惹不起躲得起,一次被割就得了“理财PTSD”

➤ 人物:吴琼  27岁 年终奖买基金亏了一半

理想型的韭菜是记吃不记打,割了一茬之后很快就再长出来新的。而现实中,不少人其实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27岁的吴琼便是例子,前几年在基金市场摔了一次跟头,之后便得了“理财PTSD”,对买基、炒股、炒币等投资敬而远之。用他的话说,“惹不起,我躲得起。

2018年,工作了两年的吴琼手里已经有了点积蓄。和所有年轻人一样,此时的他,财商发育迟缓,但理财焦虑却找上门来:钱放在工资卡里,利息基本为0。而拿出来投资,向上够不到房地产,向下零零星星的收益看不进眼里。

“朋友圈里同龄人都在折腾股票、基金,我也动了心。”年底,拿到了年终奖,高兴之余,他开始思考这笔钱要何处安放?终于,他把心动付诸行动。

“一开始像无头苍蝇一样,连基础知识都不了解。所以就到处乱撞,9块9的理财课也买过,相关的书也看了。觉得自己入门了,打开App又傻了眼。课程只教了理论,却没人说具体该买哪一支。”

又是一番搜索,吴琼找到了一个可以直接抄作业的地方。“B站、抖音、微博等平台上的大V,有时他们会直接推荐某只基。或者你直接打开评论区,看看小伙伴们的讨论,也能抄到一些。当时关注了一个**财经的账号,那老师讲的头头是道,评论区里也都是一片应和。当时感觉抱到大腿了,跟着买进了几支混合型基金。”

吴琼绝非个例,央视财经近日的专题报道指出,基金投资已经成为年轻人的社交工具,数位年轻人表示自己买基金时朋友或者网络大V的推荐是重要决策依据之一。在各类投资平台下,最常见的就是哪个行业比较好,哪只基金比较好的提问。

“哪怕是巴菲特推荐的,你都要经过当时当地的具体情况的分析,而不要去一味地相信某个大V的话,大部分的追涨杀跌最后的结果可能都是非常不好的”,《十年十倍 散户也可以学习的量化投资方法》、《聪明的定投》等书的作者“持有封基”如是说道。

简而言之,新入市的年轻人在买基金、炒股等投资是具备一定的风险意识,但选择上缺少独立判断。

而一旦因为某次跟风吃了亏,他们风险意识很肯能会再次调高。“回想一下,我怀疑评论区网友都是托。那个收益率我可能会记一辈子,亏了一半还多”,买进直接山顶站岗,一路下行扛了半个月,吴琼第一次买基以割肉跑路画上句号。

自那之后,他患上了“理财PTSD”,一看到有人推荐买基、炒股,就想起当年不翼而飞的年终奖。“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割韭菜,20000块投进去抢救出来10000,就当交学费了,趁着年轻跌个跟头也没什么不好的,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两年时间过去了,吴琼再也没有碰过基金、股票,他把目光投向了自己更熟悉和信任的领域——炒茅台。

“我在天猫、京东、家乐福、华联抢过茅台,囤到19年底转手卖给了黄牛,一瓶赚了几百块。个人名额有限制,后边想抢就很难了。我觉得倒腾茅台确实有钱可赚,就又找到了黄牛”,就这样,吴琼加入了黄牛的队伍。

自己的积蓄当本金,以行情价面向“散户”回收茅台,然后转给黄牛上级就能获得差价。虽然多了一层中间商,但众所周知茅台指导和零售之间差价较大,吴琼仍能从中分走一定的利润。

“这就是我的理财方式,坚持做了一年多了,手头的钱收拾收拾,去年底交了首付买了房。每个月房贷大几千块,以后肯定更不敢碰基金、炒股这些风险投资。倒腾茅台、炒炒鞋,小打小闹也不稳定,但起码稳赚不赔啊。”

和吴琼生活环境、阅历相仿,财商不足、缺少独立判断,易被引导的年轻人无疑是韭菜的理想人选。然而,一次被割后便起了戒备之心,断了后续继续收割的可能,从这个角度来讲,他们绝非一茬合格、称职的韭菜。

割不到也不好割,90后不配当韭菜

相较00后,90后先行一步踏进职场,手里有了些积蓄。而与70、80前辈相比,90后又尽显稚嫩,尚未经历社会残酷的捶打。

似乎,90后就是韭菜的标准人选。

尤其当越来越多人意识到“你不理财,财不理你”之后,怀揣理财焦虑的90后甚至自发地走到了镰刀之下。企鹅智库发布的《90后理财与消费报告》显示,84%的90后已经养了理财的习惯。

余额宝收益太低、房市门槛太高,留给他们的理财、投资机会集中在股市、基金、币圈等地,这些领域恰是公认的韭菜集聚地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就近期的市场数据、相关热搜以及新闻报道来看,90后缓解理财焦虑的药方,透着一股浓浓的韭菜味。

而结合实际,味道或许很快就会散去,因为手举镰刀的收割者会发现:90后根本不配做韭菜

工作年限不足、手中积蓄有限,这些因素导致了客观层面的割不到。

《2020年中90后人群洞察报告》显示,超三成90后人群手头资金不足6万元,25.9%的90后月收入不足4000?试问,这番收入水平能否满足收割者的胃口?而在此前其他相关报告中,90后的存款情况更不足以撑起“韭菜”这个词。

例如,珍爱网发布的调研报告中,近五成90后存款在3万元以内,其中三成属于零存款;腾讯发布的数据则显示,90后平均存款约为815元,甚至连00后的存款零头都比不上。

主观层面,前文几位人物在理财中的真实心理状态,也反映出90后的防收割体质。

正面,他们对市场的理性思考,坚守原则谨慎操作,一定程度上规避了盲目跟风的风险。负面,魄力的欠缺,致使90后常怀戒备之心。所以即便有人此时跑步入场追涨,很大可能上也不敢过多投入。

90后不配做韭菜,而韭菜这个名词也从来不是90后的专属。

摘掉有色眼镜重新审视年轻人理财焦虑,焦虑本质源于意识超前与财商欠缺之间的错位。

作为互联网原住民,身处中国经济腾飞期,90后对于消费和理财的觉醒较父母辈更加超前。支付宝此前在《90后攒钱报告》中也曾指出,90后首次开始理财的年纪平均是23岁,绝大部分人会在上学至毕业后的两年内就接触理财,比父母辈第一次接触理财早了整整10年。

意识超前,经验、阅历无法与之匹配,只有不断成长弥合这之间的错位。无论之于90后、70后、80后还是00后,谁又能保证成长过程中永不摔跤?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本文来自“熊出墨请注意”,文:彬彬,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