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基米得从来没机会真正撬动过地球,因为他压根没找到那个支点;而中国的数字政府正在全面的“冲上云霄”,因为借助了云计算的支点。

文/陈纪英

给古希腊哲学家阿基米德一个支点,他可以撬动地球。

之于数字政府,云计算就是那个支点——浙江省政府是最早借力云计算乘风高飞的省份,2018年,浙江省数字经济总量达2.33万亿元,而同年黑龙江省的GDP总量仅为16361.6亿元。浙江数字经济的规模,就超过了个黑龙江全年GDP。

好消息是,包括黑龙江在内的30个省市区,422个城市,都已借势阿里冲上云霄。远在山海关外的黑龙江的数字政府建设水平,也有望看齐长三角。

1

蓝 海

各个省份争相赶潮的数字政府,是民生所向——公民本位、社会本位理念之下,服务成为政府部门的主要职能,服务水平就是执政水平。

过去,散落于各个职能部门的权限划分,交叉串联的报备审批权限等,既出现了如何证明我妈是我妈的极端案例,常态之下,办一件事儿跑断腿也不罕见。那些喜得儿女的新父母们,办一个新生儿相关证明,甚至需要填写60项信息,提交20份材料,跑5个窗口,耗时2天,才能完成。

数字政府建设,成了改革“恶政”、“懒政”的主要抓手。

这一领域,浙江省能排中国头一号——浙江省政府部门和阿里云合作、以“浙里办”为总称的浙江省政府服务平台,成为“最多跑一次”甚至“一次都不用跑”的在线政务入口,目前已覆盖浙江2612万实名注册用户,每天有超过50万用户像网购一样享受便利的政务服务。

新生儿在此实现了“一键办证”,产妇不出院,在病床边就可以办理、拿证。

依托阿里云的城市大脑,自动识别、自由进出、无人收费、无杆停车的停车系统开始在杭州上线,车主停车用时平均缩短了9倍,从23.4秒减少到2.6秒;停车位满时,该系统还能一键引导车主前往周边停车场的实时空闲车位。

刷脸提取公积金也成为惯常,这依赖于浙江省直公积金和房管局、人社局等机构依靠云技术实现了数据协同,再基于支付宝的人脸识别技术,市民们可以随时提取公积金,再也无需排在数千个叫号之后苦等了。

在浙江,目前在线刷脸提取公积金的业务量已经占到全年业务量的90%。截止2019年8月,全国有近200个城市的政务支持“刷脸办事”。

不仅浙江,阿里巴巴已与全国30个省市区达成了数字政务服务,涵盖了1000多项服务内容,累计服务9亿人。

数字政府建设,也是自上而下的国家战略。

数字政府是数字中国概念的主要内容。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要加快建设数字中国——自此,数字中国上位为长期的国家战略。

在数字中国这一大盘中,数字政府是整个社会系统中关涉公共利益的重要节点,数字技术应用开始广泛渗透进入公共服务、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而数字政府推进更快的地区,综合发展动能也更为强劲,一个可以类比的数字是,2018年,浙江GDP增长7.1%,增速比全国高0.5个百分点,而数字经济成为其中增速最快的板块,比上年增长19.26%;与此类比,2018年黑龙江GDP的同比增长仅为4.7%。

数字政府,也是全球大势所趋。

数字政府正在成为全球各国政府集体赶潮的滔滔大势。而这一次,中国进展神速。

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公共机构与数字政府司司长朱巨望对此颇为赞叹,“中国电子政务近年来实现了迅猛发展,是中国开放的又一亮点。”

朱巨望列出了一段数据佐证观点,2003年联合国电子政务调查报告显示,彼时中国电子政务发展指数为0.4160,当时仅处在中等水平。2016年中国电子政务开始起飞,2018年该指数达到0.6811,已加入高电子政务发展指数行列。此外,中国在线服务指数已高达0.8611,也是国际领军者之一。

数字政府的建设,孕育了一片超级蓝海,2017年,中国政务云市场规模为292.6亿元,预计到2021年市场规模将达到813.2亿元,并保持高速增长态势。而在这片蓝海上鼓帆远航的阿里云,已与全国30个省市区达成了合作。

事实上,数字政府业务的超级蓝海,也反哺了阿里云业绩的快速增长。昨日发布的阿里巴巴2020财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云计算业务季度营收达到77.87亿元,比去年同期净增31亿元。

再从横向类比来看,据分析机构Canalys,2019年第一季度,阿里云在中国市场份额进一步扩大至47.3%,同时,在亚太市继续保持榜首位置,份额为亚马逊和微软总和。

阿里云曾在中国这一云计算的无人区,把其开荒成生机勃发之地,在阿里云模式跑通之后,各路跟风者才姗姗来迟,而具体到数字政府的这一蓝海,先发制人定律依然有效——跑得最远最快的,就是起步最早的。

2

进 化

跑在前头的浙江省政府,对数字政府的探索未至终点——现在,数字政府正在从网上政务为主的1.0时代,进化到以数据化运营为核心支撑的2.0时代。

放眼到全球,在数字政府1.0时代,中国政府是滞后者,而在数字政府的2.0时代,中国很可能是引领者。这也与中国互联网经济的发展水平息息相关——在电子政务逐渐落地的互联网时代,中国是模仿者、跟风者;而在2.0版数字政府逐渐落地的移动互联网时代,以及即将迎面而至的AI时代、5G时代、万物互联时代,中国走在了前头。

阿里云智能数字政府事业部总裁许诗军分析了两者的不同。他认为,数字政府1.0是把线下的政务办事窗口搬到网站和手机上,是互联网和政务在物理层面的连接;未来5年是以数据化运营为核心的数字政府2.0,通过系统打通和数据协同,形成整个政务流程的再造。

“以前办一件事,要跑5个政府部门窗口,数字政府1.0后不用跑腿了,把5个窗口搬到了一个网络入口上。而数字政府2.0只需要点一个窗口就办好了,背后是数据化运营和政府部门的流程再造,老百姓的体验会更好。”

换句话说,1.0时代是完成了“在线”,把线下业务搬到线上,更多是基于渠道层面;2.0时代,则是在联网基础上,用在线的数据反哺线下,再造、升级、优化线下政务。前述浙江省政府的数字政府项目,就是从1.0向2.0进化的典型案例。

与这一趋势对应,阿里巴巴也公布了数字政府1+2+2+N的技术架构,即统一的云平台底座、数据中台和业务中台、以支付宝和钉钉为代表的移动服务端和办公端,以此为基础整合生态力量,构建N个应用创新体系。

无论是1.0时代,还是2.0时代,为什么阿里云成为了主要的推动者?

首先,当然来自于阿里云是中国云计算的首个探路者,当2009年阿里云顶风而上时,其他互联网巨头还在犹豫观望。

其次,数字政府的进化历程,也与阿里经济体的进化同频共振。

复盘阿里发展史不难发现,在阿里电商业务的第一阶段,其聚焦于通过网络连接和流量分实现交易在线化;而在第二个阶段,阿里积累了全面的数字化技术能力,同时开始在各个领域开始探索人工智能的落地和应用技术。阿里巴巴如今可以把积攒20年的数据化能力一揽子地输出、共享给2.0版的数字政府建设。

所以,当政府与阿里云合作之后,其实可以享受的是阿里经济体的全面助力,不仅仅在数据后台和业务中台,在终端应用上,在2C的移动服务端,以支付宝为数字服务落地的链接口;而在政府部门移动办公方面,钉钉又可以提供2G的移动办公服务。

在阿里云对数字政府建设的推动过程中,其实有纵横两条线:纵线是基于时间维度的,是从1.0到2.0时代的进化;横向是基于空间角度的,是在幅员辽阔的中国,基于数字政府建设水平参差不齐的现实情况下,逐步推动数字政府实现全国化的落地。

如今,在数字政府建设领域,阿里云的触角几乎遍及大江南北。

最东北之处到达了山海关外的黑龙江。7月16日,阿里巴巴集团与黑龙江省人民政府达成战略合作,数字政府是合作的重要主题之一,双方计划共建“数字龙江”。

马云说,阿里巴巴集团投资必过山海关,首战最东北,“上云的企业成本更低,观念都发生了变化,能够做的事情很多,可以提高在全国范围的竞争优势。”

多年来萎靡不振的东北经济,有望借助“上云”,在数字经济时代找到第二条增长曲线:阿里云 “农业大脑”将帮助当地农民提高产量,实现脱贫目标;工业基地的企业可以将生产制造的全流程搬上云端,依靠云计算平台降本增效;双方联手打造的全省一体化政务数据共享平台,可以让“一网通办”、“最多跑一次”落地。

最高之处则来到青藏高原上的拉萨,黑龙江项目签约一周后,7月23日,阿里云团队又风尘仆仆赶赴拉萨,联手共建“数字拉萨”,推动智慧城市、数字政务、智慧交通、智慧旅游等项目的一一落地——这将是全球海拔最高的城市大脑项目。

从数字政府的建设中可以观察出一个有趣的现象——世界越来越平。

农业和工业的发展无不受制于地形地貌、自然资源、气候天气、水系水文等外部因素,就像人烟稀少的拉萨复制不了长三角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产业等等,但数字政府的建设不一样,有了阿里云提供的成熟方案和技术支撑,在工业时代远远落后于内地的拉萨等边远地区,也可以一步“冲上云霄”,享受可以比肩浙江的数字政府服务。

换句话说,过去在农业和工业时代,无法消弭的区域经济差距,在数字政府经济领域,不难赶超。

而另一方面,阿里云推动的数字政府建设,通过一揽子的输出阿里经济体的全面能力,也可以广泛反哺于当地的一二产业。

在湖北枣阳市,阿里云农业大脑与种植户试点,用AI进行农事指导、精准灌溉、智能采摘等智能化控制,从而有效降低种植成本,蚂蚁农业小贷同当地农户合作社开展金融服务,可实现 “3分钟申请1秒钟到账0人工干预”,蚂蚁农业小贷同当地农户合作社开展金融服务,可实现 “3分钟申请1秒钟到账0人工干预”。

阿基米得从来没机会真正撬动过地球,因为他压根没找到那个支点;而中国的数字政府正在全面的“冲上云霄”,因为借助了云计算的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