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晶高考疑被班主任女儿顶替事件,还在持续发酵。

此前,6 月 22 日苟晶发帖称自己曾在 1997 年和 1998 年高考中连续两年被顶替。其中 1997 年顶替者为自己高三班主任的女儿。

2003 年班主任曾写忏悔信,向苟晶言明此事,但当时苟晶并未追究。而第二次高考,情况更为“诡异”,成绩优秀的她在未填报相应志愿的情况下却被录取至湖北黄冈一中专院校。

从此,人生际遇陡转,中专毕业后苟晶因学历低,求职、应聘履次碰壁,但最终通过个人努力抓住了电商运营的机会,也过上了安稳的生活。但高考被顶替一事,也成为她的心结,她为此始终想求一个真相。

事件曝光后,苟晶称自己已于 6 月 22 日向山东省教育厅实名举报当年高考被顶替一事。6 月 24 日晚,山东济宁当地发布通报,称已组成联合调查组,迅速进行调查核实,并已与苟晶建立联系,调查结果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而与此同时,苟晶也称,在事件曝光之后,她也遭遇了“公关”。

昔日班主任邱老师“两次登门来访”,一次是前往苟晶老家,看望其家人,并带去礼物和 1 万现金,请求和解。二次则直奔浙江,带着几名大汉去苟晶工作之地,找她希望能够“面谈”。除此之外,当地相关部门在与苟晶私下沟通时,也表达了“希望删帖”的意向。

但苟晶没有屈从,她不断发声,只为求真相和公平。

而就眼下看,苟晶事件也依然疑点重重。如果现在媒体和她曝出的情形属实,那这几点显然值得追问。

从写“忏悔信”到“跨省堵人”,有几分歉意?

苟晶说,她曾经收到了一封承认顶替事实的道歉信。这封道歉信当时发出,是出于何种因由,何种目的,目前不得而知。

但从目前媒体和她本人披露的事实看,班主任邱老师写信忏悔之前,可能面临种种压力。

据媒体报道,邱老师的女儿顶替苟晶上大学毕业之后,被分配到济宁的一所中学,任后勤部老师。邱老师的女儿去学校上任时,却被同时在校任教的苟晶的同学发现并非苟晶本人,苟晶被班主任之女顶替之事由此在同学之间传开。

除此之外,2002 年,因为档案回迁,荀晶父亲发现了“蹊跷”。邱老师的女儿毕业后,档案被分到了苟晶所在的镇上,并通知苟晶的父亲去认领资料,结果荀父发现这份档案却属于另一名叫“苟晶”的人。顶替一事由露出了“马脚”。

2003 年,按照苟晶方面的说法,班主任突然向苟晶发了“忏悔信”。他在信中只是单纯表达了自己对于女儿“智商欠缺”的无奈和对苟晶的歉意。但是,未提任何赔偿以及将做如何处理。

而彼时,苟晶则已在外地结婚、生子,大局已定。

班主任真的想要忏悔吗?对其心意我们已然无从知晓,但无法否定的是,当初班主任发出那封信有“息事宁人”的目的。

而直到如今事发,班主任首先想到的依然是“息事宁人”。

从媒体报道可知,自苟晶发声之后,班主任至今未公开出面发声道歉,但却在私下里积极“奔走”,欲以金钱来换取“和解”,并不远千里奔至浙江以求私了,其想要私下里解决事情的做法,反而显示了他的心虚,印证了冒名顶替情节的存在。

但选择这样一种“求解”方式,真的带有“忏悔”之意吗?

班主任是否还有其他“帮手”?

不难想象,一个班主任是不可能靠一己之力完成高考顶替的一系列操作的,这其中涉及到学籍、户籍、档案等一系列办理流程的配合,没有多方“协作”,是难以完成的。

这里面是否有一条黑色利益链,需要当地部门顺藤摸瓜进行清查。而在这条利益链之中,是否还有其他受害者,也需要深挖。

不得不说,这条暗箱操作链条的能量让人生怖——这不仅操作了苟晶的第一次高考被顶替,苟晶通过复读所争取的机会也被“动了手脚”了。

苟晶第二次高考,更是疑窦重重,也最让苟晶疑惑,她是如何被“录取”到了黄冈那所中专的。

苟晶第二次高考,为何又被“顶替”?

据苟晶讲,“我的高中同学就提醒我,97 年我的高考档案已被顶替,那 98 年参加的到底是不是正式的高考?录取的渠道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没填黄冈那所学校的志愿却被录取?”

按照正规的高考招生、录取流程,考生一旦被大学录取之后,学籍档案也会跟随考生被提档至所属大学。这也就意味着,苟晶被第一次高考顶替之后,她的学籍和档案已经被从当地教育系统调走,而跟随班主任的女儿去了北京的大学。

而理论上,没有学籍档案,是无法进行高考报名的。这也就应了苟晶的疑问:没有档案,她“98年参加的是不是正式的高考”?之后的志愿填报和录取,又是否为正规渠道?

是否存在这样一种可能:苟晶辛苦一年复读之后,待参加高考之时,从高考报名、参加考试,到随后的志愿填报和录取,都被这背后的利益联动者“操作”了。他们不仅包办了她第一次高考被顶替,还要严防在她第二次参加高考时发现问题,或者让事情“露出马脚”。

某种程度上,他们做到了。荀晶选择了接受“命运”的安排。与邱老师女儿开启高学历的人生道路不同,她靠着中专学历开始了另一条路上的人生打拼。

就目前看,由于涉事几方的多方“失语”,很多信源仍待佐证,事实拼图的缺损部分也有待公允客观的调查去拼凑。不少基于单方说法的评述,仍需要留有余地——本文的追问,也是建立在“如果苟晶所述和媒体所曝属实”的情况之上,希望的也是真相早些揭开,事情早日得到不偏不倚的处理。

如今已经生活安稳、事业小有所成的苟晶说,她不再需要道歉和赔偿,她更需要的是一个“答案”,一个能够清除她心结的“真相”。

日前,据当地调查组透露,调查组方面已经于6月25日与苟晶会面,对该事件的调查也才刚刚展开。希望当地能借此对这起事件所牵扯的各个环节深挖彻查,及时披露进展,给苟晶也给公众一个“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