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自图片来自于FF官方微博

“必须的!”FF正式挂牌纳斯达克当天,当媒体记者问及是否有回国打算时,已经远遁大洋彼岸四年的贾跃亭似乎显得底气十足。

 

撰文 |银时 编辑 | 秦言

来源:懂懂笔记

 

美国当地时间7月22日上午九点半,FF(法拉第未来)登陆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码FFIE)。FF公司的CEO毕福康出现在敲钟,而贾跃亭虽然没有上台敲钟,但他依然站在了台下围观人群中的C位。虽然FF的股价开盘上涨22%,但随后盘中一度破发,最后收盘时微涨1.45%。

四年时间,老贾终于在大洋彼岸熬到了FF的上市。

回想2017年7月5日,贾跃亭到达美国洛杉矶,第二天他便辞去乐视董事长。当时乐视方面的回应是短期出差,下周就回国——此后也就有了“下周回国”那个著名的梗。

当时,面对巨大的资金亏空,按照贾的说辞,他将所有的希望都压在了FF91身上。在他那篇《我会尽责到底》中表示,辞职以及远遁美国都是为了全力以赴实现FF 91最快量产上市。彼时,FF91的原型车刚在当年1月的CES上正式亮相。

4年时间过去,身背120亿元债务的贾跃亭还没有回国,他全部的希望FF91也依然没有量产。不过,他的法拉第未来却完成了上市,贾跃亭又一次成为了上市公司的主要股东。另外,同时成为FF股东的还有当年贾跃亭的一众债主们。

“老赖”这下子有钱了?

此次FF采取的“SPAC上市”近似于借壳上市,相较于传统的上市流程,“SPAC模式”有上市周期短、门槛低、成功率高等优势,所以过去几年这种方式成为美股企业非常热衷的一种上市方式。

其中最著名的一个例子,就是前不久刚刚把自己创始人发射进太空的太空旅行公司维珍银河。2019上市时,维珍银河几乎没有任何收入,仅凭着一个故事和一份PPT就把自己送进了美股市场,并融了一大笔钱。

维珍银河是SPAC上市后少有的“成功”企业

不过,SPAC上市同样存在一定风险。最直接的问题就是:通过SPAC上市的公司大多数没有达到传统IPO的标准,这也就意味着他们的业务和产品并不成熟。

可以说,这样的公司上市之后面对市场的竞争及承压能力,往往不如那些通过传统IPO方式上市的公司。在这方面,贾跃亭的FF就是一个典型例子,直到今天它也没有任何收入,盈利更是遥遥无期。

或许是看到SPAC背后所携带的风险,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正在寻求收紧SPAC的上市要求。根据此前雅虎财经的报道显示,SEC企业财务部董事John Coates提出:对收购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进行上市的相关费用、利益冲突及保荐人等问题感到担忧,因此正在审查文件并寻求SPAC做出更明确的讯息披露。

而FF会选择SPAC上市融资,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过去贾跃亭个人的信用破产以及其与诸如恒大等投资人之间的一系列不愉快过往,使得FF已经很难在一级市场获得融资,因此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快速上市来获得最终量产所需要的资金。

可能未来SPAC的政策会有一定收紧,但这已经不关FF什么事了,因为它已经拿到了想要的资金。通过此次合并上市,FF拿到了急需的10亿美元,而这10亿美元的到来,也让FF避免了成为拜腾那样倒在最后量产前的造车企业。略显巧合的是,FF现任CEO毕福康正是拜腾汽车的联合创始人。

FF现任CEO毕福康

所以,短期来看上市确实缓解了FF当下的资金链危机,但有钱了是远远不够的,贾跃亭和他的FF接下来还要面对量产、销售等一系列挑战。这对于信用破产的贾跃亭而言,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逃不脱特斯拉的阴影

上市之前,FF的管理层进行了一次面向投资人直播路演。路演中,FF方面在对投资者讲述自己竞争优势时始终在强调自己的战略和目标是非常保守的,所以他们的目标很容易实现,但如果我们仔细观察他们的战略计划时就会发现显示情况恐怕并非如此。

对于FF而言,量产交付肯定是当下最重要的事。

关于量产,直播路演中毕福康一直在强调的是上市完成融资之后,FF只需要9000万美元就能在12个月内完成量产交付。根据其透露,FF91的量产工作会在自建的汉福德工厂进行。不过,汉福德工厂产能规划并不像其他车企动辄年产10万台甚至几十万台。根据毕福康的表示,汉福德工厂的年规划产能仅仅只有一万台左右。

这个产能其实是远远不够看的,但考虑到FF91未来的市场销售前景,这一万台的产能覆盖其销量已经绰绰有余。

如果按照FF的规划完成上市融资12个月后实现量产交付,那也就意味着其量产交付的时间点会是在2022年中旬,这代表着其2020年内卖出2400辆车的时间段也仅仅只有半年左右。考虑到FF91超过150万元人民币的超高端定位,这样的目标其实是非常非常难的。

关于这点我们可以参考一下中美两个被FF视作未来销售主战场的市场,由于短期内FF91还不会进入国内市场,所以美国市场的表现可能将会成为其2022年销量目标的主要市场。我们参考一下美国市场那些超豪华车的销量,25万美元以上,以宾利为例,其在美国市场全年的销量不足3000辆。

当然,我们不否认4年前发布的FF91即便放在今天也丝毫不显落后,而且在某些方面它依然有着不小的领先。但我们也认识到的是,FF91的体验上的优势是建立在其25万美元超高售价之上的。考虑美国市场对这种超豪华车的普遍销量都不是很高,加上FF作为一个新品牌以及贾跃亭的信用破产,半年销量2400辆车的任务并不轻松。

FF位于曼哈顿的展厅(图片来自于FF官方微博

对此,有出行领域专家对懂懂笔记表示:“FF还是沿用的特斯拉那套打法,第一款产品选择超高端的定位,例如特斯拉的Roadster,用足够的堆料来保证产品的高端化,展现了自己的产品实力,从而在高端市场立足,后续品牌下探再通过model 3这种走量的车型来提高市场占有率和实现盈利。”

上述专家强调:“FF现在说的量产就是改造那个曾经的废旧轮胎工厂(汉福德工厂),定的量产预期也不高,预期年产量也只有一万台左右。要知道量产5000台和量产几十万台的设备成本投入是天差地别的。后期的走量车型的大规模量产才是真正的考验,直到现在国内造车新势力三强蔚来、理想、小鹏的年产量也只有数万台。马斯克也曾因为model 3的量产被折腾得死去活来。”

目前FF91已经开启前期预定,国内用户只需要缴纳5万元的定金(可退)就能锁定一个名额。考虑到2017年1月FF91原型车在当年CES亮相之后,其官方就开启了预售,当时其官方还对外表示36小时内预定用户超过6万。当然,我们不知道这6万人次的数字背后有多大水分,而且四年前真正缴纳定金的用户现在还有几个人在等待FF91。

未来的故事该怎么讲

一台售价超百万元人民币的FF91,显然不足以支撑起FF的故事,关于未来它同样需要拿出自己的规划。那就是FF81、FF71以及最后一公里的无人配送车。

根据FF官方的规划,未来的面向更大众化市场的FF81以及FF71将不会采用自产的方式,而是会采取成本更低的代工方式进行。此前FF与国内的富士康、吉利、珠海国资委等都一定接触,(最新消息显示珠海国资委已经中止入股FF,原计划投资1.75亿美元)各自之间的传闻也同样传的沸沸扬扬,但至少从目前来看FF的代工合作方并没有选择这几位“氛围女友”而是选择了一家韩国的代工企业。

这家代工企业很有可能就是今年2月与FF签署合作备忘录的明信集团,资料显示韩国明信集团成立近40年,具备从核心零部件生产、配套件生产到整车制造生产的能力。根据FF方面表示,未来它们将通过与明信集团的合作获得27万辆的年产能,用于生产后续的FF81、71。

对此,有汽车行业专家对懂懂笔记表示:“虽然此前FF方面所计划FF81的量产上市时间是2023年,但以现阶段FF的资金状态判断,它很难拿出额外的资金来进行FF81的项目。所以,FF81大概率还停留在图纸阶段连油泥模型都没有。”

其认为,现在去谈FF81甚至71未来的量产还为时过早,FF作出这样的表态,更多只是给投资人更多的故事、同时也进一步抬高自己的天花板。

至于和韩国这家企业的合作,有关注出行领域的VC对懂懂笔记表示:“FF现在需要给二级市场的投资人信心,包括组织豪华的高管阵容,拿出未来的产品方案。未来是否会真的与这家代工企业合作这一切还不能确定。”

“其实我个人更偏向FF未来会选择与国内的代工企业进行合作,虽然毕福康在上市路演时表示韩国的汽车零部件税率很低,但FF的设定里未来主要的市场是中美。这种外资企业如果想要在国内市场大规模销售的话,在国内进行生产、销售还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上海产的model 3就是最好的例子。不然,未来这种预定销量几十万台的走量车型,每一辆都需要缴关税的话,成本显然太高了。”上述投资人士补充道。

【结束语】

某种意义上来看,完成上市获得资金,甚至是首日股价一度大涨,对贾跃亭而言只是把他和FF从生死线上往回拉了一点点,FF91甚至FF81的量产和销售都是其在未来更大的挑战。

特斯拉历史上无数次接近破产、蔚来股价曾一度跌到1美元以下,幸运的是马斯克和李斌都从悬崖下爬了上来。我们能不能看到贾跃亭兑现他“下周回国”的诺言,还得看FF未来几年后能否实现“年产销量双双达到几十万辆”的水平。到了那时候,再说“下周回国”吧!

冷眼旁观 麻辣点评 深入分析

👇🏻 真诚推荐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