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2019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了扶贫,获奖的是这三位:印度裔美国学者阿比吉特·班纳吉、法国出生的埃斯特·迪弗洛、美国学者迈克尔·克雷默。阿比古特·班纳吉和埃斯特·迪弗洛还把他们的研究成果写成了一本书:《贫穷的本质》,揭开了“贫穷的陷阱”。

在书中,班纳吉教授提出一个观点:过去的扶贫是在寻找一颗可以解决所有问题的“银色子弹”,他认为真正的扶贫应该端出一个盛着不同类型子弹的“银色托盘”。大白话就是:没有一劳永逸的扶贫方法,要把扶贫这个大问题分解成一个个小问题,然后逐一解决这些小问题。

比如,为寒门子弟送上更多的课外读物。

闲鱼推出的“鱼力行动·旧书换童书”活动便是为此而来,希望通过整合平台的力量,为山区儿童送上真正适合他们阅读的课外书籍。结合闲鱼最近一年多的发展,将扶贫上升到大公益层面,我们可以看到,闲鱼在事实上已经端出了一个推动公益发展的“银色托盘”。

捐书背后,闲鱼创新了一种新公益模式。

让我们先从捐书说起。

1

课堂外的竞争

过去我们常说,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但究竟“起跑线”是什么,却一直含混不清。直到国家发展的大红利放缓之后,新一代寒门学子走出来之后,大家忽然意识到:“起跑线”就是孩子的生存环境。

有数据显示,城市儿童年课外书阅读平均是40本,而农村儿童不足4本。这4本还是被平均出来的,数据的主要贡献者是那些条件比较好的农村地区,如果往深山里去,就连这4本,怕都要打折扣。

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义务教育的普及率已经很高,城镇义务教育普及率达到99.12%,农村地区也达到94.73%。在义务教育差距不断缩小的同时,课堂外的差距实际上反而拉大了。在日渐丰裕的生活中,城市及城市家庭开始大量为孩子投资课堂外,而农村地区在这方面要慢得多。

拥有390万册藏书

且免费对外开放的浦东图书馆

以公共设施为例。一份2017年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上海有各类书店8000余家、图书馆238个(馆舍302个)、剧场135个、博物馆125家、美术馆76家。最近几年,北上广更是兴起一股IP特展热,甚至细分出了面向儿童的教育特展,诞生了《星球奇境》这样的爆款。

《星球奇境》教育特展

这就是“起跑线”。

当城市儿童周末出入图书馆、博物馆和各种艺术主题展时,农村儿童却只能守着电视机(好一点的地方还有手机,大部分却用来玩游戏)。城市儿童司空见惯的日常,农村儿童需要专门花时间去学。当义务教育实现基本普惠后,课堂外正在成为城市儿童和农村儿童的巨大鸿沟。

过去,我们一直致力于消除知识的缺乏,却忽略了想象力的匮乏同样可怕。农村儿童从来不怕考试,但眼界却限制了他们的未来。

上世纪80、90年代,在国家政策指导和财政拨款补助下,一群老电影人骑着自行车翻山赵岭,将一部又一部电影送下了乡,为无数儿童打开了想象力的大门。闲鱼“鱼力行动·旧书换童书”活动要做的,便是这样一件事情,通过捐书,为边穷地区的孩子打开想象力的大门。

通过捐书,将“起跑线”往前推一点。

2

力所能及的公益

但,捐书,不能乱捐。

要捐得其法。

闲鱼的作法是,每回收5本任意旧书(不用的考研书、不会再看的悬疑小说、高估自己的专业书等),就会换成一本精选儿童书捐给农村的小学,包含科技、文学、艺术、性格培养、审美等多个角度。整个捐书过程会用push推送给所有参与活动的用户,做到公开透明。

同时,为了保证所捐书籍能够从各个领域真正打开孩子们的视野,闲鱼会邀请社会各领域的人士共同推荐。目前有:作家(麦家)、主播明星(李佳琦)、编剧(史航)、阿里经济体部门负责人、以及明星艺人(胡海泉、胡可等)、十九大代表、儿童出版社总编……通过他们的推荐,最大程度的保证了捐书的质量。

这些书大致分为三类:一类是知识拓展类;一类是开启想象类;一类是自信培养类。相比知识,农村儿童最匮乏的就是想象力和自信。如果把知识比作推动我们前行的动作装置,那么想象力就是远方的那束光。想走向那束光,便要相信,那束光可以照亮自己。

农村的孩子虽然生活在大自然中,但是对大自然的了解其实是极其狭窄的。他们对大自然的理解大部分仅限于农活。闲鱼负责人闻仲推荐了《不可思议的生命》,有机会让农村的孩子去了解一个更愧丽多奇的大自然。闲鱼的创始人处端则推荐的《奇先生和妙小姐》则可以让农村的孩子向内认识人的性格,在趣味阅读中塑造EQ。

知名主播刘语熙推荐了《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她认为,“学习阅读教育,会带给我们新的世界”,她希望山区的孩子能够在书的感染和鼓舞下“勇敢的飞出大山”。李佳琦推荐了《十万个为什么》,在李佳琦看来,没有什么比开启一个小朋友的好奇心更重要的事情了。

倪叔觉得,陈磊团队出的那一套《半小时漫画唐诗》值得一推。在诙谐幽默中读诗、读史,同时还可以领阅到一种不太一样的语言风格。从写作的角度看,农村的孩子一直以来都饱受作文风的限制。解放语言,是解放想象力的开始。同类书籍还有很多,欢迎大家一起推荐。

在“鱼力行动·旧书换童书”的活动中,闲鱼充分展现了什么叫“力所能及的做公益”,让公益变成了一件人人都可以参与的事情。过去我们谈到公益,似乎非大富大贵不可为,但事实上并非如此。

公益的门槛正在被降底。

过去,公益被做成了一件大事;现在,公益被分解成了一件又一件的小事,比如捐书。如果家里实在没有旧书,或是都是珍藏舍不得送出,还可以在闲鱼APP搜索“鱼力行动”选择PLANB——一元捐书。

闲鱼“鱼力行动”本质上脱胎于最近几年逐渐盛行的一种做公益的思路,即整合微小的力量聚沙成塔,最典型的案例便是蚂蚁森林。闲鱼结合自身的平台特质,又进行了创新:激活闲置做公益。化用鲁迅的一句话:世上本没有闲置,放得时间久了,便成了垃圾。

闲置本身是放错地方的资源,如何有效的发挥这些资源的价值是二手电商平台需要思考的一个问题。从资源重新分配的角度看,二手电商自带公益价值。通过“鱼力行动”,闲鱼将旧闲置和新资源进行了整合,端出了一个推动公益发展的“银色托盘”,扶贫便是其中一块。

3

闲鱼的银色托盘

从业务的角度看,挖掘闲置的公益价值,还可以推动平台闲置业务的发展。拿旧书为例,个人对个人的交易并不划算,除非是具有珍藏价值的限量本,一般的旧书交易价值极低,可能还不够一个邮费钱。但是当平台的力量进入后,情况便不一样了,个人便有了交易的动力,可以做公益。

图书回收虽然很多平台都在做,但图书低残值的现实决定了,很多人缺乏交易二手图书的动力。但是在闲鱼公益的玩法下,这个“动力”便有了。上闲鱼回收图书,换成童书捐给山区,多了一份成就感。

推而广之,在公益的带动下,大规模的闲置再次开始流通,去到需要它们的人手里,以闲置为基础的循环经济便可以被一步步激活了。

去年3月份的一份数据显示,截至当时,闲鱼图书已回收约240万本二手书,平均每人回收25本图书。这240万本书中,甚至有十几万本只要付邮费就可以免费领回家。这说明,对于一些人来说,交易二手书只是希望让这些闲置重新发挥他们的价值。在闲鱼上,这类人很多。

这便是循环经济一个横断面。

从“时间填充”的角度看,激活闲置的公益价值,一定程度上丰富了当代年轻人的业余生活,让很多原本可能会消磨在短视频里的时间变得更有意义和价值。当代年轻人正在被丧文化包围,大量的闲置时间急需被填充,这些时间与其消磨在短视频里,不如用来做些公益。

从心底里,年轻人是乐于做公益的,但是以前“把公益做成大事”的方式把门槛拉高了,“力所能及的做公益”则不同。种个树、回收本书便可以普惠远方,这更能被年轻人接受。从积极的意义上看,通过这种活动传播的正能量,可能一定程度上抵消被过度消费的丧文化。

随着“鱼力行动”这个公益IP的持续深化,在闲鱼端出的这个公益“银色托盘”里,除了鱼力行动·旧书换童书,未来必然还其它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