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上海研发团队全员被裁,贝壳找房的“优化”动作有些大。

10月11日,贝壳找房上海研发全员裁员,以“N+3”为补偿的帖子刷爆社交平台。作为美股上市公司,整个行业调控不断加深,2021年贝壳股价已从最高点80美元下探到15美元左右,跌幅超80%,市值蒸发超800亿美元。

贝壳找房对此回应称:此次优化的部门是贝壳找房在上海地区的金融等部分业务。今年以来,行业环境发生较大变化,公司据此对上海地区金融等部分业务进行调整。对于此次调整涉及到的员工,将严格遵守国家劳动法等相关法律法规进行妥善安排,同时为其优先提供内部转岗机会。

将整个上海研发的裁员归结于“行业环境”变化,贝壳的回应略显苍白。而“优先提供内部转岗机会”这类看似诚恳的表态,能否落实到行动上也疑问重重。在教育行业大裁员后,虽然也有不少失业潮里的员工盛赞贝壳“N+3”的良心,但高额补偿并不能左右“失业”的事实。

创始人左晖离世的噩耗在前,千亿市值化为泡影的困境在后,砍去上海研发的贝壳,贝壳无奈缩壳背后,在资本市场上的故事还能讲多久?

01行业凛冬已至

房地产的好日子已经成为过去。战线收缩之下,贝壳作为其中的个体,不过是整个市场翻篇的一个小小注脚。

今年2月9日,深圳住建局发布《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关于建立二手住房成交参考价格发布机制的通知》,要求中介挂牌价格不能超过参考价,商业银行将根据成交参考价格发放二手房贷款。据了解,此次发布二手住房成交参考价格目的是为了落实房住不炒的政策,因目前市场的二手房价格波动很大,存在很大泡沫,不利于市场公平、公正交易,发布二手房参考价格,可以有效抑制二手房挂牌价虚高、市场乱象,稳定市场预期,促进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

今年8月18日,据杭州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消息,杭州市住房保障联合房产管理局宣布“个人自主挂牌房源”功能正式上线“杭州市二手房交易监管服务平台”,据称该功能打破了传统依赖中介机构的房屋销售模式,改善了二手房交易过程中买卖双方和中介机构房源信息不对称的弊端。

去中介化浪潮滚滚来临。事实上,自今年5月以来,热点城市调控政策就已经在紧缩,二手住宅市场成交量逐步下滑,尤其是8月往后,二手房价格一再下跌。新房也保持了一致的步调,楼市罕见出现了持续下滑情形。根据易居数据,今年9月,11个热点城市二手住宅成交量仅为4.3万套,同比下跌45.5%。

楼市政策汹涌变化,即便是找房大平台的贝壳,也无法抵御寒冬。根据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第二季度,贝壳二手房的营收为96亿元,同比增长仅4%。而第一季度的收入同比增速高达202.1%。

“7月份交易数还差强人意,到了8月、9月,看房买房的人就少了很多。”一位贝壳员工这样评论道这波楼市寒冬,“政策紧缩是主要原因,再加上8月消费不景气,买房少也正常。但就是不知道这样的情况会持续多久。”

另一位深圳贝壳的员工则表示:“最近几个月,门店都没有签到单,不少经纪人离职转行。听到的消息是,交易量低的门店将直接关店。”

显然,上海研发团队的人去楼空只是贝壳找房“开源节流”保证资金的一方面举措。火于时代的贝壳,伴随着整个行业失去想象力的事实,目前面临的已然是生存问题。

02互联网公司?贝壳学不像

“一家租售房中介,为什么需要那么多研发?”

这是贝壳上海研发裁员话题下的高赞提问。而贝壳2022年校招宣传上,“产研占比超70%”几个大字十分夺目,可以看到其想把“重研发”标签烙印在身上的决心。

“此次校招,产品研发类岗位占70%以上,包括图像算法工程师、三维重建算法工程师、深度学习算法工程师、数据挖掘/机器学习工程师等。”

如果不是反复确认贝壳找房的Logo,以上一段话总会给你在字节跳动、腾讯和阿里找工作的错觉。贝壳学互联网大厂组建高精尖研发团队,目的当然不难猜:给外界尤其是资本留下研发投入占比高的美名。

在互联网时代,研发团队对贝壳来讲确实举足轻重。以推荐算法工程师为例,这决定了搜索者能看到什么样的房源,这对促成交易来讲是至关重要的。换句话说,以符合用户希望的商品留住潜在消费者,往往就是成功交易的第一步。

但研发团队真的是贝壳的核心力量吗?

有行业人士称,“重研发”似乎成为了贝壳的噱头。面向公众,研发的高额投入让贝壳从人才结构上与互联网公司类似,这让贝壳站在了房产公司和互联网公司模糊的边界上。面向资本,二级市场向来把科研投入的高占比与高潜力划等号,字节的算法推荐系统就是明证。资本愿意为重研发买单,贝壳就把“重研发”标签纹上了手臂。

贝壳上海研发的全军覆没就是最好的答案。尽管研发有着事半功倍的效果,但最终促成交易的还是一线的销售与经纪人。因此,当风暴来袭,研发团队也成为了贝壳最先抛弃的一批人。——或者用贝壳的话说:“优化”。

学互联网公司,未必是一条歧路。然而贝壳的研发被裁员,足以证明了研发团队在贝壳宣传时可能有效,但在困境来临时却又证明并非核心力量。

贝壳的困境也不止于此。时代变了。贝壳怎么变才能破壳?

03能否破壳

即使是在高于市场补偿价格的情况下,贝壳也愿意砍掉一线城市的研发,这或许是走投无路之举。楼市遇冷又无法回收高投入,从团队入手节省资金成为了贝壳不得已却又必须为之的道路。

从招股书来看,裁员涉及的金融业务曾被贝壳上下寄予厚望。简而言之,金融业务是指贝壳与银行、担保公司、房地产评估师和政府机构合作,积极推动并简化抵押贷款,进一步促成交易。至于为何上海金融业务研发团队会惨遭“断腕”,贝壳方没有给出明确的原因。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贝壳缩紧金融业务或许与近期金融业务监管日趋严格的政策有关。不断紧缩的信贷关口,使得交易量没有达到预期。另一方面,如果金融服务为企业带来了利润,那么产品的合法合规性仍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近些年,除了金融服务,加大家装家居业务投入也成为了贝壳“破局”的重要棋子。

收购圣都家装就成为了贝壳站稳脚跟的重要一步。圣都家装成立于2002年,主营为整装模式的家庭装修服务。显然,未来,贝壳想将卖房购房装修一体化,形成一个更完备的流程,但比起租售房,家装处于“下游”产业,能否为贝壳带来新的增量仍未可知。

除了业务遇阻,团队内部,贝壳也痛失了它的灵魂人物——左晖。

尽管左晖已经离去,但房屋租售行业中,依然是无法磨灭的存在。左晖让房屋租售流程规范化,为房屋租售平台树立了行业标杆。正如零态LT(ID:LingTai_LT)在过往文章《贝壳的故事还能讲多久》中写道的那样,左晖的社会价值在于:让一个曾经坑蒙拐骗横行、相互敌视甚至斗殴的行业逐步建立起职业尊严。

左晖创造的居住服务平台发展模式,是贝壳发展的起点,后左晖时代,立足在房地产这块大蛋糕上,贝壳缺的是一条可持续发展道路。就像左晖探索租房市场运营模式一样,贝壳需要身先士卒打通一条居住服务平台公司长期发展的新路径。这种路径不能轻易被行业形势所左右,并且能够实现长期稳定盈利。

这是左晖留给贝壳的命题,也是时代留给贝壳的命题。

烽巢网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零态LT ”(ID:LingTai_LT),作者: 顾念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