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用“药丸”(胶囊)作为坚果Pro发布会开场图的罗永浩有着科技圈少见的幽默感,但这种自嘲却透着一股真实的落寞。数据显示,锤子科技(Smartisan)2015年~2016年总亏损达到6.5亿人民币,而它近年销量最好的产品坚果手机1代销量也只破了百万。

罗永浩表示坚果Pro实际上就是T3 M1是个灾难产品-创业蜂巢TMT

锤子科技及罗永浩在行业中一直有着异常强大的存在感,这得益于罗永浩独有的个人魅力与用户认同,但即使如此也无法避免锤子手机至今一直是市场份额中“万年其他”的窘境。长年亏损的锤子科技的确走到了“药丸”的边缘,罗永浩本人也在坚果Pro后的媒体访问中确认了资金紧张的事实。

在产品、运营及供应链方面,锤子科技从第一款产品开始不断的“交学费”。2014年亮相的Smartisan T1外观、性能都可圈可点,但供应链出问题错过销售黄金期,高达3000元的售价在品牌溢价不足的情况下也无法打开市场;2015年发布的Smartisan T2则完全错过了手机产业的技术升级,在各家厂商的产品均搭载新一代处理器与指纹识别技术时,只在T1的基础上小改的T2销量惨淡到锤子官方都不愿提及;而去年终于赶上主流旗舰配置的Smartisan M1/M1L则在坚果Pro的发布会上被老罗定义为“灾难”,直接承认了设计与工艺上大退步的M1/M1L是战略失误。

算来算去,锤子真正卖的还不错的产品,也就是2015年上市时配置就落后的坚果手机一代了。

可以说,老罗几乎完全犯了出了一个手机行业新人“应该犯的错误”,而在深圳的新品发布会上,罗永浩终于体现出了一个成熟产品人的姿态,不再执着于“只做给高端用户”、“无缝天线”、“完美对称设计”,踏踏实实的做出了一款设计、性能、供应链掌控力、市场定位均有明确把控的产品——坚果Pro。

罗永浩表示坚果Pro实际上就是T3 M1是个灾难产品-创业蜂巢TMT

坚果Pro并不像普通千元机般针对纯粹的“性价比”,它的性能不够顶级,采用的是去年的明星芯片高通骁龙625/626,14nm Cortex-A53架构,在性能和功耗方面力求着出色的平衡;它的外观不够“圆滑”,方方正正,棱角分明,金属与玻璃融为一体,割手但就是有着Smartisan手机曾经的性格;它的价格不够“极致”,1499元、1799元、2299元的档位让人在购买时不能对价格毫无纠结感,但该价位你并不容易找到这样饱含细节与精神的产品。是的,坚果Pro依然不够好,但它将罗永浩与锤子科技的那股犟劲儿体现的淋淋尽致的同时,又不再倔的让你难受。

罗永浩表示坚果Pro实际上就是T3 M1是个灾难产品-创业蜂巢TMT

为什么坚果Pro在看起来有些与众不同?因为,它的原型是锤子科技的未能亮相的新旗舰——Smartisan T3。而这一承载着锤子科技产品理念的新品,最终以一个千元机的姿态亮相,也让我们明白为何坚果Pro的背后下方有着“Smartisan”的标志了。好的产品终究是需要让更多的人体验到,才能让罗永浩更快的接近自己的理想。

“如果有一天,锤子手机卖了几千万台,连傻X都在用时,你要知道这是给你们做的。”说完这句话后哽咽的罗永浩,为了锤子科技去”卖身“的罗永浩,为了一个功能讲解一个小时的罗永浩,依然对自己热爱的事业无比执着,但是,留给他的机会和时间已经不多了。

附坚果Pro发布会后罗永浩的媒体采访,内容源自雷锋网:

记者:锤子如何解决融资难的问题?

罗永浩:有时候我也挺感慨,创业五年走得没那么顺,我跟朋友们说融资总是很吃力,很疲劳,他们就很崩溃,说你五年融了八九个亿,还亏损,还能继续融到资,你还想怎么样?

我是觉得每一家公司都有每一家的难题,但你到底怎么看融资困难和不困难?中国还有第二个相声演员融资八九亿?我觉得没那么多,至少在我们曲艺界没有。我觉得走得比较吃力跟我选择的方式有关系,手机这个行业还是太重了。

记者:你在发布会上说锤子目前有二百万的用户,这个数据有多少是手机销量?

罗永浩:基本是手机的销售,不到两百万。

记者:你之前有一种比较消极的说法,说要等到下一代计算平台出现,锤子才有可能抓住一个机会成为巨头......

罗永浩:这不是消极的想法。

记者:但传递的信息是,下一代计算平台出现之前,锤子进入第一梯队的机会不是特别大。

罗永浩:我不认为一家企业卖出几千万部手机就特别牛,在中国有卖几千万台手机还不赚钱的。过去说苹果和三星赚走了中国 90% 多的利润,大家只是吃点饼干渣子。

就这么说吧,如果有一天一家公司把智能手机做到比苹果还牛两倍,它也永远是小苹果,就好像乔布斯那么天才、那么伟大、不世出的人物,在 PC 上输了就是输了,下一代平台的时候才有机会。

做手机或者做实业的东西如果能成为一两百亿的公司,其实不算一个不切实际的野心,但是如果成为一两千亿的公司是很大的野心,要实现那个我不认为靠卖几千万部手机就能实现,应该是很困难的,你可能要做更多更大的事情才可以,所以那不是消极的问题。

你只有养着一个能做软件、硬件、甚至做底层内核的团队,并且存储足够的人、钱等等才能到下一代平台革命的有资格上台。

记者:对锤子来说,2016 年算不算在战略上有失误,或者产品上有失误的一年?

罗永浩:从战略上,你可以认为每年都是失误,因为你跨界跨得太狠,很多事情要去学,不停往坑里掉,这是必经之路。

还有一个,做企业的话,前辈给你的忠告和警告其实对你不犯错误上是没有帮助的,唯一的帮助是你犯了错误之后知道那个是对的,再验证一下。

不管怎么样,我觉得如果一个人跨界基本上要摸着石头过河,把那些掉得七七八八的才能规避起来。我们创立到今天,这些失误几乎每年都有,但是有一些东西坚持下来了,还是有一个追求吧。

刚才我在台上也讲,如果只是轻松赚一个钱,制造业里这种项目也是很多的,智能硬件里有很多特别忽悠的投资,非常荒唐的项目估了好几亿美金,这种情况很常见。

如果想实实在在做点有追求的东西确实很困难,就我个人来讲赚钱最省事的是去做脱口秀,因为现在内容特别值钱,所以还是想做一点自己真正喜欢的事。

记者:你说 M1 是一个妥协的产物,这些言论会不会对品牌造成负面影响?

罗永浩:不是这样的,M 系列发布的时候我认为它是特别优秀的产品,但是一个比较平庸的 ID。我们并没有在任何地方说 M1 的工业设计是怎么怎么好,但我其实不太认同它是一个妥协的产物,它应该是一个灾难的产物。

这个灾难的意思是说,你为了它保证工程上能实现,起初设计的一些东西只能中途放弃,有一些大企业甚至会把整个项目砍掉。我们承担不了这样的损失,所以只好把一个出了问题的项目进行下去。但不是说产品、形式或者功能方面有问题,只是说从我们追求的设计风格上,ID 是一个非常遗憾的结果。

记者:跟陌陌签了卖身契是什么意思?

罗永浩:我们当时资金非常困难,需要我尽快弄一些钱来维持公司往前走,要不然发工资都会有问题。陌陌的唐岩原来是我朋友,很帮忙,但他是上市公司,也不能说随便给我钱或者怎么样,所以我们商量如果我给他们做 50 多期直播,他们觉得对他们是很有价值的,相应也愿意付一笔酬劳,可以预付,有这么一个协议。

记者:今年锤子科技能实现盈利吗?

罗永浩:95% 以上,除非有天灾人祸,正常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因为我们还有两个没有对外公布的项目,加一块的话,就算手机赔钱应该也能把这个坑填起来。

记者:有没有一个销售目标?今年比去年会不会更困难?

罗永浩:这个始终是困难的,但今年我们整体上偏乐观,因为现在产品定单数已经超出了我们预期。涉及到包销、团采,严格来讲是 2B,就是我们跟一些机构的销售合作,已经超出了我们原来目标的生产数,所以实现盈利基本上不是特别有悬念的一个事情。

吴德周:我补充一句,我觉得盈利这块一样的,没有啥绝招,就是开源节流。我们今年会开始真正走线上+线下销售的模式,跟京东合作更紧密的同时,我们会开始跟运营商、大的合作伙伴合作。节流这块,毕竟是小公司,从现在的效果来看,我们还是很有信心实现盈利的。

记者:听说 T 系列不会再做了?

罗永浩:T 系列肯定会做的,坚果Pro 其实就是原来的 T3,我们基于供应链生产这方面综合考量被迫把它做成了一个坚果,现在看起来效果还不错。这其实是吴德周定的,我们在开会的时候讨论说,究竟是拿着一个自己手里最好的 ID 去做一个中档价位的爆款,还是做一个利润很丰厚但是卖几十万台的东西,最后讨论的结果是做这个。

记者:传闻锤子跟 YunOS 将会有一些合作,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态?

罗永浩:我们和 YunOS 确实是有合作的。我们把 Smartisan OS 的人机交互、UI 界面、一些功能性的东西嫁接到 YunOS 内核,然后装到别的手机上,这是我们一直在谈并且在进行的项目,但是这一代产品的时间点上是来不及的。

下半年我们的产品,可能会有 YunOS 版和 Android 版两种,但对用户原则上我们是不强制的,只不过 YunOS 版里,因为有阿里那边的技术和数据投入,所以有可能 YunOS 版还会比 Android 版功能多一些,这个事应该下半年会有一个结果。

记者:跟阿里方面的股权合作还在继续吗?

罗永浩:股权合作没有。