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长租公寓又又又又又搞事儿了。

还是那一套,用“高收低租”吸引房东和租客,要求租客一次性付清大量租金,然后带着钱跑路。

在几月前,长租公寓就作过妖、搞过事了,当时小柴还义愤填膺,咔咔一顿敲键盘,写了篇文章揭露此事。

回顾点这里《你得有多大胆,敢租长租公寓的房子?》

可惜,尽管咱们在网上百般规劝,依旧有无数都市打工仔义无反顾的跳进了火坑。

看到没?这是个坑,快跳!

咱先来捋一遍这次的事儿。

8月20日,海南每天房屋租赁郑州公司人去楼空,300多名业主和800多位租客争吵激烈;

 

8月24日,上海岚越公寓在浦东的办公室连夜消失,报案者将派出所门口围得水泄不通;

 

8月27日,杭州长租公寓友客被查封,有人刚交了2万多房租,中介就携款潜逃,留下一地鸡毛;

8月29日,杭州巢客长租公寓跑路,惨遭血洗的房东和租客已建立起10多个微信群,等待维权。

这只是一小部分,据不完全统计,近一个月内已经有15家长租公寓企业卷款跑路。

得,一下子又把这话题给闹起来了。

下面是柴妹从网上搜刮来的一张名单,详细记录了长租公寓从2017年成为风口至今出事儿的品牌信息。

名单只少不多,其中涉及到的房东与租客不计其数。

港真,长租公寓在给年轻人添堵这事儿上就从没让人失望过。

这何止是让大家伙儿遭遇社会的毒打?这简直就是车轱辘直接从脸上压过去还回头笑你蠢的地步。

尤其是在骗钱这块儿,长租公寓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众所周知,长租公寓喜欢搞“高收低租”这一套,也就是高价从房东处拿来房屋的租赁权,再以低价转租给租客。

乍一看,还以为长租公寓做慈善呢?

人家都是低买高卖,你偏偏搞高收低租,怎么滴,难不成是有钱人家出来撒钱来了?

醒醒吧朋友们。

天上不会掉馅饼这句话,柴妹都说倦了!

长租公寓算盘打的有多精,你我根本就想象不到。

首先,高价收房的背后,房东和他们必须签署一年及以上的出租合同,而对应的租金只能一月一付。

另一边,低价出租的背后,长租公寓以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为由,想要低价租住房子,就必须先交满一年的租金。

设想一下,一套房子,假设每月租金2000元,首次收租就能收到24000元;

而100套房子,就是240万;

1000套房子,就是2400万;

10000套房子,就是2.4亿…

瞧,一个看似做亏本买卖的“高收低租”模式,轻轻松松就可以套一笔相当于大额融资的金钱。

这时候,长租公寓之前跟房东和租客签署的合同,作用就出来了。

先把租客一年的租金拿到手,除去给房东的一个月租金,剩下的租金就有了11个月的“时间差”。

而这笔现金流,才是长租公寓真正的目的。

在网上,有人简单明了的把这种模式称之为“庞氏资金盘”,就是跟之前文章中提到过的庞氏骗局一样。

妥妥的空手套白狼,谁的资金盘先崩,谁就原地升天。

为了不让资金盘崩,就得尽可能把资金池子扩大,也就是多捞钱,手里的钱越多,可操作空间越大,资金盘就越是能稳住。

像前面说的,一个人交一年的租金是24000元,假设要给房东第一个月3500,那么长租公寓可以一下子拿到手20500元。

100个人就是205万;

1000个人就是2050万;

10000个人就是2.05亿…

这笔资金,于长租公寓而言就跟无息贷款一样,无论是拿来投资获益、扩大规模还是跑路,都爽到没边儿。

另一方面,这种模式跟早期的饿了么和滴滴很像。

用低价以及各种补贴来扩大用户规模,在我们消费者看来,他们不仅价格低,还各种各样的活动,管他企业是赚钱还是亏本呢?

只要我不亏就行了。

而在这些资本眼里,从投资人那里拿钱来补贴用户,让更多人来用自己的产品,接着把用户数据给投资人,看,我们用户涨得多快啊!

于是,皆大欢喜。

等到后期,用户数据起来了,再做真正想要做的东西,用户无论是被割韭菜还是怎么样,都已经形成了定局。

但归根结底,模式差不多,行业却不同。

长租公寓跟饿了么、滴滴对比,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是“重资产”,这也就间接说明,长租公寓这么走下去,迟早行不通。

再说回长租公寓。

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一下子拿出好几万作为租金,如果没那么多租金到手,资金盘岂不是很危险?

而长租公寓早就预料到了这种情况,“体贴”的为用户准备了租金贷。

求房心切的租客们被忽悠去指定的借贷机构,以5%左右的低利率签署长期贷款合同。

因为长租公寓跟这种借贷机构之间都是一笔结清,所以他们仍旧可以拿到租客一年的所有租金。

一个看似简单的“高收低租”,在这些长租公寓左手倒右手的情况下,摇身一变成了“印钞机”。

你看中了他们的低价租房,殊不知,他们正对你手里的存款虎视眈眈。

直白来说,“高收低租”,瞄准的根本不是利润,而是租金。

这和P2P等非法集资的玩法如出一辙,只不过曾经的标的是“理财产品”,现在则是“出租房”。

这种天生畸形的商业模式,本身没有造血能力,又何来盈利。

有些企业缺口太大,兜不住,资金平衡被打破,再加上今年疫情出现,租客大面积退租,可房东的钱又不能不给,这样一来还搞个屁?

最后只能跑路。

这也就印证了,这个“游戏”,玩的就是谁跑得快。

在这种企业跑路的情况下,负债和风险直接被转移给了房东和租客,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要不怎么说人民群众斗不过资本家呢?

长租公寓跑路了,房东收不到钱,就不允许租客继续住自家房子;而租客明明给了钱,眼下却连住的地儿都没了,只能被迫流离失所。

两者之间火药味儿十足,甚至大打出手。

完美给了长租公寓们跑路的时间。

要柴妹说,虽然同为受害者,租客可比房东惨多了。

钱交了,家没了,贷款却还得照样还。

什么?你说如果不还呢?

那租客的征信就会被印上一辈子无法抹除的黑点。

当然,房东也很惨,自己的家租出去给人住,说好的租金却没拿到手…

面对突然盖下来的一口大锅,租客和房东们都选择了报警。

可问题是,如果中介公司违约,拖欠租金,那么房东有权解除他与中介公司的租赁合同,也就是说房东有权将租客赶出房子。

而租客不能直接找房东,只能找中介要赔偿,但中介早就跑了,人都找不到又怎么要呢?

唯一的办法就是先报警等待警察来处理。(众所周知,在这方面效率真的很一般)

然后租客代替中介公司把拖欠的租金给交齐了。

如果租客没有提前预交租金,这种方法或许可行,但对于很多提前预交租金的租客来说,这意味着有段时间要交双份的租金。

如果没钱交,那后果大家心知肚明。

长租公寓这种模式天生对房东和租客的利益保护不力,维权无门,无处可住,这也是为什么有人说长租公寓爆雷,比P2P爆雷更严重。

现在每天焦灼等待维权的人数不胜数,但是跑掉的长租公寓运营商早已消失踪影。

而柴妹只能奉劝大家一句,以后在网上看到有便宜占,赶紧跑!

毕竟你压根儿就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又一个深坑——掉下去爬都爬不上来的那种。

主笔 | 小陆

编辑 | 四少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公众号:柴狗夫斯基(chaigou-fsj)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