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Q3财报出炉,GMV增速下滑的背后存在诸多隐忧-烽巢网

日前,京东公布了最新的Q3财报,这也是京东再次宣布盈利的一季财报。根据财报显示:京东第三季度净利润达到了22亿人民币,同比增长359%,连续6个季度实现了盈利。此次Q3财报,在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GAAP)同样实现了盈利,净利润达到了10亿元人民币(约1.5亿美元),相比去年同期亏损5亿,京东的确获得了不少利润的增长。

不过来自全景网、浙江网络广播电视台等多家媒体的报道却称:京东Q3财报隐藏了史上最低的GMV增长。

净利润创新高,却暗藏增长下滑隐忧?

根据历史财报,京东GMV增速在2014年为107%,2015年增速为 84%,2016年增速为47%。此前,虽然在体量上低于天猫,但是京东正是凭借着高于天猫的增速获得了资本市场的进一步认可,市值在今年也一路攀升了不少。

根据腾讯财经报道称:“在更加良好的用户体验带动下,京东集团过去三个季度在交易总额(GMV)上继续维持稳定增长,前三季度交易总额(GMV)累计近9000亿元人民币。”根据这个算法,京东本季度的GMV就非常清晰了。今年第一季度京东GMV为2532亿元,第二季度京东GMV为2348亿元,由此可以算出京东本季度GMV为4120亿元,同比增长159.4%。增速远远超过竞争对手天猫本季度49%的增速,京东没有理由不在财报中有所体现。

然根据全景网等媒体报道称:11月13日,京东公布2017年第三季度财报,首次没有明确列出GMV增速。而根据其公布的本季及历史GMV计算,Q3增速已下跌至32%,为史上最低。

此外,根据10月28日Analysys易观发布的《中国网上零售B2C市场季度监测报告》显示,2017年第3季度,中国网上零售B2C市场交易规模为9854.4亿元人民币。其中,天猫成交总额同比增长47%,市场份额增长到59.0%。京东成交总额同比增长41%,市场份额下滑到26.9%。

也就是说,京东的增长速度已经开始出现连续下滑迹象,这也许是此次京东财报没有公布GMV增长的真实原因所在。

增速下滑的背后存在诸多隐忧

高增速一直以来是京东吸引资本市场的核心因素,但这两次京东增速陡跌,到底是何缘由?

首先,京东GMV增速放缓的背后是互联网人工红利消失的大背景。随着互联网以及移动互联网的逐渐渗透,互联网开始进入到下半场,而到了下半场,最先面临的问题就是人口红利增长的消褪问题。

人口红利消褪,营销成本便增高,而京东又是自营重资产模式,这使得其在开放生态的同时又难以兼顾成本短板,难以提供增长动能。如果要保增长京东就必须大量投入资金,以减小规模的方式去实现盈利,如此一来京东体量还未撑大就已面临“体质”问题。

再者,京东赖以起家的是家电、办公、3C数码等自营业务,但目前即便在三季度7、8、9三个月的传统热销旺季,京东的销售和增长也未见好转,而其早已宣称发力的服饰、快消等领域又迟迟未见起色,这在一定程度上又影响到了京东的增速故事。

除此之外,京东建立于自营和物流上的竞争底牌,如今又面临着菜鸟的追赶,而其在金融和农村市场上都存在完整性、成熟度、资金以及技术实力上的短板,

虽说京东把目光瞄向了农村市场和国际市场,但是在农村市场懂网络购物的年轻人基本都已经开始去电商平台购物,而不懂网络购物的中老年人,始终很难改变他们的购物消费习惯,他们仍然更愿意跑到农村集市或者镇上去消费。

在国际舞台,京东商城要想打开国际市场,不仅需要面临当地的电商竞争对手,同时还需要面临政策、当地经济环境、法律法规、民俗消费习惯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全球化电商的拓展并非一朝一夕。

进军零售市场,京东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国内电商市场,根据易观发布的《中国网上零售B2C市场季度监测报告》显示,且不说京东最大的竞争对手天猫市场份额已难以决胜,而如今其他电商平台诸如苏宁、唯品会、网易严选等都在抢夺和分食中国的电商蛋糕,京东面临的竞争压力也着实不小。

对于京东来说,目前京东京东在数码3C、家电、服装、生鲜、家装家居、汽车用品等领域都有布局,在金融、生鲜和智能技术方面也有所涉猎,表面上看似生态繁华,但由于生态战线拉得过长使得其没有过多精力专注电商业务,导致发展速度减缓。

而且目前京东从产品采购到支付销售物流等环节都要自营,随着规模的增长,在产品质量保障及消费者体验方面难度都随之增加,从而导致京东与上游厂商博弈更加激烈,今后如何在实现盈利的基础上维持高速增长将是京东的一个巨大挑战。

由此看来,尽管京东的利润出现了增长,但是京东必须要面对一个严峻的现实:GMV增长速度的放缓。对于京东来说,未来要想继续保持高速增长,而非不断地增加流量渠道,这些无法解决电商增长放缓的大趋势,多从新技术、新零售方面下功夫或是正道。

刘旷,以禅道参悟互联网、微信公众号:liukuang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