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零壹

《你好李焕英》《唐探3》两部爆款双双破40亿票房后,春节档赢家的归属已经没什么争议。

《你好,李焕英》在首日票房差距巨大的情况下成功逆袭《唐探3》,成为春节档最大赢家,在近两日仍以较大优势登顶,有希望问鼎影史票房冠军宝座;《唐探3》虽然遭遇口碑滑坡,但因为春节单日十亿级、接连打破历史纪录的走势早早就赢得了市场。

在七天春节假期内,这两部电影拿去了约80%的市场份额,赢家通吃。虽然春节档竞争激烈已成共识,但在头部集中效应如此极端的情况下,后春节档的市场份额成了“救命稻草”,其他的陪跑者们实在坐不住了。

后春节档趋势已显,《侍神令》将第一个掉队?

《人潮汹涌》《新神榜:哪吒重生》《侍神令》的导演们纷纷发文讲述心路历程、求排片。《侍神令》导演李蔚然“彻夜难眠”,他写道:“电影完成,我们用满满的诚意和无比的信心呈献给观众,过程中有些纷纷扰扰,我反复思索,从宣发、后期、拍摄、前期一路反推到最开始的选题,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岔子?来自各方各面综合性因素太复杂?恐怕要再沉淀些时日才能完全看清。”

赢家已定,最大输家是谁?读娱君认为这要从当下票房成绩和后续趋势综合预测:

据截至2月22日灯塔专业版数据,《刺杀小说家》票房7.53亿元、《熊出没》5.12亿元,属于没有大红大紫但也不算很惨的成绩,那么大输家就要从《人潮汹涌》《新神榜:哪吒重生》《侍神令》中找了——这三部电影截至22日累计票房分别为2.98亿、3.36亿、2.4亿,惨都是差不多的惨,差距并不大。

而后续走势方面,2月21日、22日(大年初十、初十一)的票房情况有较大的参考意义——两大爆款破40亿后观影需求逐渐接近饱和,这两日作为春节假期结束后的首个周日和周一,是后春节档时代周末档期和工作日档期的走势缩影。

影响影院排片的因素众多,但大多数影院经理都认同“上座率”的决定性作用,例如《你好,李焕英》在2月13日上座率登顶,2月14日达到65.2%远超《唐探3》的49%,2月15日影院就有了明显反应,《你好,李焕英》的排片大涨至持平《唐探3》,单日票房实现反超。

从21日、22日的票房市场走势来看,《人潮汹涌》周末周一连续两天上座率第一,是最有希望在“后春节档”实现逆袭的电影。早在大年初二,导演饶晓志就成了第一个发文求排片的春节档导演,彼时《人潮汹涌》正在春节档七雄中垫底,随时有出局的可能:“我确实想要挣扎一下,虽然用“求”这个字会被说成卖惨求荣,但诚实面对眼前状况,“求”一下即使没那么体面,但也是我能做的为数不多的选择了……所以,我“求”是因着,再不堪,这也是我的电影啊!”

因为电影首波口碑在春节档中居于上游,饶晓志导演的这波发声是起到了一定效果的,《人潮汹涌》的上座率自大年初三开始就超过了《侍神令》不再垫底,影片在短视频平台上的各类宣传也在“打持久战”,这才有了这波在后春节档“回血”的机会。

而《新神榜:哪吒重生》的上座率仍低于《唐探3》《你好,李焕英》两位大哥,但与《熊出没:狂野大陆》基本持平,走势较为平稳,既不至于掉队,也没有太多逆袭的机会。

最惨的《侍神令》则没有任何起势逆袭的迹象。21日、22日《侍神令》单日票房垫底、上座率也同样垫底,并且12%,7.5%的上座率数据与春节档其他电影差距较大,意味着该片未来生存空间已经被压缩到了极小。

影片低上座率的走势一般是“雪上加霜”的,越是低,影院越是只会给影片留下尴尬的时间点——上午、饭点,凌晨,《侍神令》近日在许多影院的排片基本都在这些时间上,这更加加剧了上座率低迷,形成恶性循环。

而从口碑角度来说,《人潮汹涌》和《新神榜:哪吒重生》豆瓣评分为7.1、7.3,《侍神令》则仅有5.9,也已经不可能走出像《心灵奇旅》那样从低排片凭口碑长线逆袭的路线。再考虑到这部电影主打特效、IP、集结周迅陈坤陈伟霆等明星阵容的较高成本,《侍神令》成为春节档最大输家基本是板上钉钉了。

天时地利人和,《侍神令》一个不占

春节档前预售《唐探3》一骑绝尘,其他六部都是陪跑,但《侍神令》并不是最被看低的一个。上映之前这部电影从配置来看是很不错的——网易知名游戏《阴阳师》改编,陈坤、周迅的大银幕合作备受瞩目,监制陈国富大名鼎鼎,是华谊兄弟黄金时期的重要操盘手,监制兼编剧张家鲁有《天下无贼》《寻龙诀》《狄仁杰》《风声》等优秀作品,还请来了日本的著名艺术指导赤冢佳仁,特效方面2600个特效镜头用到2300个……

《侍神令》的首日排片占比9.6%,是七部电影中的第四位,首日的中游位置也基本反应了市场对这套阵容的定位。但在此后票房逐步滑向春节档垫底,恐怕是片方没有预料到的。

至于侍神令为什么输这么惨,读娱君认为可以从自身、外部两方面分析原因:

《侍神令》自身的问题更多。首先,《侍神令》的剧情就实在让观众困惑,从宣传到故事实际架构,陈坤饰演的晴明和周迅饰演的百旎都应该是实打实的主线,从小相识青梅竹马,然后一个被设计陷害离开组织,一个成了组织老大,明明也是相当有深度可挖的人物心路。

但《侍神令》却另外设计了一条为屈楚萧饰演的袁柏雅、沈月饰演的神乐准备的剧情线,袁柏雅、神乐人设的年龄、气质、经历都更具代入感,是整部电影的线索型人物,是故事进展、场景切换动机的重要发动器。这造就了两个负面影响——

其一,屈楚萧本人身陷舆论危机中,袁柏雅的人设也并不讨喜,占据了大量戏份却很难给观众留下好感;其二,即使抛开演员问题,换成另外两个不功不过甚至演技出彩的年轻演员,恐怕也无法拯救电影这条线索的无趣,袁柏雅和神乐的戏份明显有试图加入轻松喜剧的考虑在,但设计模式却十分套路老旧,很难承担起笑料的作用,更导致剧情风格的割裂。

此外《侍神令》也没有搞清楚一个问题——究竟这部作品是想唤起游戏IP受众的情怀,还是更希望借世界观讲自己的故事?从结果来看,游戏玩家和路人都不太满意,玩家想看各路SSR用各种技能大战,结果SSR只有一个茨木童子,战力更是混乱到游戏玩家翻白眼,各种侍神基本都是肉搏互殴;路人对阴阳师不了解,大都冲着陈坤周迅的名头而来,但《侍神令》并没有讲清楚晴明、百旎、慈沐的起源、转变的动机,把这部分剧情变成了故弄玄虚,同时又把大量戏份给了袁博雅。

这一点尤其让陈坤、周迅的粉丝并不满意,也成了口碑暴跌的直接原因。在映前的预告和宣传中几乎完全没提到屈楚萧饰演的袁柏雅,而实际的戏份却不输给陈坤,多于周迅,豆瓣、微博上对片方“宣传误导”的质疑造就了大量争论。对此,片方在2月21日发布声明称男一戏份争议为“恶意抹黑造谣”,公告写道:“陈坤为电影《侍神令》的唯一主角,在戏份与时长上占绝对主导地位,无可置疑。”

但许多网友并不买账,更有观众发微博称自己五刷侍神令,掐表统计陈坤屈楚萧的戏份时长,这位网友统计的最终结果是陈坤44分03秒,屈楚萧戏份50分24秒。

网友统计图

当然,一部电影谁是主角,谁是配角,这样的统计是简单武断的,戏份长短并不是唯一决定因素。但就事论事来说,屈楚萧饰演的袁柏雅绝对是《侍神令》中非常重要的人物,与剧情发展关联紧密,戏份也确实很重,在预告和前期宣传中不提,观众产生落差感也是必然的。

除了陈坤、周迅和阴阳师IP,《侍神令》的另一大卖点是视觉特效。平心而论,《侍神令》在这方面的确是国产电影的佼佼者,其打斗设计、CG制作、场景设计都是国内一流。但问题在于,国内影视特效顶级放到世界水平优势并不大,其竞争对象是好莱坞特效大片,单凭特效是很难实现票房成功的,对《流浪地球》成功原因的解读不难发现这一点。而同一个档期中还有特效丝毫不输于《侍神令》的《刺杀小说家》和《哪吒重生》。

外部环境来看,这届春节档的特点是极端的头部集中,竞争惨烈——

对比2019年,同为黑马逆袭的《流浪地球》在初一票房排在第四,但逆袭之后《流浪地球》票房占比最高不过在57%左右,《疯狂的外星人》《飞驰人生》依旧取得了可观的票房收入,连口碑迅速滑落的《新喜剧之王》也拿下了超6亿元票房。

而预售阶段《唐探3》的绝对优势意味着首日和次日票房毫无悬念,其他六部电影的映前宣发没能在春节前两日生效,这直接导致市场快速地进入“沉淀期”,口碑因素迅速生效成为观众选择的重要因素。在这个重要转折点,《你好,李焕英》因为切合大众情绪形成了极为生猛的趋势,强烈地挤压了其他影片的空间。

《侍神令》的卖点,可以总结为陈坤周迅CP、阴阳师IP、视觉特效三个点,前两个本该转化为映前热度,拉升档期前几日票房,但结果却被《唐探3》《你好,李焕英》乱拳打翻;特效也在激烈竞争中无法突出,更难敌电影的故事、演员戏份黑点,最终导致《侍神令》优势被消解,劣势却被放大了。

一个业内基本认可的声音是——如果放到两三年前,《侍神令》的票房表现不会那么差。这部电影让人想起二十多亿元票房的《捉妖记1、2》,而两者实际质量也并不存在差距。其实就像导演本人说的那样:“观众的喜好是流动的,审美趋向是变化的,四年前后的观影环境不同,这也是市场的常态。”

电影市场的天时地利人和,《侍神令》是一个都没占到。

*原创文章,转载需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