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超级APP越来越重,我们是否低估了轻量应用?-烽巢网

如果要问当下互联网最热闹的场景,无外乎各大新崛起的APP平台之间的你争我抢。当这些新晋小巨头不断把边界扩张到对方的腹地,甚至触碰到BAT的业务范畴,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个日渐臃肿重型APP。

与此同时,包括小程序在内的轻应用产品,已然成为企业、商家的标配,参与者越来越多。而那些平台型的APP,在经历过前几年的疯狂涌现之后,似乎纷纷进入了一个静默期,除了巨头在打架,再难见到新的爆款。

这似乎预示着轻应用的时代正在来临。因为,那些没有成为新平台的APP们,想要走重型化平台化的路线已经基本没有机会,这种情况下,轻量化才是他们最佳的突破口。

重型化和轻量化,移动应用两极化日趋明显

就像美团可以集外卖、酒旅、出行等一系列的生活服务于一身,头条也早已不是一个新闻聚合平台,甚至像高德地图这样的纯工具型软件,也开始在应用中内嵌顺风车等业务。虽然吃瓜群众站在一边看得津津有味,但实际上这些超级流量入口的战争,潜移默化地影响所有网民的生活服务,也导致用户越来越集中于超级APP。

以今日头条为例,2015年其用户日平均使用时长为53分钟,截至2017年底,这一数字已经超过76分钟。当这些超级APP占据用户的时间越来越长,其它移动应用还有多少可争夺的机会?

不过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一些轻量阅读、轻量购物、轻量娱乐等应用,却在成为移动互联网生活的新形态。

日前腾讯应用宝正式发布2018“星APP”3月榜单,榜单是依托腾讯内部过亿用户量级的数据为基础,综合了APP近期下载量、下载量增幅、好评指数、反馈指数、新鲜指数、社交分享六大维度来综合评定。据这份榜单显示,口袋记账、可听、粉萌日记、真龙霸业和苍之纪元荣获新锐榜,而微信读书、BeautyCam美颜相机、Keep、酷狗音乐和QQ炫舞手游则在流行榜上名列前茅。

当超级APP越来越重,我们是否低估了轻量应用?-烽巢网

图:应用宝“星APP”3月榜单

从这份榜单明显看出,适应学习、办公、记录、娱乐等不同移动生活形态和碎片化时间,用户移动互联网生活同样呈现“轻量化”趋势。对于用户而言,带来“快速、简便、愉悦”体验的移动应用成为新选择,像口袋日记、可听等新锐榜上的APP都属于轻量应用,而且用户基数也在不断增长。比如,口袋记账的注册用户数已达700万,日活已达100万。

一面是没有边界、越来越沉重的超级APP,而另一面则是专注垂直领域的轻量化移动应用,这种逐渐走向相反两极的发展方向,是否预示着这两个“物种”本身就有兼容性?尤其是巨头对应用分发重新重视,是不是也会给应用开发者带来新的机遇?

工具未死,而轻量应用长存?

从08年开始,APP开始呈现一个快速增长的趋势,只不过这个趋势在2016年左右已经隐隐消退。直至今年,App Store可用的应用程序数量有史以来第一次减少,而国内在2016年下半年,新增APP数量出现明显下降,直至2017年才有所回暖。

一个更为不乐观的消息是,消费者手机上已经安装了很多必需的软件,他们已经不再热衷于搜寻新的软件工具,除了偶然出现的爆款软件,比如摩拜、ofo及抖音等。而且当这些超级APP逐渐将触角伸到各个领域,必然挤压其它移动应用的生存空间,就像快手小游戏,仅靠快手背后巨大的流量,就在短短时间内月活近500万人。

不管怎么看,移动应用及开发的前景都不算乐观,这是否意味着马太效应下,超级APP之外的移动软件都会越来越边缘化?

其实这倒未必。超级APP越来越重,而另一面其他APP越来越轻,这说明很多移动应用聚焦于小而美、垂直深耕,反而避开了原本移动开发经常陷于繁和简的两难境地。而通过性别、年龄、手机机型等不同维度分析,不同用户对APP偏好差异也愈加明显。

直至现在,这种趋势日渐清晰。从星APP每月发布的榜单可以看出,在这些轻量化的移动应用中,明显的一个共同之处就是,大部分都是工具型产品或垂直内容产品。比如可听是云掌财经旗下财经知识音频应用,口袋记账是一款记账类APP,而Keep属于运动健康类APP,BeautyCam美颜相机是拍照应用。

尤其是工具型APP,存续时间已经说明了其具备可观的用户价值,只是因为商业变现的问题,一直被外界唱衰。但实际上,这一刚需类应用的天花板还很高。根据QuestMobile最新发布的报告,在中国2017年6月各类APP使用的时长方面,系统工具仅次于移动社交位居第二,同比增幅15.8%。

而且像Instagram、WhatsAPP被巨头收购,实现与巨头的耦合价值成为了保底的选择,更有Camera360、美图秀秀、陌陌等知名大众工具APP,都已经与巨头联姻。也就说,拥有用户基础的工具型移动软件,构成轻应用的主流,其价值不归零,移动应用还有很多发展空间。

商业变现难题解决?

用户群体的年轻化和个性化,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移动应用的市场空间还有待开发,只是一个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工具型或内容垂直型产品即使用户量剧增,也少有能成为互联网巨头。这十几年的时间内只有360、猎豹、搜狗、美图等少数公司成功上市,曾经红极一时、甚至被称为装机必备的应用软件,所剩寥寥无几。

不过即使这样,我国移动应用开发还是处于增长状态。工信部公布数据显示,截止2月底,我国市场上监测到的移动应用为411万款,较去年年底增加8万款,

第三方应用商店分发累计数量超过1.1万亿次。

移动互联网的红利消退后,移动应用的竞争不得不从流量争夺转移到商业变现,而很多积累海量用户的APP正是倒在了这道坎上,如今移动应用市场逐渐回暖,这是否意味着变现难题已有解决之法?

其实,近几年来猎豹、搜狗的发展路径起到了不小的示范作用。以猎豹为例,其2017财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显示,总收入为49.75亿元,较上年同期的45.647亿元上涨8.99%,而工具产品经营利润率增长至33.8%。从猎豹的各大业务看,智能硬件、广告服务、手游、工具矩阵及应用分发,预示着多元化的变现方式正在改变工具类产品的发展方向。

扩展到其他移动应用中,也同样适用。以星APP月榜上的APP为例,2月份上榜的百词斩从2015年就凭借单词书、文具等周边找到变现切入点,而口袋记账孵化于奇鸟金融,通过金融化的产品工具接触并沉淀用户流量,然后为用户提供更多的金融服务,这得益于理财、投资、金融教育的一系列产品矩阵。

而专攻运动健康的明星级产品Keep,用户数已突破1亿,从2016年就开始由移动健身工具逐步向运动平台转型,从电商入手开始探索商业化。

由此可见,即使头部效应越加明显,对深耕垂直方向的内容APP或工具型产品来讲,只要商业化方向有了突破,大部分轻量化移动应用基于特定群体用户的本质需求,同样可以在超级APP挤压下找到其它生存空间。

更何况,如今巨头乱战给移动应用带来了不少竞争价值,这或许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和归宿。

歪道道,独立撰稿人,互联网与科技圈深度观察者。同名微信公众号:歪道道(wddtalk)。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