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知乎在视频领域可以算得上是大刀阔斧,不仅悄悄上线了视频创作工具,首页增加独立视频入口,还不动声色地签下一批视频创作者,提供流量和视频补贴来鼓励用户发布视频内容。据悉,知乎对于视频领域的期望值颇高,其内部目标是要在年底前培养出一批头部账号,继而正式打响知乎进军视频领域的第一枪。

纵观知乎近段时间在视频领域的一些动作,其重视程度虽然可见一斑, 但相比于其他平台将视频竞争推至如火如荼的状态,知乎的表现似乎佛系了些。2018年6月,知乎才在APP首页推出视频专区,设置了专门用视频回答的问题。去年年初,知乎内部测试一款制作和分享短视频的独立 App“即影”,可它的意义不大,勉强只能算是一个“兴趣项目”。

直到今年上半年,“后知后觉”的知乎才开始正式发力,5月份推出第一期视频创作者招募计划,紧接着,7月中旬继续第二期,流量支持与现金补贴双管齐下。

但客观来讲,视频战役从微博B站打到抖音快手,又从抖音快手打到爱优腾,谁胜谁负,孰强孰弱纵然尚无明确的结果,这场battle的白热化阶段终是要渐渐凉下来了,此时,知乎姗姗来迟,不知道又该凭借什么才能跻身于此呢?

“人设”崩塌,知乎有样学样?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知乎渐渐变成用户眼中充满讽刺意味的“编乎”,或许是从“XXX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的句式兴起之后,知乎在用户心里的人设危机渐渐不言而喻。事实上,知乎原本的用意是可取的,相比于常规意义上的问题探索与科普,用户分享一段代入感极强的经历往往更能引发路人的共鸣与讨论,问答本身热度自然水涨船高。

但这种生态环境严重挤压了专业知识类用户的存亡,此前知乎大V出走频繁出走,专业内容在知乎的变现不易恰恰印证了这一点。

实际上,在互联网界的“人设”崩塌不算坏事,从某种意义上来看,这是平台打破垂直领域最有力的证明。隔壁的B站无疑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凭借二次元起家的B站在近几年有大量其他内容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尽管冲淡了固有的社区氛围,被很多资深的二次元玩家所诟病,但我们不得不承认,丰富的其他内容很大程度上满足了用户广泛的观看需求。

QuestMobile数据显示,B站2019年9月的MAU破亿,远超知乎的4800万人,根据报道,B站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音乐创作平台之一,国内最大的游戏视频平台之一,还是国内最大的在线学习平台之一。

很显然,知乎不是B站,但不难看出知乎也有和B站一样的野心,开始逐渐向其他领域倾斜,除了视频,还包括直播,种草社区,社交媒体,诸如此类等等……

2019年10月份,知乎上线直播,今年3月份,知乎法律领域优秀回答者王瑞恩与《逐梦演艺圈》导演毕志飞围绕“肖战AO3事件”开始了他们在知乎的第一场辩论式直播,短短两天后,又掀起第二场。

此前,知乎也致力过种草社区,先是上线直男种草社区“Chao”,去年又更新上线了“小蓝星推荐”,这个好物推荐单被不少网友吐槽是在模仿小红书,好好的内容社区东施效颦,更有网友一针见血,直言知乎的下一步动作是不是要进军电商?

不难看出,无论是视频直播还是种草带货,在其他平台紧赶慢赶地触手各大风口时,知乎总是慢下一拍……

5G时代,知乎还剩什么能傍身?

要说近几年的互联网界里哪一场battle最激烈,视频之战必然名列前茅,无论是短视频还是长视频,视频赛道上的角逐至今都没有任何一位选手敢懈怠。此前的知乎突然宣布视频独立,任谁看了都忍不住惋惜一声:迟了……

特别是随着5G时代的到来,视频战的赛点更多地集中在内容创新上,原本知乎就是内容社区,尤其是在知识科普领域更是具有天然的良好基因,有原生条件的加持,知乎想让视频独立出圈看上去也不是件困难的事。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暂且不论此前因为“巫师财经”抄袭事件而引发的知乎知识科普类内容是不是为他人做了嫁衣,单纯就知识视频化目前的热度来看,知乎姗姗来迟已经是吃了一个大亏。

今年4月份,我们曾经在文章《知识视频化这碗饭,知乎可能吃不上》里提到过B站抢了知乎的“饭碗”。一方面,半佛仙人、罗翔说刑法、巫师财经等知识科普类创作者在B站迅速爆红,另一方面,央视网公布数据显示,2018年,有将近2000万人在B站学习,相当于2017年高考人数的2倍。

而如今看来,想抢知乎饭碗的又岂止一个B站?想入局来分一杯羹的平台不在少数。

去年8月份,快手领投知乎完成F轮融资,总金额4.34亿美元,虽然投资金额不是笔小数目,但快手得到的回报也不容小觑。快手公布的知识生态数据显示:2019年,快手平台上的知识类作品数量超过1.2亿,平台全年平均每秒钟能产生4个知识类视频作品。

据悉,快手早在2018年就有220万名科普内容创作者在平台入驻,对科普知识类感兴趣的用户更是高达1524万人。

无独有偶,短视频中另一大巨头抖音在知识领域的布局也毫不逊色。据悉,仅在2019年,抖音就对知识类创作者发起了三次流量扶持计划;3月份,抖音开放5分钟长视频权限,最先受益的便是部分知识科普类账号;9月份,抖音启动“DOU知计划2.0”,再次为知识创作者开放了合集功能首批使用权限。

抖音官方数据显示,短短半年,知识领域一万粉丝以上的创作者数量增长了330%。诸如厦门大学教授易中天、华中师范大学教授戴建业等知识型创作者,都在抖音上收获了几百万粉丝。

当然,除了B站、快手、抖音以外,微信视频号以及西瓜视频也纷纷向知识领域持续发力……可以看出,无论是单纯的视频方面还是原本优越的知识领域,现在的知乎都处在一个略微尴尬的状态。

变现不易,补贴会是个好办法吗?

知乎此次上线独立视频的举动似乎比以往的任何一次试水都要坚决,这其中最能吸引用户眼球的无疑是创作者招募计划中的流量支持与现金补贴。诚然,用补贴吸引创作者是绝大多数平台的常用策略,但对于知乎来讲,补贴的战略地位显得尤为重要,究其原因,还是因为知乎变现实属不易。

事实上,制约其变现的原因有很多,值得一提的是知乎本土对变现的“鄙视”,曾经有资深用户这样评价过知乎:它就像是一个家道中落的富家公子哥儿,即使穷苦潦倒依然要保持自己的矜持。尽管知乎创始人周源公开强调知乎并没有以“赚钱为耻”的文化,坦言这种文化既不现实也不高尚,但是有些事依然严重打击了创作者的热情斗志。

2018年3月份,知乎头部大号“张佳玮”因为私接广告而被禁言七天的事一时间甚嚣尘上,平台亲自下场封杀着实寒了创作者的心,同年7月份,张佳玮开始转战微博。事实上,创作者出走知乎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此前最为轰动的是知乎300大V出走今日头条。

据悉,今日头条旗下的“悟空问答”仅用比普通白领高的年收入就将在知乎上深耕多年的资深创作者收入自己囊中。2018年11月,电影话题大V“兔撕鸡”联合新浪组织逃跑计划,仅用一周时间就吸引了300多名知乎答主,去年1月份,微博问答官微宣布百位答主入驻,不少知乎答主赫然在列。

诚然,知乎变现困难不仅把创作者逼进了小胡同,更给了平台当头一棒。如今,知乎很明显地意识到了这一点,扶持计划更多地寄托平台对“人心”的渴望。如果说以前的知乎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矜贵公子,那如今的一系列动作则恰如其分地向用户展现了自己“下凡”的决心。

可人间未必值得!变现问题平台自身因素改善起来固然容易,但难的是整个大环境的包容……如果说知乎在互联网中的地位渐渐下滑,那创作补贴必然不是长久之计。

知乎自2018年底宣布用户规模突破2.2亿大关后便逐渐冷冻,至今都没有再出现过大规模增长。原本在今年上半年,因为疫情的缘故而导致线上流量大爆炸,不少平台的用户数据在此背景下一路水涨船高,但知乎的数据却并不怎么乐观。

根据易观发布的数据,今年2月份,B站活跃人数过亿,同比增长10.56%,小红书用户规模接近1.1亿,同比增加2.96%,而知乎活跃人数仅有1959万人,同比下降1.15%。到如今,内有大V频繁出走,外有优胜劣汰的压迫,知乎别无选择,只能被动或主动地去改变自己。

声明:近期网络出现非法机构利用锦鲤财经影响力,冒充我们进行网络期货荐股喊单,在此我们严正声明,锦鲤财经从未从事期货股票喊单之类的非法业务,我们将会对此事持续跟踪曝光。请广大读者谨防上当。

锦鲤财经,深度有趣好运气,公众号:jinlifin。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