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图谱, 马云退休了,他留在互联网上的那些东西怎么办?

这两天互联网界最大的新闻,可能就是马云的退休了。

随着马云正式辞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一职,阿里巴巴这家公司也就此迎来了一个崭新的篇章。

值得一提的是,这位大佬在工作的最后一天还搞了半天旷工,让自己没拿到退休之前的最后一笔全勤奖。

新知图谱, 马云退休了,他留在互联网上的那些东西怎么办?

虽说马云这个人是已经退休了,但他的音容笑貌还是在我们心中活灵活现的嘛~

像是什么“我对钱没有兴趣”、“我没有一个月拿过工资”、“从来没碰过钱”等大佬语录。

新知图谱, 马云退休了,他留在互联网上的那些东西怎么办?
新知图谱, 马云退休了,他留在互联网上的那些东西怎么办?

还有什么“人生最大的错误是创立阿里巴巴”;

新知图谱, 马云退休了,他留在互联网上的那些东西怎么办?

双十一剁手节真的不赚钱,是为了给消费者带来快乐……

新知图谱, 马云退休了,他留在互联网上的那些东西怎么办?

至于什么“福报”、“996、669”啥的,更是让人记忆犹新。

新知图谱, 马云退休了,他留在互联网上的那些东西怎么办?

有时候真是让人感慨,互联网的记忆力太强真的也不总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意味着某些原本会在默默消逝于岁月长河的黑历史,总会被人一遍又一遍地拿出来“鞭尸”。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开玩笑说是因为互联网永不遗忘,所以这些大佬的糗事才会被人民群众一次又一次地在茶余饭后拿出来作为笑谈。

但对于大佬们而言,互联网的这一属性也许还只是有些讨厌;而对于作为普通人的我们而言,有时候可能就会闹出大乐子。

前不久南京出了这么个事——有位孩子的家长因为一些私人恩怨,而针对另外一名家长炮制了一通什么“五年级一个孩子妈妈跟班级里17个孩子的爸爸发生关系”的谣言。

要说起来这位母亲倒也是个奇人,这专打下三路的编故事能力可谓是深谙人性。

结果也可想而知,国人对于裤裆里那点事无与伦比的热情,很快就把这些谣言在互联网平台上广为传播,以致于惊动了有关部门直接上门抓人。

新知图谱, 马云退休了,他留在互联网上的那些东西怎么办?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在有关部门的介入下,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已经落入法网,针对当事人的恶意中伤也逐渐出现了一些辟谣的声音。

可截止到发稿,如果使用本事件受害人的姓名作为关键词在搜索引擎上进行搜索,那么依然能够看到大量“学生妈妈与班内17名孩子家长发生关系”的讯息。

其中有些是最近发出的“辟谣”稿;也不乏在真相水落石出之前,以讹传讹甚至是添油加醋的负面信息……

新知图谱, 马云退休了,他留在互联网上的那些东西怎么办?

网民们总是健忘的,但互联网从不遗忘。

无论是后来发出的澄清贴,又或是之前发出又未得到更正的谣言贴,在没有外力的干预下,它们都会继续在中文互联网一直存在下去,并在之后的日子里不断被一个又一个陌生人在各种机缘巧合的场合下阅读到。

我们可以想象这样一个场景:在很多年以后的某一天,这名女士的孩子、又或是孙儿,因为一些机缘巧合在搜索引擎上打下了自己母亲或是祖母的名字,结果得到的是大量在标题里充斥着“XX与17名孩子家长发生关系”的文章……

这将是一种怎样令人尴尬的画面?!

新知图谱, 马云退休了,他留在互联网上的那些东西怎么办?

作为生活在信息时代的一代人,我们几乎每时每刻都会在互联网上留下愈来愈多的信息痕迹。

也许是朋友圈里的一张自拍,微博上的一句评论,又或是知乎上一条图文并茂的回答、抖音快手上一段随手拍摄的视频……

可我们有没有想过,也许在某些时候,我们自己主动上传到互联网的那些讯息,可能会为你的人生带来一个巨大的“惊喜”

谈起如今被广大网友视为快乐源泉的B站鬼畜区,那么一定绕不开那几个被称为“万恶之源”(镇站之宝)的鼻祖视频。

这其中既有成龙大哥的“duang~duang~duang”

新知图谱, 马云退休了,他留在互联网上的那些东西怎么办?

也有富含氮磷钾、全球人民都需要的神奇化肥——金坷垃;

新知图谱, 马云退休了,他留在互联网上的那些东西怎么办?

嗯……还有某群以“黑暗佟大为”为代表的、小孩子不要认识的神秘哲♂学家;

新知图谱, 马云退休了,他留在互联网上的那些东西怎么办?

以及被网友们调侃为“我练功发自真心”的德国Boy;

新知图谱, 马云退休了,他留在互联网上的那些东西怎么办?

但是与其他鬼畜全明星们不同的地方在于,他的人生却被这段视频所彻底改变,还是向坏的那个方向改变的。

新知图谱, 马云退休了,他留在互联网上的那些东西怎么办?

在德国Boy14岁的那年,他通过扮演一名因为游戏失败而愤怒地失控摔打键盘的“疯子”,制作了一段用来讽刺“游戏狂躁症”者的短视频。

但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这名男孩的“演技”远比自己想象的更加成功,这段玩笑之作的视频却开始逐渐在互联网上风靡,并在2006年2月被不知名者上传到了Youtube网站。

由于年代久远,我们现在已经很难知道这段视频到底在Youtube以及全世界各大视频网站上收获了多少播放量。但可以明确的是,起码当事人身边几乎所有人都“欣赏”过这份作品。

改变最早是出现在学校里,德国Boy发现开始有越来越多认识的、不认识的同学开始在各种场合向他模仿那段视频中的台词,附带着滑稽的动作与所有旁观者的哄堂大笑。

随后是在大街上、公园里、电影院……几乎你能想到的任何一个可以碰见陌生人的场合,他都能随时遇到一个冲上来向他大喊大叫、模仿那段视频的家伙。

他彻底沦为了一个被众人拿来取乐的小丑、开心果、滑稽剧演员,德国Boy的生活里到处都是试图通过模仿那段视频、乃至是直接激怒他来展现自己高超幽默感的讨厌鬼。

新知图谱, 马云退休了,他留在互联网上的那些东西怎么办?

这名男孩的生活从此走向了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为了减少自己被认出来的可能,顺便也让自己能变得看起来更加“不好惹”。

他把自己原本金色的头发染成了黑色,把眼镜换成了隐形眼镜,同时长年穿着一身纯黑色的飞行夹克,还配上了一双大头军靴。

这一切都是因为在欧美文化中,“飞行夹克+皮靴”是飞车党或街头混混最常见的着装风格,德国Boy希望通过这种充满痞气的搭配从那没完没了的路人骚扰中来保护自己。

但事与愿违,这样的装扮从某种意义上,也许更加刺激起了那些想要找乐子的恶搞(骚扰)者的兴致。

最终在一次校园旅行期间,喝醉的他终于爆发了自己积攒已久的情绪,大骂着说要“拿出家里的AK,把所有拿自己找乐子的家伙统统打成马蜂窝”。

我们也许能理解这只是在酒精与愤怒双重刺激下,一时口不择言所说的胡话。

但由于当时席间有人吧德国Boy这次“撒酒疯”的行为全部录制并又发上了网络,最终因为这次的“死亡威胁”,德国Boy先是被勒令退学,随后又因为交不起保释金而蹲了一个月的监狱。

更悲惨的还在后面,当出狱后的德国Boy试图寻找一份工作时,却在面试中屡屡受挫,而且竟然还是因为那一段自己模仿“游戏狂躁症”者的视频。

新知图谱, 马云退休了,他留在互联网上的那些东西怎么办?

“那段视频告诉我们,你是个疯子”。

这句话,在之后的几年里成为了他在面试被拒后最常听见的说辞。

整整几年里,德国Boy都只能在超市里做一份扫码的简单工作,同时领着仅有105欧元(约合790人民币)的月薪勉强生活,唯一的娱乐方式就是去健身房撸铁。

如果说那段“万恶之源”的视频中德国Boy的愤怒只是一种表演,那么在这段糟糕的日子里,他可能就真的变成了一个对社会满腔愤怒,甚至是满怀仇恨的孤僻者。

新知图谱, 马云退休了,他留在互联网上的那些东西怎么办?

不过笼罩在这名男孩人生道路上的阴云,终究还是被打破了……以一种非常戏剧性的方式,那段在糟心日子里疯狂撸铁的经历,让他最后成功地成为了一名Youtube上的知名健身主播。

新知图谱, 马云退休了,他留在互联网上的那些东西怎么办?

现如今,这名男孩甚至已经可以笑着和自己的粉丝一起,回顾那段彻底改变了自己人生的视频。

不过有趣的是,无论当事人自己对于这段视频的观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直到今天,在世界的各个角落里对于这段视频的传播和改编、恶搞、鬼畜等行为依然没有平息。

新知图谱, 马云退休了,他留在互联网上的那些东西怎么办?
新知图谱, 马云退休了,他留在互联网上的那些东西怎么办?

在现代社会可能很难找出一个比把一段讯息上传到互联网上更简单的事情了,这往往只需要动动手指即可。

当然,这得是在你宽带没有欠费的前提下。

可正所谓世事难料,如果有一天你遭遇了与德国Boy类似的遭遇,你的“作品”开始对自己的生活造成巨大负面影响时,你是否能够反其道而行之,把一段已经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的讯息撤回呢?

有人曾对这种尝试打过一个比方:就像想要把牙膏重新寄回管子里那样不切实际。

除非……你能借助国家机器的力量。

2012 年 1 月 25 日,欧盟委员会在《2012 年欧盟草案》中,特别提出了一个全新的概念——“被遗忘权”,据主体应享有“被遗忘的权利 ”(right to be forgotten)

这是一种指数据主体有权要求数据控制者永久删除有关数据主体个人数据的权力,有权被互联网所遗忘,除非数据的保留有合法的理由。

它不同于隐私权或是名誉权,这两项权利的前者是用来保护公民那些“不宜公开”的私密信息;而后者则是用来帮助人们免遭不实信息的侵害。

显而易见的,隐私权和名誉权的覆盖范围存在死角;如果一条讯息的确是真实的,又不属于法律保护的隐私信息……那么当这条“真实信息”的传播对当事人造成损害时,法律又该如何呢?

在2014年5月,西班牙人冈萨雷斯正是应用了自己的“被遗忘权”而成功起诉了谷歌。

他曾在1998年1月因为资金周转问题,而导致自己的房屋被政府进行了拍卖,当地报纸上也对这一消息进行了刊登。

但到了2014年,也就是冈萨雷斯偿还清债务整整16年之后,他每一次在谷歌上对自己进行搜索,这条已经“过时”的消息却总是排在搜索结果的首页。

“人们在互联网上查询我的个人信息,第一个看到的就是这条拍卖消息,这无疑对我的正常生活和信誉造成了一定的损害”。

于是,冈萨雷斯决定要求谷歌在搜索结果中取消这条报道的相关链接。

谷歌最开始拒绝了冈萨雷斯的请求,并在随后双方为此闹上了西班牙法庭;西班牙法官对此也有些吃不准,转而请求欧洲法庭指导。

最终,欧洲法庭在援引了相关条例后,以公民理应享有“被遗忘权”为由,裁决支持了冈萨雷斯的要求。

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欧美国家的人们不单可以通过政府渠道来实现“被遗忘”,甚至还能通过许多像是“DeleteME”这样的商业组织,通过收费服务的模式去把互联网上那些与自己相关的信息进行定点清除。

新知图谱, 马云退休了,他留在互联网上的那些东西怎么办?

但遗憾的是,迄今为止我国大陆对于相关法律还存在一定空缺,人们不单无法借助政府的力量来行使自己的“被遗忘权”,甚至连私下寻求黑客帮助,实现类似目的的方式都会被认定为违法。

也正是因此,国内的绝大多数互联网公司对于公民的“被遗忘权”也完全是处于一种不闻不问的状态。

2010 年,一度风靡大江南北的人人网因被指责无法删除自己的账号而掀起了一场舆论风波——当用户选择删除账号之后,人人网事实上还会把账号信息保存起来,并提示用户可以随时恢复账号。

新知图谱, 马云退休了,他留在互联网上的那些东西怎么办?

而随后就有网友尝试后发现,在我国互联网上竟然绝大多数的社交应用上,用户对于自己账号信息的清除都存在不同程度的限制。

新知图谱, 马云退休了,他留在互联网上的那些东西怎么办?

微博只能通过手动的方式清除自己发过的内容;

支付宝和淘宝可以删除账号,但是对于阿里巴巴的相关业务往来记录,只能通过拨打客服电话的方式进行删除,且成功率较低;

至于QQ和微信、百度云、京东、饿了么、携程。美团、百度外卖、喜马拉雅、秒拍、UC 浏览器、百度糯米、芒果TV、优酷、滴滴打车、全民K 歌、去哪儿等APP都无法进行删除账号操作;

国内大多数APP都是如此,只要你曾经使用过它们,那么对于自己曾在上面留下的个人信息、交易记录、位置信息、上传数据等

新知图谱, 马云退休了,他留在互联网上的那些东西怎么办?

这还只是进行信息删除的第一步,从源头上进行撤回……如果说你的信息已经随着企业内部的数据泄露,而被天南海北的有心人存到了本地服务器里,那更是不用多提。

如果,仅仅只是如果,在未来的某一天,你曾经在朋友圈里发过的一张自拍、在微博上写的一通牢骚、在豆瓣上有感而发的一段影评、在抖音上拍摄的一段个人秀……突然以一种与你预想之中完全不同的方式走红了。

那么你唯一剩下的、可以用来捍卫自己平静生活的方式,可能就只有去健身房撸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