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两天,让全国人民魂牵梦绕、每次更新都能引发全网热议、顺带登上一次热榜的现象级大剧《长安十二时辰》,终于迎来了自己的大结局。

新知图谱, 中国网文莫不是要凉,阅文市值蒸发七百多亿

纵观这几年来的网文影视化改编浪潮,如《长安十二时辰》这样的优秀之作绝非孤例。(关于马亲王到底属不属于网文作家这码事,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先暂且搁置不表,求不杠)

新知图谱, 中国网文莫不是要凉,阅文市值蒸发七百多亿

无论是当年带有一些奇幻色彩的《鬼吹灯》、《盗墓笔记》,还是后来的古装大戏《琅琊榜》、《甄嬛传》,以及现代背景的《余罪》等小说,在翻拍成影视剧后都大获成功,堪称是在口碑和收视率上两开花(战术后仰)。

一方面,网文在国内市场里开始大放异彩;另外一方面作为我国当前的“文化输出急先锋”,我国的起点网文在国外的现状更是相得益彰。

新知图谱, 中国网文莫不是要凉,阅文市值蒸发七百多亿

这一鲜花着锦的盛状甚至惊动了那群个个“百万年薪”的知乎er,让我们的“常春藤骄子”都开始讨论起到底是什么,拖延住了我国网文大军将铁蹄踏上东京土地的脚步。

不能让日本的小孩子们得不到网络小说的荼毒啊……呸呸,是不能剥夺日本小孩子们享受先进的优质文化的权利呀(滑稽)~

新知图谱, 中国网文莫不是要凉,阅文市值蒸发七百多亿

正当祖国人民们个个都陶醉在网文在全球各地攻城拔寨的胜利中时(并没有),在号称网文作者大本营的龙空论坛上(论坛全名:龙的天空),许多网文作家却开始热议起了这样一个话题——阅文集团股价跌破历史最低价!网文神话正在迅速破灭!”。

新知图谱, 中国网文莫不是要凉,阅文市值蒸发七百多亿

诶,明明外界都非常看好网文,用一个又一个卖出天价的版权实例在给你们加油打气呢。

怎么好端端的,你们这群网文作者突然来了这么一出“我,唱衰我自己”的戏码?

新知图谱, 中国网文莫不是要凉,阅文市值蒸发七百多亿

阅文集团股价跌破29.4的历史最低价什么的,十有八九只是因为前段时间大盘下滑的影响吧,现在说不定都已经涨回来了也不一定……

抱着这样的想法打开搜索引擎的小柴,在看到阅文集团那再创新低的股价之后,不禁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行外人士眼中正在茁壮成长的中国网文,最近这一年里怎么突然拉了胯?

新知图谱, 中国网文莫不是要凉,阅文市值蒸发七百多亿

(截止本文发稿,阅文集团的市值已经从巅峰时的近千亿,

跌到了如今的区区两百多亿,损失接近八成)

新知图谱, 中国网文莫不是要凉,阅文市值蒸发七百多亿

谈起阅文最近遭遇到的难题,有关部门的一些政策因素几乎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大槛。

还是以近期大热的《长安十二时辰》举例,很多看过原著的朋友应该都能发现,原本在最初的小说中,其实都是使用真实历史人物作为书中角色;

但在后期的调整之后,所有历史人物的名字都被改成了其他名称。

新知图谱, 中国网文莫不是要凉,阅文市值蒸发七百多亿

(马亲王本人对此的吐槽)

而造成这一切的根源,其实就是因为有关部门为了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做出的努力;毕竟“改编不是乱编,戏说不是胡说”嘛~

除去在历史小说中严防死守此类问题,有关部门还因为灵异小说宣扬“封建迷信”、玄幻小说传播“怪力乱神”、都市小说存在“政治映射”等诸多理由,让起点上演了一场404大潮。

现如今,曾经在起点红极一时的灵异作品几近全灭……甚至连“鬼”、“恐怖”等词汇,都成为了不能说的敏感词。

新知图谱, 中国网文莫不是要凉,阅文市值蒸发七百多亿
新知图谱, 中国网文莫不是要凉,阅文市值蒸发七百多亿

这样严格的创作限制,对于网络文学不可能没有影响。

无数被封的书籍、神秘失踪的章节,更是让读者发出“正版做的还不如盗版”的感慨。(因为正版中因政治敏感而下架的作品、封锁的章节,反倒是在盗版中毫无影响)

新知图谱, 中国网文莫不是要凉,阅文市值蒸发七百多亿

不过毕竟文学创作,本就是一场“戴着脚镣的舞蹈”;真正让阅文、乃至是整个中国网文大市场增长受阻的原因,其实还在更深层的地方。

新知图谱, 中国网文莫不是要凉,阅文市值蒸发七百多亿

2018年3月20日晚,中国网络文学界的龙头老大——阅文集团,公布了自己最新一期的年度财报,并为世人展现出了一份惊艳的数据:

集团营收同比增长了60.2%,达到40.95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高达1416.0%,达到5.56亿元。

这份财报是如此的亮眼,甚至让整个A股的阅读相关上市公司都被连带着享受到了一次天上掉的馅饼:中文在线、平治信息在当天分别大涨了5.05%和4.61%;而掌阅科技更是直接涨停并一路封死到收盘,让无数股民在那天晚上乐得睡不着觉。

但诡异的是,当全国的阅读相关企业纷纷敲锣打鼓,犹如过年一般开心之时……原本应当作为最大获益者的阅文集团本身,其股价却是“逆势下跌”。

阅文交出了一份完美的财报,市场却用蒸发23亿的市值,作为对其努力的回应。

这种有违常识的反差背后,实际上是资本市场对于阅文月活跃用户同比增长12.7%到1.915亿人、月付费用户从830万人增长到1110万人后,其后续是否还存在足够增长空间的担忧。

全中国虽然拥有高达8.3亿的网民,但网文读者的数量却也已经突破了4亿大关;作为对比,我国的网购用户(哪怕只有过一次线上购物也算)也才勉强达到了6亿……

国内的网文市场即便还未触及天花板,但也一定距离不远了。

新知图谱, 中国网文莫不是要凉,阅文市值蒸发七百多亿

再加上在那一年里抖音、快手等娱乐短视频的兴起,只有文字的网络小说能否与动态有趣的短视频相抗衡?

这个问题在当时成为了所有业内相关人士,心头一块挥之不去的大石。

新知图谱, 中国网文莫不是要凉,阅文市值蒸发七百多亿
新知图谱, 中国网文莫不是要凉,阅文市值蒸发七百多亿

时过境迁,随着2019年的到来;曾经因为短视频对网文的冲击而满心忧虑的人们,终于发现自己原来只是在杞人忧天。

也许一些网文的轻度用户会被抖音所吸引,但凭借文字带给读者的沉浸式体验(心流状态),对于那些核心(付费)用户而言,短视频在可预见的未来都很难取代网文的地位。

相反,在去年年中闹出的那场“部分短视频APP下架风波”中,人们倒是惊讶的发现了这样一个事实:电子书的吸引力度反倒是强过短视频,甚至能做到用网文去反向冲击短视频……

新知图谱, 中国网文莫不是要凉,阅文市值蒸发七百多亿

(两款短视频APP被下架后,

相当一部分用户并未选择安装同类型产品,

而是被电子书APP先吸纳)

在发现曾经被视为心腹大患的短视频,其实根本不是自己一合之敌后的网文行业,却并未能就此过上什么安心日子。

一个远比短视频更大的隐患,终于开始浮出了水面。

在网文行业里一般把读者区分为“老白”和“小白”,前者指社会阅历较为丰富、阅读时间较长的那一批读者,他们对作品的逻辑合理性、思想深度等要求较高;

而以在校学生为主的“小白”,则往往显得更为缺乏耐心,对于那些剧情展开较缓慢,情节安排较为舒缓、伏笔埋得更深的那些作品嗤之以鼻……“无脑爽文、莫欺少年穷、装逼打脸……”等文章,才是小白们的心头好。

“要看深度和文学性,我为啥不去看名著,要来看网文?”是他们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

而根据《2018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给出的数据,我国现如今的网文读者中有超过53%的读者,学历水平在高中或高中以下。

新知图谱, 中国网文莫不是要凉,阅文市值蒸发七百多亿

换而言之,网文的用户中“小白”读者才是主体。

网文作为一种商业化写作,消费者的认可才是第一指标……再加上小白读者往往口味高度一致,而人数本就处于劣势的老白读者,还存在着众口难调的“恶习”。

长此以往,网文就不可避免地开始越来越倾向于“小白”……然后就一边被舆论扣上“垃圾文学”、“精神鸦片”、“没深度、没内涵的爽文”等污名化的帽子;一边迫使大量老用户不断退坑。

新知图谱, 中国网文莫不是要凉,阅文市值蒸发七百多亿

文学作品的阅读,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其实是可以“向上兼容”,而难以“向下兼容”的行为;中外名著可以老少咸宜,“莫欺少年穷”却往往只能让特定年龄段的读者引发共鸣。

要是这种现象无法得到改变,网文就将在潜移默化间把自己的读者群体从“全年龄段”缩减为“在校学生/年轻人”,这无疑就是一种自我设限。

网文如果只是想要维持如今的地位,那此事大可不必留心,因为永远都会有新的年轻人出来为这些作品买单;

但如果以阅文为首的企业们有着更大的野心,想要做到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对于网文的“质量升级”就是一件必须提上日程的事情,因为每一个为这些作品买单年轻人,早晚又都会长大。

新知图谱, 中国网文莫不是要凉,阅文市值蒸发七百多亿

“网文升级”的影响在短期之内还难以得到体现;能在眼下对网文行业做到更加直观影响的,其实是近些年来业内一直在鼓吹的网文出海。

虽然网文在国内市场的增长已经极度接近天花板,但随着外国网友自发建立的、专门以来翻译国内网文的网站——“WuxiaWorld”日访问量超过百万次。

海外的那几十亿潜在用户,无疑成为了阅文集团手里,一个最适合讲给资本方听得故事。

新知图谱, 中国网文莫不是要凉,阅文市值蒸发七百多亿

先是试图直接与“WuxiaWorld”进行版权合作,后又自主成立一个面向海外用户的“阅文国际”。

新知图谱, 中国网文莫不是要凉,阅文市值蒸发七百多亿

通过为投资人勾画出一副“网文出海”的美妙图景,阅文集团的市值一度达到了夸张的一千亿元!

新知图谱, 中国网文莫不是要凉,阅文市值蒸发七百多亿

但是不久之后,这些曾经大张旗鼓的动作却一个个都没了动静……原因很简单,现阶段想要实现“网文出海”的翻译成本,实在是高到了难以想象。

在网络上搜索公开资料可以发现,现在翻译一部电影(以字幕形式)的市场价格,大约为20元/min。

新知图谱, 中国网文莫不是要凉,阅文市值蒸发七百多亿

而一部异国电影,其需要翻译的字幕字数,平均下来也不过区区万字;毕竟连一部电影的剧本,一般长度也才三万余字。

新知图谱, 中国网文莫不是要凉,阅文市值蒸发七百多亿

如此计算下来,电影字幕的翻译价格差不多是0.18元/字。与网络查询到的小说翻译最低价格,千字一百元大差不离。

新知图谱, 中国网文莫不是要凉,阅文市值蒸发七百多亿

而对于动辄几百上千万字一部的网络小说来说,即便只是用最低的价格去翻译成英文这一种外语,成本就高达几十万甚至上百万!

而如果想要把全球几十亿用户吃下大部分,那么最起码也要把俄语、汉语、法语、英语、西班牙语、阿拉伯语这六种联合国官方语言各来一份吧?

如果再考虑到为了保证阅读体验,请的翻译工作者最好还是具备一定经验的中高级人才,那么这个价格还得往上翻,保守估计上个千把万应该是轻轻松松。

而这,还只是最初的翻译成本,后期的宣发、合作费用、当地关税,都还没包括在内。

从这个角度来看,恐怕在人工智能的语义翻译得到质的突破之前,“网文出海”更多的只能作为一个噱头,或是爱好者的自发行为,与能够盈利的商业行为相去甚远。

新知图谱, 中国网文莫不是要凉,阅文市值蒸发七百多亿

我们都知道,资本都是短视的,唯有存在“短期内增长可能”的行业才能得到它的青睐……

如果资本能考虑长期利益的话,那么所有的投资人都应该把钱砸给可控核聚变行业和量子计算机,因为那是毫无疑问的人类未来。

现在这一切就很清晰了,中国的网文如今面临的局面,是国内市场增长已经接近尽头,即便能在未来完成“网文升级”,进一步提升自己的用户上限,那也是比较遥远的事情了;

而曾经大力鼓吹的“网文出海”,却被语言问题牢牢地卡住了脖子,海外那几十亿的潜在用户在短期内只是一盘看得见、摸不着的蛋糕。

那么,作为一个短期内看不到太大增长可能的行业,阅文虽然贵为行业龙头,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资本不断流出,市值一再缩水的现状,却无可奈何。

但这却并不意味着网文会没落,就像钢铁、橡胶、造船、纺织等“夕阳行业”,就算股价低的一塌糊涂,但人类却永远需要它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