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安嶙

1620年,英国一艘名为「五月花号」的帆船满载英国清教徒到达美洲。在印第安人帮助下,这批英国移民学会了狩猎、种植玉米、南瓜,并在来年迎来了丰收。外界普遍认为「五月花号」上的英国人,是第一批到达美国的英国人。

「五月花号」后来因为随着美国的独立,该船名闻遐迩。1957年在英国德文郡(Devon)布里克瑟姆(Brixham)建造了「五月花号」,作为送给美国的纪念礼品。1995年美国普利茅斯城决定复原「五月花号」作为一艘展览船,作为普利茅斯移民社会发展的标志。

1620年11月11日,「五月花号」靠岸于鳕鱼角时,船上102名新移民中的41名成年男子曾签署《五月花号公约》。这份公约后来成为美国日后无数自治公约中的首例。承载者自由的「五月花号」也开创了一个自我管理的社会结构,后来被认为造就了北美洲大陆开放自由的繁荣。

在1636年,金融家乔治·索罗斯的祖先,20岁的迈尔斯·摩根沿着「五月花号」的航线,从英国来到美洲大陆。彼时的迈尔斯·摩根三兄弟手上只有三个金币,但却造就了其家族今日「金融大鳄」辉煌。

  宜信: 金融的「五月花号」驶向全球-烽巢网

硅谷对话北京圆桌论坛-金融科技对全球经济发展的驱动力

在9月25日的「硅谷对话北京2017」峰会在美国旧金山华丽上演,这场峰会上中美金融界人士就「创新的力量——金融科技3.0时代的驱动力」展开了深刻的讨论。

宜信正如当年的「五月花号」,承载了金融、科技、开放,让普通人的财富得到全球配置。

科技,让金融成为消费品

从可口可乐汽水到麦当劳汉堡,从李维斯牛仔裤到好莱坞电影,从美国西部起源消费产品总能影响美国社会乃至整个世界。个人电脑、网页服务和智能电话则是以更强的渗透力和扩张力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硅谷作为美国西部最具代表性的城市,一直是全世界创新的碉堡。某种意义上看,硅谷也是全世界科技和金融实践的最前沿。

互联网金融对于硅谷投资者们并不是一个陌生名词,当四年前美国布卢明顿印第安纳大学计算社会科学家约翰博伦发表「推特炒股」理论时,互联网金融便开始成为投资圈中最火热的名词。

  宜信: 金融的「五月花号」驶向全球-烽巢网

Zenbanx创始人兼CEO Arkadi Kuhlmann

在这次「硅谷对话北京2017」峰会上,Zenbanx创始人兼CEOArkadi Kuhlmann谈到了关于金融支付、手机银行、数字世界、消费者感受等多方面的思考,以及Kuhlmann先前创立过ING Direct Bank,在加拿大和美国提供线上高收益储蓄账户服务的经历。

以宜信为代表的中国金融科技企业则是介绍了P2P、智能投顾、智能保险、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等领域的领先案例。

这一系列的案例无不说明,人类历史上的每一次产业革命,都是源于技术创新而成于金融创新。

经济发展存在着由技术与资本相互作用的基本范式。科技与金融并不是两个各自独立的创新因子,二者通过各种方式的紧密结合,共同催动着经济的演进与社会的变革。

正如宜信CEO唐宁所说的,金融人才和科技人才「来自不同的星球」,需要彼此赋能,成为对方领域的二级专家,才能有效合作,整合创新。

这也是为什么,宜信和IDG资本会在2013年发起「硅谷对话北京」这样一场大会,用来搭建中美两国金融科技领域的监管者、投资者、企业家、智库、媒体等交流合作的平台。

这样的平台正在让两个「星球」乃至是中美两个「半球」的创新者站在一起,推动各自在金融领域的认知与理解,以此让金融变得更开放又更安全。

从某种维度来看,在Fintech技术的加持下,越来越普惠的金融也是另外一种消费产品。金融就像可乐、汉堡、牛仔裤以及手机一样,正在被全社会阶层的人所享用。

开放,让财富成长为大树

1945年,世界闻名的哲学家奥地利卡尔·波普尔在《开放社会及其敌人》一书中写下了一段影响后世的论述:

我们不应该叫嚷什么反对隐藏在幕后的邪恶的经济恶魔。因为在一种民主制度中,我们掌握了控制这些恶魔的钥匙。我们能够制服它们。我们应该明白这点,并使用这些钥匙。

这段话被后世的金融从业者所深深信奉,甚至深深影响了1980年代尚处于中年危机中的金融大鳄乔治·索罗斯。为此,索罗斯当时决定建立一个致力于促进开放社会的基金会。它的宗旨是,用金融促使封闭社会逐渐开放,纠正已开放社会中的不足,和倡导批判性的思维方式。

在索罗斯看来,金融是一种超越国界促进世界开放互通的工具。索罗斯甚至在《超越金融》一书中说到,人们可以轻易地将开放社会与市场经济相提并论,许多人,包括我自己,也经常这样做……开放社会有内在固有的价值,就是个人的自由。

「用金融促进社会开放」这件事并不神秘,在中国,「小巨人」宜信同样在利用金融技术,以践行人人平等享受金融服务的普惠金融,以为高净值人群进行科学配置财富的财富管理,帮助人们实现更大的开放和自由。

今天,希望让资本触角走向海外的,同样是一个个像迈尔斯·摩根一样的普通人,以及一个个像普通家庭。

  宜信: 金融的「五月花号」驶向全球-烽巢网

宜信公司创始人、CEO唐宁

唐宁说,国际化的人才正在进行双向流动和融合,比如很多硅谷人才、华尔街人才已在中国工作、奋斗,或在中国和美国两地不断来回奔走,这也像是海洋生物的回流。

同样,中国的人才也在中美两地之间,不断来往,他们他那些清教徒一样,具备全球化的学习、生活、家族传承等方面的需求,这一切只是为了更好的生活。

数百年前,英国人乘坐者「五月花号」来到美国,只是为了求生。数百年前的世界开放互通只能靠「五月花号」这艘帆船,而今天则是靠宜信这样的金融企业。

本质上看,金融和开放就是一堆孪生兄弟。金融从字面意思上理解,也就是资金的流动和融汇,这是一个开放、信任的过程。为了满足普通人的这些需求,宜信承载着信任,一直在为客户提供全球化的投资产品。

2013年宜信成立香港办公室,2014年宜信新加坡办公室开业,后获得新加坡注册基金管理公司(RFMC)牌照、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的资本市场牌照,为高净值客户提供专业高质的资产配置服务。之后,宜信分别在以色列、纽约等核心地区设立分支机构,今年初又成功获得美国注册投资顾问RIA牌照,开启了面向全球华人提供顶级财富管理服务、全面实施国际化战略。

也正如此,2017年9月26日,享誉全球资本市场及资产管理领域的《亚洲货币》在京颁奖,宜信财富荣获2017年度中国卓越独立财富管理机构大奖评选中的「年度最佳财富管理机构(BestWealth Management Firm of the Year)」大奖。

尤其是在今天全球化格局下,普通人手中的财富恰恰是因为宜信这类企业,在全球的范围内不断裂变出新的价值。地球正在成为一个地球村,财富的触角正在深入每一个角落,停留在金融的价值洼地之中生根发芽,成长为参天大树。

李安嶙,互联网观察者、著名专栏作者、国内顶尖FinTech大V,以稀缺的观点与高层对话闻名。他是阅读量超过10亿的专栏作者,国内数十家顶级专栏,文章转载与商务合作加个人微信号:lianlin8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