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我砍一刀”“拼团就差你了”……爆火的拼购模式,在2019年下沉市场的兴起与消费升级中轰轰烈烈地展开,各大巨头也纷纷添砖加瓦,在这场电商江湖的拼购之争中亮出“杀手锏”。

无论是阿里将聚划算、天天特卖和淘抢购三者合一为新聚划算,并将其作为提升新用户的引擎,还是京东拼购升级为“京喜”替代了原本的京东商城,正式接入微信一级入口,抑或是作为独立APP上线的苏宁拼购大刀阔斧,成为苏宁线上增长的重要引擎,更不消说率先吃上“拼购螃蟹”的拼多多,2019年总GMV大概率奔向万亿元。

虽然起步时间不尽相同,但细细看来,各家的争夺焦点基本围绕农产品上行和工业品下行两方面,“鹿死谁手”也可从中一窥端倪。

“圈地”运动盛行,直击农产品上行难题

2019年初,苏宁拼购围绕产地直采的核心战略发布“包山包湖包海”计划,并以“拼基地”的形式在全国各大主产区落地运营,打造以农户种植为源头、消费者餐桌为终端的一体化闭环供应链。5月,“拼基地”进一步升级为“拼拼农庄”,这种方式可以形成物流、信息流、资金流的有机循环,通过源头直采大大降低成本,将最新鲜优质的产品带给消费者,实现共赢。

随着苏宁拼购首个“拼基地”落地湖北宣恩,深入源头的直采模式迅速蹿红。京东拼购3月专门针对生鲜产品推出“原产地直采”模式,拼多多4月则将“多多农园”首站落户云南保山。

相比各家主要通过原产地直采的方式给消费者带来一手好货,苏宁拼购则通过助力农产品上行的同时,依托全场景零售布局的优势,帮助贫困地区的农产品优化销售渠道,真正赋能农产品电子商务,实现乡村振兴。

“今年4月份,一天就能达到10万单以上。”谈及与苏宁拼购合作带来的变化,湖北土家爱公司总经理候令谦认为,数据是最好的答案。宣恩县椒园镇村民袁昌桃也表示,种黄豆后,每亩地增收1000多元,家中的11亩地增收1.1万元。拼基地不仅让宣恩当地的农产品成功“走出去”,且销售额不断增加,使农民的经济收入得到了提高,给宣恩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为宣恩当地213个贫困村、7413户贫困户、18000多名贫困人口打开一条直通城市消费者的通道。

由此看出,农产品上行赛道的角逐,必须从产业链到供应链直到价值链全面打通,相互匹配才是制胜关键。

C2M剑指工业品下行,拼购市场谁主沉浮

另一方面,各大电商通过C2M供应链直造模式,打造符合自身拼购业务的供应链体系,根据用户需求,反向定制商品,从而促进商品销售。

拼多多为扭转“假货横行”的局面推出“新品牌计划”,在今年5月联手千家品牌打造1万个“万人团”,实施“上海老字号新电商计划”。京东也上线了“工厂直供”频道,把不同品类的工厂商品聚合到京东拼购上,通过C2M反向定制,为品牌商的新品开发乃至爆品打造提供一条创新路径。

苏宁拼购于年初推出“拼品牌”计划,运用苏宁大数据指导工厂生产,以便与市面上良莠不齐的拼购品牌区分开来。今年5月,这一计划升级为“拼拼工厂”计划,更重视通过大数据指导工厂生产。

“拼拼工厂”依托丰富的全场景资源和用户数据,为工厂提供全方位的“赋能包”。818期间,更是邀请代言人沈腾、贾玲为众多中小品牌直播带货,一款来自河北保定的“斜月三星毛巾”实现了日销3万条的惊人销量。通过“拼拼工厂”,苏宁拼购不仅希望助力工厂的销量飞升,更借此帮助更多中小品牌实现从无品牌到有品牌、从弱品牌到强品牌的转型。

仅上半年内,苏宁拼购定制化产品销售额已超过20亿元。其中小家电品牌贝贝康和康亿日销超3万单、快消品牌克莱康的保温杯日销超1万单、沐沐熊抽纸日销超25万包……

毫无疑问,拼购模式还将持续井喷发展,各家电商巨头的深入发力对农产品上行和工业品下行所带来的作用不可小觑,成为乡镇振兴的重要力量。

12月5日,苏宁易购APP、苏宁拼购APP、小程序三端同步上线“拼购村”主题频道,进一步带动农民触网,也让越来越多的人回乡创业,带动本地特色资源乘上互联网红利。苏宁拼购未来三年计划在全国打造1000个样板,所有的优质商品都会集中到拼购村频道,方便消费者选择。

相信真正有实力、有资源,并日臻完善供应链,并赋能农户、工厂的平台,将在这场拼购之争中取得更大的优势。从这一层面来看,苏宁拼购显然已崭露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