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征兆的,一个奇怪的风潮用远比瘟疫蔓延更快的速度刷屏了所有人的朋友圈,那就是想办法把自家那把人畜无害的扫帚立起来,并将其拍照po上自己的社交网络。

就像下面这样。

很快,开始有人不再满足于单纯地立起一只扫帚,开始试图在这个活动原有的基础上做出一些突破。

有的人选择了从数量上去取胜。

还有的人,则尝试通过立起一些比扫帚更特殊的东西,希望能靠质量让自己成为那个朋友圈最靓的仔。

而酿造出这一场大型人类迷惑行为的原因,则是一条被各大社交媒体不约而同推上热搜的消息——“根据美国NASA表示,2月11日是地球一年一度引力抵达完美平衡的时间,人们一年中只有今天可以把扫帚立起来”。

这条消息的传播之广,可能会超越许多传统媒体时代人想象的上限——是的,在短短不到一天的时间里,这条#NASA立扫把挑战#的话题仅仅在微博这一个平台上就获得了足足11.1亿的阅读量。

全中国总人口也不过才14亿而已,而且这里面还包括大量不会使用智能手机的老年人与婴幼儿……即便刨除掉微博上那必然存在的水军、营销号、僵尸粉账号,这个数据依然足够惊人。

获得了如此庞大的传播量级,这个挑战本身自然也延伸出了相当丰富的衍生段子。

比方说……如何通过这个挑战来分辨出你身边那些贫穷的男孩子们。

而当时间来到了当日夜间,许多回过味来的人们通过各种手段去NASA推特官网上瞧了瞧,发现这条所谓“2月11日地球重力会抵达完美平衡”的说法纯属子虚乌有……起码人NASA近几年是从未发表过相关的任何观点。

一时间,各类白天因为各种因素而没来得及去摆弄自家扫帚的,又或是摆弄了半天却实在立不起来,以至于没法拍照发朋友圈的大兄弟们一下子来了精神。

他们纷纷在朋友圈里就此事发文,对那些上午还洋洋得意的“挑战成功者”们施以冷嘲热讽,大有成功站上智商高地一览众山小的畅快。

一些动手(P图)能力强的朋友,甚至连夜搞出了一些“官方通知”来调侃那些挑战者。

不过玩归玩闹归闹,在这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闹剧里,最该被打脸的其实并非是那些因为疫情而被关在家里十几天,都快闲出个鸟来的普通民众,而是那些主动扩撒、传播的社交媒体们。

没有这些用户量级高达十亿量级的社交软件在背后推波助澜,这样一场乌龙绝对没有可能获得如此程度的关注度。

对于大多数拥有“科学上网”能力的人而言,这样一个乍一看就颇为反常识的消息核实起来其实并不算难。

毕竟人家就这样堂而皇之地扯起了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的虎皮,那么也只需要去NASA的官网与推特上瞅几眼就能知道真假。

(这事最后还闹得NASA亲自出来辟谣)

但问题在于,我们的这些社交媒体却不但没去核实信息的来源与真实性,反而在发现民众对这个话题具备强烈兴趣后第一时间将其放上热搜,对其传播进行推波助澜。

虽然这起“立扫把挑战”本身并未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什么损失,但这起现象背后所折射出的一些东西却相当可怕。

这样上人家官网瞅一眼就能发现的问题,为什么竟然可以上热搜?

这些网站难道对于这种会让全国十几亿人看到的消息,没有任何的审核机制吗?

事实上,这样大网站的审核机制肯定是有的,不然哪有那么多“买热搜”、“撤热搜”的运作?

只不过是他们审核机制的运作方式,未必是我们想象中的那样以真相导向,而是一个赤裸裸的流量导向。

在任何一个历史时期的任何一个国家地区里,你永远不能指望社会里占据绝大多数的普通老百姓在各个学科方面都掌握高度的专业知识,毕竟就连那些在自己领域里登峰造极的专家学者们自己,一旦换到另外一个学科领域里同样要抓瞎。

因此,像这样披着“美国NASA”又或是别的什么“某某大学”、“某某研究所”等权威机构虎皮的谣言,总是能够找到合适的生存空间。

从这个角度上来看,那些在每一次大规模传播的谣言被辟谣之后跳出来,大声叫嚷着所谓“民智未开”的“明白人”们其实都打错了靶子,并未能透过现象去抓住背后的本质。

其实真正该被拉出来公开处刑的,其实是那些不加分辨、不经审核,只因为这个话题足够抓人眼球就到处传播借此赚取流量的媒体与社交平台。

不要认为在“流量为王”的互联网时代,社交媒体们这样做的行为就是天经地义的,事实上放任这些媒体肆意妄为的代价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大得多。

仅仅在本次疫情期间,我们的社交媒体们就给我们上过几堂生动至极的公开课了。

先说离我们最近的这一个,其实在2月11日这一天各大社交媒体热搜榜上除了这个“立扫帚挑战”,还有一个同样“有趣”的大新闻,那就是“尼日利亚突现神秘传染病”的消息。

这个话题的传播范围同样相当之广,在微博上的阅读量高达7.3亿,不过暂且先抛开这个数据,我们来看看一些更有意思的东西。

有网友通过查阅海外的英文报道原文,发现事实上根据当地有关部门的调查,尼日利亚政府方面其实已经更倾向于认定这场“疫情”背后的真相是因为化学品污染水源导致的中毒事件,而非是什么神秘的新型病毒。

因此,在bbc的原文报道中对此还做了特别介绍,称当地疾病控制中心已经开始在分析“疾病”发源地的水源样本。

现在,精彩操作来了,当国内的媒体们把该消息搬运到墙内并翻译成中文时,原本占据了相当篇幅的“水源中毒说”的篇幅竟然全部神秘消失,只剩下“上百人感染、十几人丧命”等让人恐慌的部分。

更有甚者,某些媒体还在后面加上了一条早在上个礼拜之前当地官员发表的“疑似病毒”说,似乎是唯恐吸引不了国内疫情特殊环境下闻“病毒”色变的民众们的注意力。

从结果上来看,部分媒体这招心理暗示使用的可谓是非常高明,前文有提到过,这条原本照实话说可能压根引不到国人关注的“群体中毒”事件,最终成功让媒体们收获了7亿的阅读量。

至于这样宣传可能会造成的民众恐慌?呵,哪有流量重要,对吧?

除了这波关于尼日利亚的“企业级翻译”、“空口验毒”操作之外,更早些时候的“双黄连”事件相信大家也还记忆犹新。

某些倍受老百姓信任的媒体记者,竟然在不加核实的前提下搞了这么一出“双黄连可以抑制新冠病毒”的闹剧出来。

消息一出,全国各地原本正在好好居家隔离的普罗大众们,急忙连夜跑去药店大排长龙抢购双黄连,甚至连“双黄莲蓉月饼”都被人抢购一空,魔幻程度几乎令人发指。

讲道理,引发这出闹剧的罪魁祸首其实都不能全赖人家上海药研所,毕竟“体外细胞培养中发现能够抑制xx”这种话一说,业内人士都明白这句话基本上和放屁没啥区别。

泡在培养皿里面的东西,甭管是癌细胞还是某某细菌,又或是某某病毒,那都是脆弱到不行的玩意,甭说加双黄连了,你往里倒点昨夜没吃完的剩饭剩菜进去,第二天里面养的东西十有八九也都翘辫子咯。

总不能因此就说“根据科学研究,剩饭剩菜具备优良的抗癌效果”对吧?

(当你听到有人声称他们的药

可以在体外杀死癌细胞的时候

请记住

手枪也能)

真正要背锅的,其实是把这条消息推而广之的某某日报……

在当时那么一个风口浪尖的敏感时期,转发这么一条极容易让大众误解,且事实上对防治疫情一点用都没有的消息出来,任何具备起码新闻素养的人都应该明白可能会引发出什么后果。

说来说去,归根结底还不是都为了那点流量。

在不久的过去,当全中国最主要的信息传播渠道还是报纸、广播、电视台的那个时代,传播受众可能只有百万量级的报纸,那都是必须要严格把关的,哪怕出一个错别字都属于重大事故。

而现在的新媒体,虽然在传播度上远比前辈更广,动不动就有上千万乃至上亿受众,但在某些方面却几乎与前辈们背道而驰了。

偶尔出几个错别字那都无伤大雅,毕竟这个时代对于出稿速度要求越来越高,人总是会忙中出错的。

但就算再忙,最起码的真实性你还是得保证吧?

就拿刚才距离的双黄连时间来说,也许记者自己并非生物相关的专业人士,不懂体外抑制这几个字的真实意义,但你自己不懂,好歹去问一下身边懂行的专业人士啊?

什么,你身边一个这专业的朋友都没有?那既然你自己又不懂这个,身边也没有人懂这个,那你到底哪来的勇气做的这篇报道?梁静茹给你的吗?

曾经有一位长者说过,记者也是需要对社会负责的,不能光讲社会责任,不讲新闻自由;但也不能光讲新闻自由,不讲社会责任,这两者必须要结合起来。

有大家更加熟悉的话来讲,就是“如果将来报道上出现了偏差,你们要负责任的。”

(对,就是这位长者)

而现在社会上有许多人,恰恰就是因为常常不需要负责,所以才会像现在这样嘴上没个把门。

主笔 | 阿虚

编辑 | 四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